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吟儿

第四章 吟儿

第五章放假

    嗝…….

    凌大少打了个饱嗝,意犹未尽的看着光洁溜溜的精致白玉菜盘子,心中大是满足。

    吟儿在一旁几乎已经吓傻了,凌大少这一阵风卷残云,着实震撼到了小丫头,以前也没见少爷有这么好的胃口啊?

    凌大杀手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只见其肚子竟然依旧平坦,似乎刚才吃下的食物都不在其中。

    说到这个,凌大杀手便是越来越喜欢这身体了,作为一个杀手,凌天完全可以几天不吃东西,相反,他也可以一顿吃下几天的食物,而如今这身体,似乎更加强悍!容量几乎是前世的两倍!

    都说胖的人吃的多,受得了吃得少,其实不然,实际上是越强壮的人吃得越多,越虚弱的人词的越少,强壮的人,他的身体需要更多的能量供给,就像地球上那些大力士,哪个不是体壮如牛,饭量如虎?

    而凌天,身体是不怎么高大威猛,但却极其强悍,爆发力惊人,消耗自然也是颇为巨大,不过以前的凌天可没凌大杀手如此疯狂,一个人顶九个人……..

    更为重要的是,凌大杀手略懂强身之道,在人体剧烈运动之后,全身细胞中的营养物质都会被消耗掉,此时是细胞最为饥饿的时候,并且经过运动之后的细胞会膨胀一定体积,若是立即进食,那么食物的能量便能将变大的细胞填满,如此一来,细胞便是强壮了一些,尽管休息之后细胞依旧会缩小,但却一定比起运动前强悍了一丝!若是每日如此,积少成多,成为一个全身布满肌肉线条的健美男子,只是时间问题。当然,凌大杀手不大喜欢自己变成夸张的肌肉男,稍微匀称点,够用即可。

    运动之后吃饭是个好法子,可现在,凌天又发现了一个法子,运动之后沐浴。

    木桶中的药水对强化肉体有着极为显着的效果,运动之后泡上几十分钟必然效果更佳!

    凌大少爷走近木桶,开始把银色的衣袍脱下,刚准备让吟儿出去,一只柔软无骨的小手便搭上了自己的肩膀,开始为自己宽衣。

    “额,吟儿,你出去吧,我自己来。”

    凌天转过身,看似自然却又似乎不自然的的说道。

    “哦。”

    吟儿乖乖地点点小脑袋,把手中的衣服放上衣架后便离开了房间。

    凌天脱下衣服,钻进了木桶,顿时感觉全身都充满麻酥酥的感觉,感知中自己的身体一点点的变强,凌大杀手一脸享受,惬意的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缓缓将头也浸入了黏稠的药水之中,同样的,脸和头皮也开始有了麻酥酥的感觉,既然是强化,那便要全方位的,在凌天看来,身体的任何一部分都极其重要,头更是重中之重,强化之后尽管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好处,但却是让自己的性命多了哪怕那么一丝的保障,头一旦受伤,几乎必死无疑。而且必要时刻,来个铁头撞击也未尝不可。

    几分钟后,凌天的鼻子浮出水面进行换气,其余部分完全浸没在药水之中,鼻子上也是沾满了绿色的药水,不仔细的观察,似乎还真看不出木桶中有人。

    渐渐的,沉浸在木桶中享受着变强的感觉的凌大少,睡着了……………

    几十分钟后,门又开了,依旧是吟儿那小丫头,小手抱着一套干净衣服,她估摸着少爷该洗完了,便拿着衣服过来了。

    “啊?少爷人呢?”

    吟儿见木桶中空空如也,顿时疑惑了起来,大眼睛瞟到了衣架,衣服还在,又看了看地下,没有药水溅出,那么,少爷应该没出去吧?会不会在桶里?

    吟儿小丫头将衣物放在床上,缓缓走到木桶旁,心细如丝的她立刻便发现了那浮出水面的绿色鼻子。

    “呵呵,少爷,吟儿找到你了。”

    见一向暴躁不堪的少爷竟然会跟她玩这种游戏,加上今天少爷的宽宏大量,吟儿顿时觉得少爷可爱了起来,玩心一起,伸出白玉一般毫无瑕疵的纤细小手,轻轻捏住了凌大少爷的鼻子。

    哗!

    潜在水中的凌大杀手瞬间暴起,一双眼睛警惕的盯着吟儿,绿色的药水还偏偏就不停的流下,挡住他视线,不得不说,凌大杀手的职业病又犯了,睡个觉被捉弄一下都如此紧张。

    吟儿也是被吓了一跳,尽管少爷全身都绿油油的,看不清眼神,可是她觉得自己好像又惹到少爷了。

    “少爷,对对不起,吟儿不是故意的,您您罚我吧。”

    吟儿又露出一副任打任骂的乖巧样子,真是我见犹怜,不过却丝毫没有做作。这都是真心认罚呢。

    这一刻,凌大杀手才反应过来,这儿不是地球,不必再整天神经紧绷,提防暗算。

    想到自己刚才的举动,轻笑着摇了摇头,是该改改了。

    吟儿呆了,她似乎见到少爷笑了!尽管那一丝弧度非常细微!尽管那只是一瞬间!

    从小,吟儿便是陪着凌天一起长大,小时候的两人关系很好,几乎是形影不离,互相嬉戏,玩耍,那时的凌天,待人和善,十分礼貌,对她更是关怀备至,根本没有将她当成下人,而是自己的朋友,那时的凌天,充满稚气的脸上每时每刻都挂着一丝如和煦春风一般暖心的笑容,可是自从得知自己不能修炼之后,凌天性情大变,变得喜怒无常,异常暴躁,对她也不复从前那般,那笑容似乎就被凌天扔进了心灵的万丈深渊,吟儿再也没有见到过了。

    可是,现在,少爷又笑了,吟儿不禁想道:吟儿的少爷,又回来了吗?

    凌天抬起头,正好见到小丫头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顿时察觉自己竟一丝不挂的站着!

    饶是以凌大杀手的脸皮也不禁感到尴尬,连忙捂住命根子,另一只手抓住了浴巾,同一时间中,凌大杀手想了很多东西。

    这丫头怎么又进来了?不是让她出去么

    这丫头心术不正,小小年纪就盯着本杀手看。

    这具身体的家伙什儿蛮大的,颇具男人雄风………

    对面的吟儿见到凌天这般模样,原本就水汪汪的的大眼睛更是瞬间被雾气占满,热泪盈眶。

    吟儿想起小时候,自己第一次服侍少爷洗澡,少爷也是这般不好意思的,后来依旧不让自己服侍。自从少爷变了之后,自己便被叫去服侍洗澡,那时的少爷,眼神冷漠无情,仿佛对一切都毫不关心,更不在意赤身裸体。

    难道,少爷真的回来了?!

    此时吟儿心中一直盘旋着这句话,可是她不敢相信,完全不敢相信。

    嗒!

    一颗豆粒大小的晶莹泪珠重重地砸到地板上,小小的声音在此刻却是极其清晰。

    围好浴巾的凌天,听到这声音,抬头看向吟儿,平静的眼神也是有了一丝波动。

    吟儿眼泪汪汪大眼睛正盯着自己,哭的梨花带雨的俏脸却在开心的笑,其中夹杂着极为复杂的情绪,欣喜,害怕,渴望,伤心,希望,与绝望。这种眼神,无疑是颇具杀伤力的。

    凌大杀手原本是极其讨厌女人的眼泪的,因为女人一旦哭起来,就如洪水决堤,谁也挡不住!烦都可以烦死人!

    可现在,面对吟儿的泪水,凌大杀手似乎并不那么排斥,因为他感觉到,吟儿的眼泪,似乎是为了凌天,而现在他便是凌天,他也已经接受了这个身份,所以,吟儿的眼泪,是为了他。

    这一刻,冷血的凌大杀手似乎明白了一件事:当一个女人因自己而哭泣时,自己不仅不会厌烦,甚至会愧疚。

    吟儿的眼泪,成功的打破了凌天的心境,也让他明白了,女人的眼泪似乎并不只是弱小的表现,其中蕴含的东西,只有眼泪所为之人和流泪之人才能感觉到。

    “吟儿,你怎么了?”

    凌天尽力的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温柔些,目光温柔的看着这个苦命的小丫头。

    可就是这么一句寻常的关心话,使得吟儿的眼泪再度狂涌!

    忽然,吟儿奋不顾身的冲向了凌天。

    噗通!

    药水四溅!洒满了房间。

    吟儿却是冲进了凌天怀里,死死地抱着凌天的腰,两人就这般坐在药水中,看上去十分狼狈,可吟儿的哭声响彻房间,就像一个悲伤无助的小女孩在人海中流浪了许久,忽然间又找到了妈妈一般,充满了依赖,额,这个比喻已经是很恰当了。

    凌天愣了许久,心中叹了口气,手掌缓缓拍打着吟儿的娇躯,顿了顿,终于是轻声说道:“对不起。”

    说完,凌天不禁有些无奈的笑了下,想自己两世为人的第一声对不起,第一次道歉,竟是替别人说的,这算是背黑锅了吧?

    闻言,吟儿哭得更厉害了………..

    吟儿就这般抱着凌天,一直哭一直哭,似乎要将这些年来的怨气都哭出来似的。

    不知过了多久,吟儿似乎哭累了,不再哭泣,却也没睡,就这般趴在凌天怀里,轻声的诉说,将自己这些年来对凌天的心疼一一道出。

    凌大杀手也是尽职尽责的黑锅,配合着小丫头的话,轻声嗯两下,又时不时拍一拍小丫头的背,又不知过了多久,小丫头终于睡着了。

    凌大杀手看了看吟儿的眼睛,确认真的睡着后,抱着小丫头走出木桶,将其小心翼翼的放到床上,费力的将小丫头抓在自己身上的手扯开。

    “额,这小丫头衣服湿了…..”

    凌天眉头纠结在了一起,是悄悄给她换?还是叫醒她自己换呢?

    心中这般纠结着,凌天又看了看吟儿可爱到极致的脸蛋,她睡得很香,小嘴边都还挂着一丝开心的笑容,凌天也不忍心叫醒她了。

    不过一想到要脱人家衣服,凌大杀手又犹豫了,他可是位初哥,虽然这小丫头还没发育成熟,但也是个雏形了,干那事,有点邪恶了。

    “算了,这些药水应该也会被她吸收吧,生病绝对不至于的。“

    凌天无奈的耸了耸肩,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成功开脱。

    事实上,凌天的确说对了。

    做完决定,凌大杀手也没有要上床的意思,继续回到木桶之中睡觉,他可不想跟一个小丫头挤在一张床上,尽管那床很大。若是半夜小丫头又碰着自己,自己又嗖的跳起来,觉还怎么睡?

    “少爷…….”

    吟儿侧躺在床上,轻声呓语道,声音不大,可凌大杀手听得很清楚,转头看着那缩成一团的小丫头,讪讪的摸了摸鼻子,毕竟他没有给人换衣服啊。这小丫头又是普通人,伤风感冒总是有的。

    再次走出木桶,给吟儿盖上了被子,这才又回到木桶中安心的睡觉。

    唉,谁让“自己”欠这小丫头这么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