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别无选择

第2章 别无选择

四十八小时之后,位于意大利西西里岛二十海里的海面上,停泊着四艘豪华的游艇。其中最大一艘游艇的船舱里面,对面坐着两个男人。其中一个正是两天前杀死纽约黑帮老大西尔维奥.费雷多的门罗,门罗的对面坐着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戴着眼镜的白种男人,这个男人面前的茶几上,摆放着一只手提箱。男人有意无意的将自己的左手放在手提箱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和门罗说笑着。

    “维克多…….维克多……”门罗微笑着重复面前这个男人的名字,随后继续说道:“这次那四个人让你来找我,是想让我成为第五个人。还是有什么新的工作,让你来传达一下……”

    说话的时候,门罗站起身来,走到吧台倒了两杯威士忌。走回到刚才坐的位置上,一杯递给了那个叫做维克多的男人,另外一杯放在自己的鼻子底下。深深的吸了口气,浅浅的喝了一口之后,这才对着维克多继续说道:“这是维多利亚时期的威士忌,知道你要来,我才把这瓶酒打开。现在时兴喝红酒,已经没有几个人还能欣赏这种酒的醇香了。”

    说着,门罗将自己的酒杯伸到维克多的面前,两个人碰了酒杯之后,维克多看也不看杯中的威士忌,直接将酒杯送到嘴边,仰脖一饮而尽。而门罗还是浅尝了一口,看着维克多面前已经空空如也的酒杯,微微一笑,说道:“什么时候你喝酒的风格开始怎么粗旷的?早知道你这样的喝法,我就直接拿啤酒的……”

    说话的时候,门罗眯缝起来眼睛,看了一眼维克多面前的手提箱。笑了一下之后,接续说道:“我们认识多少年了?有二十年了吧?”

    维克多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说道:“正好二十三年零四个月,这个我记得很清楚。当初我进暗夜的第一天,第一个和我说话的人就是你。虽然那个时候你还不是No.1,不过也是排名前十的人物。想不到三年之后,我会成为你的专属联络人”

    门罗微微一笑,将杯中酒分了一半给了维克多,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二十三年了,时间过的还真是快……”这句话说完之后,门罗顿了一下,冲着维克多笑了一下之后,又继续说道:“那我和你说什么了?不会是问你借钱了吧?”

    维克多也笑了起来,对着门罗说道:“你对我说的是;哥们儿,可以借我二十五美元吗?我会免费替你杀个人作为补偿……”

    没等维克多说完,门罗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纠结起来。有些夸张的对着他的专属联络人说道:“我的朋友,那你算赚到了,知道现在我的出场费要多少吗?说吧,是哪个国家的总统,还是哥伦比亚的毒枭。我给你一个建议,绕过暗夜,直接去接这些悬赏任务会划算的多。”

    维克多哈哈一笑之后,再次喝干了杯中酒,随后笑着对门罗说道:“你以为我会那么愚蠢吗?二十五美元能换回来暗夜No.1的人情,有什么能比这个更划算的吗……”

    两个人说笑了一阵之后,门罗突然话锋一转,盯着维克多的眼镜,说道:“那么现在可以说你来的目地了吧?”

    这句话说完,维克多的笑容瞬间凝固在了脸上,马上低下了头避开了门罗的眼神。就这样冷场了半晌之后,维克多努力的稳定了一下情绪之后,终于抬起头来,看了门罗一眼,说道:“我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那四个人经过投票决定,认为你最近的表现太张扬,已经引起了FBI的注意。如果放任你这么继续下去,早晚会危及到暗夜。他们决定要终结你的生命,执行人就是——我。”

    说到这里的时候,维克多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看了一眼手下的箱子,继续说道:“箱子里面是五公斤浓缩炸药,由一个压力感应装置控制,只要我的手从箱子上挪开就会爆炸,爆炸的威力可以让你这艘漂亮的游艇瞬间化为粉末。周围那几艘游艇上都是监视者。只要船一爆炸,消息马上就会通知到那四个人的耳朵里……”

    维克多说话的时候,门罗脸上的表情没有一点变化,扑克脸一样看着自己的联络人。一直等到维克多说话,门罗才说道:“那么伊丽莎白和乔治呢?你陪我葬身海底之后,他们怎么办?”

    说到了自己的老婆孩子,维克多沉默了起来,他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复杂起来。过了半晌之后,才看着门罗说道:“暗夜会给一个我殉道者的身份,还会给伊丽莎白开设一笔基金,这笔钱能确保她后半生不会因为钱的问题发愁。而乔治在他十八岁生日的当天,将接管暗夜在意大利几家奢侈品公司的股份。我能为他们做的就只有这么多……”

    “那么我呢——”没等维克多说完,门罗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森然的看着这个认识了二十多年的朋友,继续说道:“我们认识了二十三年,你做了我二十年的联络人。中间有半年你出来做执行者,不过你没有这方面的的天赋,几次死里逃生都是我把你救出来的。当年我把你从委内瑞拉救出来的时候,你跪在我面前发誓这辈子都不会背叛我,背叛这个单词你就是这么理解的吗?”

    “对不起……”维克多叹了口气,错开了门罗的目光,看着面前的空酒杯,幽幽的说道:“你说的对,我和你不一样,我没有你们执行者的天赋。我不能也不敢违背暗夜的指令,你知道暗夜的规矩,如果不按着那四个人指令办的话,我会死,伊丽莎白和乔治也会死在各种意外当中,我不能冒险…….”

    说到这里,维克多顿了一下,抬头看了门罗一眼,说道:“抱歉,我的朋友,我会在地狱里给你赔罪。”说完之后,他的手就要从箱子上面移开。

    就在这个时候门罗突然说道:“不想在临死之前知道我的能力是什么吗?整个暗夜都没有人知道我的能力,这个是我最大的秘密,你打听了二十三年,现在马上就要和我一起下地狱了,真的要带着遗憾下去吗?”

    听了这几句话,让维克多的手暂时停留在箱子上,他看着门罗,眼巴巴的等着他说出来这个困扰了整个暗夜的秘密……

    看着维克多的欲言又止的表情,门罗笑了一下,看着这个认识了二十三年的老朋友,直接说道:“我的能力是时间——”说到关键的时候,门罗将嘴巴凑到了维克多的耳边,低声的说了一句什么。

    “上帝……“这句话说完,维克多惊诧的嘴巴张开,半晌之后才看着门罗,才喃喃的继续说道:“这简直就是上帝将他的权力分了一半给你,如果不是认识你这么多年了,我会以为你会是耶稣基督的兄弟。”

    看到他的反应之后,门罗微微一笑,随后继续说道:“现在再给你一个选择,如果我把你藏到一个暗夜触及不到的地方,你会选择平平安安的过完下半生吗?”

    门罗说完之后,维克多的身子开始轻微的颤抖起来,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维克多,这个过程持续了差不多一分钟之后,维克多才长长的出了口气,摇了摇头之后,说道:“对不起,我的朋友,你的能力不是我的,我不能让伊丽莎白和乔治冒险。”说到这里,他指着面前的空酒杯笑了一下,对着门罗继续说道:“可以再请我喝杯酒吗?”

    维克多的回答在门罗的意料之中,他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看了这个老朋友一眼之后,走到吧台前将大半瓶的威士忌拿了过来,随后亲手给维克多倒了半杯酒。

    维克多没碰酒杯,直接将酒瓶抓起来,一仰脖灌下去大半瓶之后,红着眼说道:“真是好酒……”这句话出唇的同时,他的手已经从从箱子上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