第二章:还钱

第二章:还钱

没见过?

    开玩笑,想当年卫六中跟着他师父走南闯北的时候,什么人没见过?

    不别的,几百亿的富豪他都见过不知道多少了。

    “呵呵。”

    卫六中笑了笑,边站起身来伸手去接过彤彤手里的包,边道:“这个啊,你还真就不用唬我,我前些年认识了个常玩包的大姐,她就跟我过,这就算是极品高仿的东西,也是有瑕疵的。”

    “比如,气味,如果是真的LV包,气味是种天然的皮革味,第二,真正的lv包,其LOGO都具有对称性,无例外,第三是封包线,正品的线,般都是深黄色的,而这个包,就不用我多了吧……”

    听卫六中完,彤彤是第个过来查看的,没过多久,脸上就呈现出了怒意:“爸!明立哥太过分了,不想送礼物就直,弄个假的糊弄我干嘛,怪不得我那些同学都笑话我。”

    丁宏达瞬间张脸羞得通红,心里暗自决,等回去了高低找他的那个大侄子算账,这不是诚心让他下不来台吗。

    他也实在没想到,卫六中竟然还有这样的见识,连LV包是真是假都能分辨出来。

    屋子里的气氛,长段时间都是奇冷无比。

    端着菜盘子走出来的卫千禾看见屋子里面的气氛有点尴尬,就:“和你姑你姑父聊得咋样?”

    卫六中扫视了二人眼,笑着:“还行。”

    这时候丁宏达就抬头看向卫千禾道:“不是我你哈,你儿子都这么大了,你也该享享清福了,不如听我的,就把那个物流站卖了。”

    “那可不行哦。”

    卫千禾坐下来,笑着:“我这辈子没有啥能拿得出手留给儿子的,就这个物流站了,这个物流站啊还得留给我儿子经营呢。”

    “现在年景不。”

    丁宏达语重心长的:“你看现在还有几个人用物流了,都是发快递了,你这物流公司就只能跑跑短途,人家那些都能跑到国外去了,你这不是擎等着往里面赔钱呢吗。”

    “没事儿。”

    卫千禾摇了摇头:“做买卖吗,都是这样的,有赔就有赚,再加上批发市场现在的生意有所缓和,我这边也过了不少了已经。”

    见到卫千禾如此固执,丁宏达也就不再坚持了,转头给卫姑姑了个眼神。

    卫姑姑心领神会,就开口:“对了老二,本来我不该的,不过我还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出来,前段日子,你不是跟我借了二十万吗,你看现在彤彤上学也得用大笔钱,你看……”

    顿时,饭桌上的气氛都冷了起来。

    卫千禾满面为难的:“姐,不你在宽限我几天,我想想办法,你看成不?”

    欠钱?

    卫六中满脸惊讶的望向卫千禾,问道:“爸,这咋回事儿?”

    卫千禾回头看了卫六中眼,道:“前几天地税局来人,我们哪里是违建,强拆,爸没办法,就只能想办法买地皮,但那地方的地皮百多万,爸下子拿不出来,所以就……”

    到最后,卫千禾都有些不下去了,他是个面子的人,平时打电话的时候也从来没和卫六中过生意上的事情。

    因此,卫六中还以为自己老爹做生意做的有声有色呢。

    “真是宽限不了。”

    卫姑姑回头看了眼丁宏达,丁宏达这时候也开口了,他义正言辞的:“老二,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对吧。”

    “可是……可是当初你为了上位,也从我这拿走不少钱呢,零零散散的加起,也得二十多万吧。”

    卫千禾是个憨厚的人,他从来不计较这些。

    当时卫六中的爷爷去世的时候,卫千禾还在部队里面参军呢,家里面的财产就都被他大伯和二姑给瓜分了,等卫千禾回来,什么都没剩下。

    他这么多年都是个人白手起家做起来的,没跟任何人张过嘴,在后来二姑因为家境原因被丁宏达瞧不起的时候,卫千禾还给送过钱,为的就是让自己的姐姐过些。

    可没想到,竟然换来如今的结局。

    二姑这时候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脸都不了:“那时候我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都是家人,难道你接济下不应该?”

    听闻这句话,卫六中实在是忍不住了,直径开口道:“那我爸帮你就是应该,现在轮到你帮我爸了就是不行了?姑,脸真的是个东西,得。”

    “码归码,那二十万是我借给他的,他就应该还。”卫姑姑狡辩道。

    见状,卫千成也出口呵斥道:“卫六中,大人之间的事儿,你个孩子插什么嘴。”

    “呵呵。”

    卫六中缓缓地站起身来,道:“我本来也不想插嘴,但是某些人真是太不脸了点。”

    “放肆!”

    丁宏达抬手拍桌案,站起身来呵斥道:“年纪就敢对长辈出言不逊,谁教你的,难道是你那个死鬼师父不成。”

    “你再骂我师父句,我保证让你看不见明天早上的太阳。”

    卫六中怒了,他已经忍了很久了,现在终于忍不住了。

    他可以容忍别人踩他,但是他不允许任何人侮辱他师父,因为那是这个世界上第二个真心对他付出的人。

    “怎么着,你还想打我不成?”

    丁宏达就不信卫六中敢对自己动手,怒视卫六中道:“你这样的人,这辈子都不会有什么出息,这辈子也不会有什么前程。”

    “你这样的人就有了?”

    卫六中厉声质问道:“你们这样的人就有了?个个只知道在家里面吆五喝六,在外面就跟孙子样低三下四,就有出息了?”

    “你们是我长辈,我真是笑了,你们哪点能算得上是我的长辈?我吃过你们家的米,还是花过你们的钱?”

    “六中你够了。”

    卫千禾直接起身就给了卫六中个耳光,呵斥道:“怎么他都是我的兄弟姐妹,他们你不认,我你认不认。”

    “当然认。”

    卫六中揉了揉自己的面颊,这可能是他有记忆来,他爸第次打他。

    他沉了口气看向二姑,道:“二十万是吧,我给你。”

    “你给我?”

    卫姑姑嗤笑声:“你能有二十万?真是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卫六中不屑于和她对话,直径走到了自己的破布包钱,将布包拉开,当看清楚里面的东西,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那个被他随意的丢来丢去的布包,里面赫然是沓沓的百元大钞。

    这十年他都是在外面跟着他们眼里的骗子厮混的,难道这些钱都是那个骗子给他的?

    卫六中不知道他们心里的想法,胡乱的从里面翻出了二十沓钞票,直径丢在了桌子上,对着卫姑姑道:“二十万,现在,马上从我家滚出去。”

    卫姑姑也是觉得面上挂不住,但能占便宜绝对不吃亏就是她的为人准则,重重的冷哼声,收拾了下桌子上的钱,就带着家人离开了。

    最后屋子里面剩下的就只有卫六中和卫千禾两个人。

    卫千禾望着卫六中半晌,才开口问道:“跟爸实话,这钱是哪来的?”

    “赚来的。”

    “赚来的?怎么赚的?”

    “这是个秘密。”

    父子两人对视了会,随后卫千禾也就没有多问关于卫六中的事情。

    父子二人便沉浸在重逢的喜悦当中了,这天,父子二人喝了不少酒。

    卫千禾醉眼朦胧的:“六中,这都回来了,你想下步做什么没有?”

    卫六中点了点头:“我师父临走之前留给了我些钱,就是让我创业的,但你现在不是用钱吗,这些钱你就先拿去用。”

    “那不行,我怎么能用你的钱呢,况且,你爸现在还能撑得住。”

    卫千禾笑了笑,道:“不行就继续回去读书吧,现在是个讲知识讲文凭的时代,没有知识,没有文凭,做什么都困难,这样,明天我找找关系帮你安排下,你就跟你彤彤妹子上同所大学,虽然不算考生,但当个旁听生也是的。”

    看着父亲那满怀期待的眼神,卫六中即将从嘴里出去的拒绝话语,也被他强行的咽了回来。

    老辈人的眼里,没有知识就什么都不是,卫千禾也不例外,从他就希望卫六中可以上大学,可以得到更的教育,不想他样,整日为了金钱奔波劳碌。

    现在的他也没有什么正事儿做,与其在社会上闲逛,还不如去大学里面深造下了。

    何况,作为儿子卫六中没有理由不满足父亲的愿望,但他也在心里暗下决心,以后再也不让自己的父亲低三下四的求人。

    卫六中乖巧的回了句:“行,我听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