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奶奶的极品家人

第3章 奶奶的极品家人

沈汀是个孤儿,不满周岁的时候被父母抛弃,她隐隐有点印象,好像是因为她太丑了,所以才被扔掉的。

    据奶奶说,她是在公园捡垃圾的时候看到的沈汀,瘦成皮包骨的孩子看起来怪渗人的,可是好心的奶奶还是把沈汀带回了家,买奶粉给她喝,给她洗澡,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用布把她兜在胸前,一起出去捡垃圾过生活。

    奶奶也是个苦命的人,辛苦一辈子将两个儿子养大成人,结果小儿子不学好,成天跟着社会人身后混,成天不回家,回家也是从她要钱,不给还抢。

    大儿子敦厚老实,但是自从娶了个厉害的老婆后,就成了软蛋,从来自己老婆说话都不敢顶嘴,窝窝囊囊的,连老母亲被恶媳妇撵出门都不敢吱语一声。

    只敢暗地里塞钱给老母亲,但是自从被老婆发现,大吵一顿后,就再也不敢了,那以后奶奶就靠捡垃圾过活,搭了个破棚子在路边住。

    沈汀和奶奶在破棚子里住了五个春秋,后来在政府的帮助下,住进了现在这处房子。

    房子虽说只有二十平米不到,采光也差,但是对于相依为命的爷孙俩来说,已经算的上是天堂了。

    眼前坐在破旧沙发上的几个极品是奶奶去世前一个星期找上门来的,目的不是为了送老人最后一程,而是看上了这个即将拆迁的破房子,争家产来了。

    沈汀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脑中快速梳理着之前的记忆,以前她性格怯懦,奶奶死后更是六神无主,面对凶狠的人贩子和跋扈的女人,根本没有招架之力,很快被扫地出门。

    房子后来到底归谁了,沈汀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

    前世奶奶突然中风住院,一辈子没识几个字的老人也没立下遗嘱,说明房子应该归谁。

    在法律上,这房子归属权很难落到沈汀这个养孙女头上。

    虽然这几个极品没尽到赡养老人的义务,法律上,他们能得到的东西很少,但是沈汀可以肯定,就算打官司,这房子十有八九也不会落到她一个没有任何人脉的小女孩手上。

    沈汀也不想要这个房子,奶奶辛苦抚养她长大,她只恨自己为什么没有重生到更早的年纪。

    就算重生到一年前,或者半年前,凭借着她多活一世的经验,也能做点什么来避免奶奶死去,中风只要能及时得到控制,完全可以慢慢恢复的。

    可是前世的奶奶就是因为没有钱治疗,就这样生生的死了,这是沈汀一辈子的痛,没想到重活一回,也没赶上弥补遗憾。

    “妈妈,这里好脏哦,我想回家。”小女孩不肯坐在破旧的沙发上,坐在她妈腿上扭来扭去。

    “玥玥乖啊,等会我们就回家。”女人耐心的安抚了小女儿。

    头一抬,不耐烦的对沈汀道:“喂,我们今天来什么目的你也知道,快点把房产证拿出来,真是的,等下还要去做头发呢。”

    沈汀眼皮子抬了抬,看死人一样的看着她,女人脸上表情一僵,不由的朝自家男人身边靠了靠,这死丫头,什么眼神啊,看着怪渗人的。

    沈汀知道自己长得丑,每当面无表情眼睛上翻着看人的时候,很有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前世她因为这个吃过不少亏,但是现在,这眼神明显很好使。

    瘦小的男人点着一根烟,将打火机往桌上一拍,看了沈汀一眼,“小丫头不想吃苦的话,赶紧去把证拿出来,免得到时候场面不好收拾。”

    沈汀咬紧腮帮子,这个流氓,前世他刚见到她的第一面就想把她绑走卖了,幸好奶奶竭力阻拦,要不然她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呢。

    “房产证可以拿来,可是要给你们谁呢?”声音轻轻的,沈汀的目光在瘦小男人和女人脸上划过。

    现在的她是没本事改变什么,但是制造点麻烦还是可以的,不是想要么?那就争个你死我活吧。

    涉及到自身利益的事,谁都不愿意让个一分半点。

    当即,女人阴阳怪气道:“老二,你这些年从老太婆这里拿走的东西可不少,这房子这么小总共也分不到几个钱,就给你大哥怎么样?”

    那老二也不是什么善茬,没等女人讲完,破口大骂:“臭女人,老太婆的房子老子凭什么不要,你敢跟老子枪,老子找人砍死你。”

    “你什么脾气啊,跟你好好讲话呢,你看看你这兄弟。”女人撇嘴,伸手捣坐在旁边木愣愣的自家男人。

    男人摸了摸鼻子,开口:“二弟,妈尸骨未寒,这房子的事咱们是不是先不谈?”

    瘦小男人嗤笑出声,明晃晃的嘲笑。

    女人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家男人,一拳砸向他的膀子,尖叫道:“你有病啊,这房子今天一定要分出来,不分出来你今晚就别回家了,死外头过吧。”

    “老婆,你别这样,妈她……”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女人怒骂着推开他,对着瘦小男人叫嚣:“我不管,这房子最后肯定得归我们,你敢叫人砍我,我就报警,再把你那些破事都兜出来,谁怕谁啊。”

    “臭婆娘,你活的不耐烦了。”瘦小男人暴起,来势汹汹的一巴掌刚要朝女人扇过去,被他兄弟截住。

    这么一来而去,场面立即有些失控,两个男人动起手,女人在旁边不嫌事大的挑拨,于是兄弟俩越闹越凶,打做了一团。

    真是丑陋的嘴脸,沈汀冷漠起身,走回房间,开始收拾东西。

    瞧他们争的你死我活的样子,这房子肯定是不会给她住了,趁着现在天还没黑,收拾一下,到外面找个简陋的宾馆先住着,免得大晚上留宿街头。

    十五岁的沈汀,只有两身换洗衣服和一双白球鞋,鞋子还是两个星期前奶奶给她买的,沈汀摸着白球鞋,鼻子一阵泛酸,奶奶……

    深吸一口气,整理好情绪,沈汀将鞋子放到洗的泛白的书包里,朝门口看了看,确定没人偷看,手伸到床板下,拿出一个塑料纸包。

    快速将塑料纸包放到书包最里层,拉链拉上,沈汀将书包理了理,背到身上,最后再看一眼生活了将近十年的房间,眼眶发热的走出了房间。

    那几个极品还在打,场面已经接近一发不可收拾,沈汀嘲讽的看了一会,把红色的本子放到地上,无声无息的走出了屋子。

    闹去吧,这些混蛋最好闹的两败俱伤,真不知道奶奶那么好的人怎么会生出这种人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