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扔出去

第4章 扔出去

闫沐琛脚步一顿,看着离他不到三米的严令天,眉头微微皱起。

    “不用了。”

    男人声音冷冽,丝毫都没掩饰的厌烦冻得人心底发颤。

    严令天愣下,大夏天的空调房里,他背后衣服却在顷刻间全湿了。

    “严总、严总……您离闫总太近了,快点回来。”助理在身后低声呼唤。

    严令天侧头看看自己和闫沐琛的距离,猛地倒退两步,直接退到人群里,隔着远远三米,他讨好的说:“对不起闫总,见到您太高兴,一时激动走近了。对不起、对不起,您千万别生气。”

    “雅座我已经准备好,保证是一个谁也看不到的地方,我带您去休息会儿?”

    闫沐琛淡淡瞥了严令天一眼,清冷淡漠的眸子里带上一抹不耐,“不用。”

    短短两个音节,再次把严令天冻住,他手足无措得站在原地,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这位阎王,竟然接连被他拒绝两次,想哭的心都有了。

    闫沐琛没理会严令天,他带着时莺走到楼思思、朴雨珠面前,声音瞬间冰寒至极。

    “弄脏你衣服的,就是这两人吧?”

    时莺歪歪头,在她眼中,楼思思、朴雨珠的脸和其他人没什么区别,她视线下滑,看到楼思思食指上缠着绷带,又看了看朴雨珠那身酒红色的礼服,淡淡点下头。

    “闫、闫总,我是楼氏集团的楼思思,我父亲叫楼建国,您……您找我么?”

    楼思思露出一抹僵硬的笑容,面对男人身上袭来得冷冷煞气,她小腿肚子不停打颤。“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您跟这个女……这位小姐是什么关系?是不是这位小姐说了什么让您误会的话,我可以解释的。”

    “丢出去。”

    男人轻启薄唇,三个冷冽如刃的字吐出,冻得在场众人全都一哆嗦,就连他身旁的时莺也忍不住诧异得看向他。

    这就是阎王发怒的样子么,冷酷骇人,鹰隼般锐利的眸光划过,人心底不由自主发颤,可为什么她觉得有点小帅呢?

    “闫总!闫总,这其中肯定有误会,我可以解释的!”楼思思急忙大喊,她往前冲了两步,顾不上管自己被时莺折断的手指,一把抱住闫沐琛腿,连声哀求,“闫总对不起,我不知道时莺跟您有关系,求您别把我丢出去……”

    这么被闫沐琛丢出宴会厅,就说明她得罪了闫沐琛,那她一辈子就都毁了!所有人都会瞧不起她,还会避她如蛇蝎,她父亲的公司也会受到牵连。

    光是想到那些种可能,楼思思就恨不得撕了时莺那张嘴!

    她抱紧闫沐琛腿,苦苦哀求:“闫总,求您别……”

    话没说完,楼思思忽然觉得自己衣领被人拉起来,力量大得她不得不放开闫沐琛。

    没等楼思思反应过来,闫沐琛已经揪着她衣领把她从自己腿上扯下来,毫不犹豫得扔在地上。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手帕,嫌恶得擦着自己手,看都没看楼思思一眼,“扔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