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私募交易

第3章 私募交易

王世充听得心中一动,脸上却仍然不动声色,平静地说道:“那景彦兄为何不向至尊上疏主动请战呢?想必以至尊的睿智,不可能不心动吧。”

    “毕竟你们王家在江南历经三代,旧部众多,大军南征的时候,一定可以引为援手的。”

    王颁的眉头舒展了一些,回道:“愚兄在接到你的信件,动身来这里前已经给至尊上过疏了,估计这几天就会有回报。”

    “只是愚兄的情况你也知道,靠着那点俸禄拉不起队伍,更置办不了军械铠甲,所以这次只能厚着脸皮来寻求贤弟的支持了,万一至尊开恩,愚兄就需要贤弟实实在在的支持。”

    王世充微微一笑:“景彦兄啊,你是堂堂的太原王氏之后,朝廷的五品官员,而我只是一个还未及冠成丁的少年子弟,正式行了冠礼后才能以父荫进入左亲卫,算是朝廷的人,我又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呢?”

    王颁咬了咬牙:“这回如果至尊决定南征灭陈,那大概是十几年内最大规模的一战了,光靠现有的府兵只怕兵力不足,至尊应该会开放民间的壮士自行投军。”

    “到时候愚兄就可以自带家丁,部曲,联合还在陈国的先考旧部,为大军作为先导。只是这募集壮士,打造装备,都需要钱,所以,愚兄希望你能帮我这回,事成之后,愚兄若是得了官爵,一定会向至尊举荐贤弟你,还有你的父兄,到时候封官拜爵,光宗耀祖,亦不是梦啊!”

    王世充哈哈一笑:“景彦兄太客气了,小弟在信件里说得很清楚,这次如果真的至尊南征,对我们新丰王家也是个机会。”

    “你也知道我阿大(北方人称父亲为大人,阿大)虽然做过两任州长史,但没有爵位,我们几个兄弟不能象世家子弟那样袭爵当官,我们王家并非高门大族,想要当官只能在战场上搏个功名,这次南征,是你报仇的机会,也是我们当官的机会。”

    王颁笑了笑:“其实你们王家的生意已经做得这么红火了,为什么还要当官呢?我这主要是报仇,可是你们就算当了官,这俸禄也没你们做生意来得多啊。”

    “而且这次南征,如果至尊开恩,愚兄也是当先头的偷渡分队,风险不小啊,虽说富贵险中求,但那是对一穷二白的光棍汉,你们家大业大,至于吗?”

    王世充也喝了口酒,微笑着摇了摇头:“景彦兄有所不知啊,所谓人生四大悲,就是种田累断了腿,卖草鞋喊了嘴,经商碰到了官匪,赌输了钱给打得后悔。”

    “象我们这样商人,无权无势,在达官权贵的眼里就是一块大肥肉,谁都想来咬一口,我们兄弟三个,要是有一个人在朝做官,也就不怕这种事了。”

    王颁看了一眼外面熙熙攘攘的街道,说道:“只是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啊,听说今天下午,当朝的宜阳郡公,上大将军,你王贤弟的远房堂兄王世积就要来你们家了,应该也是跟南征之事有关吧。”

    王世充笑了笑:“真是什么事也瞒不过景彦兄啊,南征的事情这两个月传得沸沸扬扬,阿大也给这王世积写信,请他方便时过来一趟,名为亲戚家的走动,实际上也是想把我们兄弟塞到他的麾下,毕竟王世积是朝廷大将,又有开府招募僚属的权限,在他的手下建功立业比较容易。”

    王颁说道:“贤弟,不要怪愚兄多事,王世积一向飞扬跋扈,而且他跟你家只是父辈是兄弟,这种关系已经是在五服以内最疏远的那种,还不如近邻来的关系亲密,我听说几年前他还上门来企图抢过你家的家产,可见一斑。

    而且这几年来他都没有上门,为什么这次肯来呢?想必是令尊这次肯大出血,而他的开府也需要你们家的财产扶持,所以这应该是个交易。”

    王世充点了点头:“应该如景彦兄所分析,这事小弟和阿大还没有商量过,估计要见了王世积后,才能相机行事。”

    这时,楼梯口传来一阵争吵声,似乎是有人要上楼,一个人在高声叫着:“伙计,耽误了我找我家老爷的正事,你担当得起吗?!”

    王颁一皱眉,走到楼梯口,对着楼下说道:“伙计,此人是我的家仆,请让他上来。”

    随着楼梯的一阵响动,一个黑衣小帽,仆从模样的人跑了上来,胸间已经湿了一大块,一抬头就直接看到了王颁,马上面露喜色,迎了上来:“老爷,可让我找到你了。”

    王颁面露不悦之色,眼中寒芒一闪,压低了声音道:“不是说过了嘛,没急事不要来打扰我,更不要在这人多耳杂之处大呼小叫的!”

    那仆人迎上了王颁那张冷酷的脸,吓得一个激灵,低声说道:“小的该死,事情紧急,一下子忘了这些,还请老爷责罚。”

    王颁哼了一声,说道:“有什么事情就说吧,这位王贤弟是我的生死弟兄,有什么事都不用瞒着他。”

    黑衣仆人应了声是,小声说道:“刚才九老爷的急件传到了客舍里,说是至尊下旨,召您速速入京奏对,九老爷对来宣诏的使者说您出门访友了,那使者后来又传了旨意,让您接到消息后赶快面圣。”

    王颁脸上闪过一丝得意,站起身来,对着王世充一叉手:“贤弟,看来至尊是看到愚兄的那个平陈十策了,愚兄现在就动身,一旦至尊开恩允许我先行渡江,我会第一时间和你联系的。”

    王世充微微一笑,起身叉手回礼:“好的,在此我王世充也表个态,只要事情顺利,至尊开恩,能让兄长如愿,无论这次我们王家是否跟景彦兄联手渡江,跟您说好的那十万钱军资,一定会如数奉上,以作军资的。”

    王颁长出一口气,笑道:“贤弟真够爽快,那就请你等愚兄的好消息吧。”言罢两人行礼作别,王颁兴冲冲地带着那个随从下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