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流氓遭遇大流氓

第4章 流氓遭遇大流氓

离开筒子楼,沈汀背着书包走在炽热的阳光下,一路沿着马路边上走,走了不到五分钟,在一处公交车站停下。

    因为是下午,天气又比较热,所以虽然是出门游玩的人流量较多的周末,也并没有几个人在等公交。

    站牌旁,只有几个年轻的,流里流气的社会小青年聚在一起抽着烟嬉笑打骂,沈汀习惯性的远离人群,沉默不语的站在公交站牌另一边。

    公交车来的很快,沈汀跟在那几个人身后上了车,公交上稀稀落落的坐着些人,沈汀挑选了一个最不起眼的位置坐下,将书包放在腿上。

    静下心来,沈汀慢慢想起自己刚醒来时,那个自称维纳斯001号的系统,超出科学常理以外的东西,太过惊悚,以至于她现在想起来还有些恶寒。

    不过,它说它是外貌改造系统,这是不是说明,它可以帮助她改变现在这幅丑陋不堪的外貌?

    沈汀扭过头,透明的窗户上,隐隐透出一个人的脸部轮廓。

    一张过于刚硬的四方脸,上面的一双眼睛小而凶,丝毫没有美感可言,眉毛稀疏到看不见,鼻子则过分扁平,像是被人拿板砖拍过一样,两片薄薄的嘴唇看起来尖酸刻薄不说,而且泛着让人恶寒的暗紫色。

    沈汀知道自己很丑,她曾无数次痛恨过自己的父母,他们为什么要把她生下来。

    可是随着慢慢长大,她心智成熟了,觉得好歹是他们让她来到了这个世界上的,尽管他们没有尽到抚养的义务,但是已经足够了。

    前世沈汀最大的愿望就是等赚够了钱,就去整容,把自己整的漂亮点,可是还没等她凑够钱,就被自己一直以为的朋友弄死了。

    临死前,沈汀在意识模糊中曾经狠狠发誓,如果有下辈子,她不要荣华富贵,也不要健康无病,只要能变的漂亮点,只要漂亮!

    也许老天开眼了,沈汀虽然没有投胎转世,却重生到了十五岁,而且还得到一个系统,一个改造样貌的系统。

    “维纳斯001。”沈汀轻声自然自语。

    【宿主。】

    脑中响起熟悉的机械音,沈汀身体僵了僵,有些不习惯脑中突然多处一个东西的感觉,咽了口口水,她接着轻声问:“你刚才跟我讲的都是真的?你真的可以改变我的样貌?”

    【抱歉,本系统处于试验阶段,您是第一个体验者,系统不能百分百保证改变您,但有百分之九十六的把握。】

    百分之九十六……那已经很高了,现在这种情况,哪怕是百分之五十的几率,沈汀也想试一试。

    “那你什么时候可以改造我?”

    【随时可以。】

    沈汀嘴唇有些发抖,没人知道她听到这四个字时有多激动,只要想想以后可以不用因为外表被人欺负,她就想大哭一场,那些年,她真的因为外貌忍受了太多的白眼和谩骂了。

    【提醒,有负能量超标团体进入三米范围,初步判断,对方不怀好意,宿主请小心。】

    正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沈汀一愣,下意识抬起头,就见刚才那几个小流氓流里流气的站在她的面前,其中一个人看见她的脸,夸张的靠了一声。

    “******妈,还以为是个美女呢,长这么丑,操,哥几个走吧。”嘴里骂骂咧咧的,带头的那人一脸嫌恶的转身走开。

    沈汀冷然看着他们,恰好一个男的掉过头,看到她的眼神,立即就不爽了,嚷叫:“草,你那什么鬼眼神,信不信老子打你。”

    “我长得丑,总比你们心里丑来的强。”不知道是不是重生一回给了沈汀勇气,她站起身,面无惧色的盯着面前几个表情不善的小流氓。

    凭什么她无缘无故就得承受他们的谩骂,要说丑,他们这幅站没站相,满脸嚣张的样子,不是更丑陋?

    “臭****,你他妈找打啊,自己长得丑,还不让说了。”一男的走上前来,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好像沈汀再敢讲一个字,他就要揍她。

    沈汀气得浑身发抖,如果现在手边有趁手的武器,她一定毫不犹豫就往他头上砸过去。

    “这不黄毛么?一群人堵一块干嘛呢?”一道年轻的,带着青春期独有的沙哑口音的男声凭空插进来。

    站在沈汀面前的染着黄毛的男人身体一僵,满脸堆笑的转过身。

    “宏哥也在车上啊,瞧我这瞎眼,都没看见您老人家。”黄毛一脸讨好的看着眼前高高瘦瘦的黑衣少年。

    宏锡嘴上衔着一根没点着的烟,一头乱糟糟的黑发胡乱搭在额头上,露出的一双眼却闪着犀利的光,嘴边扬起嘲讽的笑,他抬起腿不重也不轻的踢了黄毛一脚。

    “你小子现在混得可以啊,一群小弟拥戴着,怎么着,准备自立门户做老大了?”

    黄毛一动不动受了那一脚,嘿笑的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哪能呢,我还要在宏哥手底下混呢,来,点上。”

    宏锡推开他的手,“戒烟呢,你们刚才干嘛呢?”眼睛看向浑身炸刺的沈汀。

    黄毛小心揣摩着他的心思,笃定他不是要为这丑女打抱不平,就实话实说了。

    “看人家丑,就要欺负两下子?”宏锡挑眉,朝着黄毛的脑袋就是响亮的一巴掌。

    “美丑都是爹妈决定的,你一个大老爷们欺负个小女孩算什么本事?改天来和我练两下子,嗯?”

    黄毛嘴角抽了抽,今天出门真该看看黄历,撞见这个喜怒无常,捉摸不透心思的家伙,真是倒霉。

    “我错了,宏哥,我这就跟人赔礼道歉。”点头哈腰,黄毛孙子似的朝宏锡笑笑,一扭头,敷衍的对沈汀说了句对不起,声音含糊。

    沈汀知道他能这样做已经是最大的退步了,刚好公交提醒她要到的地方到了,她将书包重新背到身上,没理面前的黄毛。

    走到那个帮她的人面前,郑重的说了句谢谢,随即转身下了车。

    宏锡看着女孩瘦削的背影,皱了皱眉头,莫名觉得她不像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子,眼神太镇定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