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迫在眉睫

第3章 迫在眉睫

爪痕扩散的越来越快,让我痛苦的简直快要窒息。我疯狂的想去往医务室跑,但跑了不知道多久,当我抬起头的时候,脸色却惊呆了。

    不知道何时,我已经来到了废弃学校门口。

    可我刚才明明要去医务室,怎么会莫名其妙来到这里?

    我刚才是在三楼,无论我怎么走,都不会来到这里。这一切实在是太奇怪了。

    就在这时,在我身后也过来了三个人。他们也是满脸的痛苦,在看到我的时候面面相觑。

    “天啊,我怎么又来到这里了。”一个男生说道。

    “我不要进去,里面有个女疯子。”

    “为什么我会来这里?我刚才明明在学校外面!”

    我只感觉后背的疼痛,快要吞噬我一样,整个人昏头昏脑的冲进了校门口。

    当我进去那一刻,我后背的疼痛逐渐消失了,我脸色才恢复过来。

    “原来如此,只要进入这里,后背就不疼了。”我恍然大悟说道。

    “可进去之后,就要被那个女疯子追杀,我才不去。”

    “对,我宁可疼死!”

    看到他们这样,我犹豫了一下,也要出去。但我刚迈出脚步,我后背就剧痛起来,无奈之下,我站在门里,默默等待着。

    而这时,一个人实在忍受不了,也走进了废弃学校。

    另外一个人也忍不了疼痛,也走了进来。

    这下只剩下一个男生了,他满身大汗,却硬撑着喊道:“我不进去,里面太可怕了。不就是疼吗?对于我来说算得了什么。”

    看着他的样子,我们都有些犹豫。

    但接下来,我们看到了最为匪夷所思的一幕,这个男生刚开始还强忍着疼痛,后来他忍不住惨叫,到了后面,他身后的黑色伤痕越来越大,已经扩散到了整个后背。

    紧接着在黑色伤痕里,突然伸出一双手来,这双手拼命撕扯着男生的脸,挖他的眼睛。

    男生不断挣扎着,但是这双手的力量,却越来越大。

    很快,男生脸皮全是血,他惨叫着想要冲进来。但就在这时,这双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将他硬生生掐死了。

    看着男生的尸体,我浑身颤抖了一下,终于明白李玉明死前所说。

    只要我们身上有这个伤痕,就算逃出去,最后还是要回来的。

    接下来,大门自动关闭,将废弃教学楼封锁起来。

    然后,她又出现了。

    但这一次,我们不再选择逃跑,我们三个商量好,决定一起对抗校服女。

    校服女不过是一个女人,我们三个一起动手,肯定可以对付她。

    于是我们准备了各自的武器,向着她冲了过去。

    在恐惧与愤怒下,我们使用各种武器,不断砸在她的脑袋上。其中一个男生,一棍子竟然砸断了她的脖子。

    但,即便是歪着脖子,她依然追杀我们,身上一滴血也没有流出来,在那个时候我们才明白。

    她根本不是活人,根本不害怕我们!

    那两个人被她追杀而死,我千辛万苦逃了出来,但在我刚冲出校门口的时候,她追了上来。就在我闭目等死的时候,我发现她无法离开教学楼,这才逃过一劫。

    算上这一次,我已经从她手中逃走三次了。

    我也逐渐明白了一个事实,我就算从她手中逃出去一次,只要我身上有黑色伤痕,每隔一段时间,我还是会回到那个废弃学校,无论我有多么不愿意。

    即便是我不想进去,我身上的伤痕也会逐渐扩大,到最后夺走我的生命。

    从回忆当中苏醒,我转身回到了教室当中。

    同桌吴勇看向我,差异问道:“梁凡,到底怎么啦?你刚才是不是遇到什么急事了?”

    “没什么。”我摇摇头,脸色出奇的平静。

    “可真的好奇怪,你的表现跟当初的李玉明一样。”吴勇困惑道。

    “哦,是吗?”我苦笑一声,没有说话。

    上课的时候我心不在焉,脑海当中想的全都是关于废弃教学楼的事情。

    到现在为止,我已经逃出去三次了,在这三次当中,我隐隐发现了一些事情。

    每个进去废弃教学楼的人,都会被攻击,在背后留下一道爪痕。

    而每隔一段时间,爪痕就会隐隐作疼,到了那个时候必须前往废弃教学楼,否则后背的爪痕就会让人死亡。

    进入废弃教学楼后,必须要呆上三个小时才能离开。

    在这三个小时当中,校服女会出现,她会找到并杀死所有人。

    在躲过校服女追杀三小时后,就可以离开教学楼。

    只要离开校门口,那么就彻底安全了。因为校服女只能在废弃学校范围活动。

    可校服女是如何形成的,那个废弃学校为何如此恐怖,我全都不得而知。

    下课之后,我问向吴勇:“咱们学校后面的校舍,为什么被废弃了?我去看了一下,教学楼还保存完整。应该还能用几年。”

    “那也没有新的教学楼好,而且我听说,这中间发生了一个故事。”吴勇神秘看了我一眼说道。

    “哦,什么故事?”我装作道。

    “听说原来的学校死过一个女生。”吴勇说道。

    “是不是一个穿着校服的女生?”我急忙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只是听说而已。”吴勇说道。

    我心彭彭跳着,内心充满激动。毫无疑问,那个废弃教学楼的异变,跟那个校服女生有关系。如果能够找到她的死因,说不定我就能发现什么。

    可从吴勇口中,我也得不到什么线索。

    于是趁着下课,找到了班主任,向她询问关于校服女的事情。

    谁知道班主任脸色很不好,她不耐烦的挥挥手:“你从哪道听途说的,根本没有这种事情。”

    “可是……”我刚想说什么,却被班主任阻止了。

    “你还是关心一下你的成绩吧,就算是她死了,又跟你有什么关系?”班主任冷漠看着我说道。

    我不死心,又问了几个老师,他们都说不知道。

    但隐约当中,我看到他们脸色,总觉得他们在隐瞒什么。

    看来从老师这里是问不出什么了。

    我决定去找一个人,这个人正是老陈头。

    他是我们学校烧锅炉的,半辈子都在学校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他肯定知道。而且他跟我关系很好。

    当我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坐在椅子上抽烟。

    我走了过去,轻声问道:“老陈头,问你点事情。”

    “你小子来找我能有什么事?”老陈头看了我一眼,面容平静。

    “咱们后面那个学校,好好的咋废弃了?”我问道。

    “这我怎么知道,我就是一个烧锅炉的。”老陈头瞥了我一眼,满脸的平静。

    “可我听说,是因为一个女生死了,这才把学校废弃的。”我眯着眼睛说道。

    “不知道,你小子别来问我。”老陈头瞪了我一眼,挥挥手就要赶走我。

    我自然知道他想要什么,一会我买来了好酒好菜,还给弄了一条好烟。

    老陈头搬来了桌子,我们就吃喝起来。

    喝了几杯酒后,老陈头话匣子打开了:“看你小子也不错,听我一句,那个废弃教学楼别打听,容易出事。”

    “能出什么事情?”我装作满不在意说道。

    “我可不能告诉你,总之那个地方很邪门。别管白天黑天,平时千万别靠近那里。”老陈头说道。

    我拿起白酒又给他灌了几杯,不屑道:“能有什么事?还能把我吃了?”

    “那可说不准。”老陈头摇晃着脑袋,已经有了醉意,他眯着眼睛说道:“那个地方,曾经死过人。而且死的很惨。”

    “这我早知道了,死的是一个女生。”我故意说道。

    “嘿嘿,看来你知道的不少。”老陈头指了指我,这才神秘问道:“那你知不知道,那个女生是咋死的?”

    “不是被人杀,就是自杀呗。”我故作轻松说道。

    “是自杀,但不是普通的自杀。”老陈头看向我,摇晃了一下脑袋,感慨道:“我这辈子见到过自杀的人也不少,上吊的,喝药的,跳河的。但她的自杀,可是前所未见。”

    “她怎么了?”我凑过头问道。

    老陈头喝了一杯酒,皱了皱老脸,眼神惊惧道:“她竟然在操场,当着全校师生面前抹了脖子,当时鲜血喷的满地都是。我这辈子也没见过那样的惨剧。实在太可怕了。”

    我手一哆嗦,酒杯摔碎在地上。我颤抖了一下,这才说道:“这也太狠了吧,她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哪知道,但我听说,是因为她被人搞大了肚子。当时弄得全校都知道了。”老陈头嘟囔道。

    “接下来呢,她之后发生了什么?”我急忙又问道。

    “之后学校就搬迁了,我们就搬到这里来了。”老陈头醉眼朦胧说道。

    “恐怕没那么简单吧。”我犹豫了一下,看向他小心翼翼问道:“她自杀后有没有发生一些可怕的事情?”

    老陈头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道:“哪有什么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我还想追问,老陈头却迷糊的睡着了,这让我很无奈。

    虽然今天才逃过追杀,但距离下一次,也已经近在咫尺了。

    我必须在下一次之前,想办法找到线索。否则我又要将对那个如同恶魔一样的校服女。

    到现在为止,我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