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娶媳妇

第一章 娶媳妇

龙门市,老步行街,一间香店内,一个中年女人唾沫横飞的介绍着:“你看看这脸蛋,这柰子,这屁股,这腿,都是极品!”

    女人叫张洁,推销的是自己的女儿。

    “还有八字,我找人看过,绝对旺夫旺家!”

    见我没反应,她又掏出一张红纸,摆在柜台上,“小顾,你看看,这是先生的批字!”

    “你也不用担心以后,小曦性格好,你娶多少个,她都不会在意的!”张洁絮絮叨叨的,继续说着。

    “她是你亲生的吗?”我打断了她。

    “小顾,瞧你这话说的,小曦当然是我亲生的!”张洁僵了一下,讪讪的笑道。

    “亲生的你就这么对她?”我似笑非笑的问道。

    张洁脸色一变,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我摆摆手,懒得和她继续说,摸出三沓钱扔在柜台上:“这是聘金,剩下的晚一些送去,你滚吧!”

    “哎!”

    张洁眼里放出一道光,对于那个“滚”字毫不在意,一边谄媚的点头,一边收钱向外走。

    我揉揉眉心,目光投向柜台上的照片,喃喃道:“有这样的妈,你这些年过的是什么日子?”

    照片里的女孩叫陈曦,十八岁,五天前死于车祸,现在被亲妈卖给了我,一天后将成为我的媳妇。

    我叫顾北,香店店主,兼职神棍。

    娶死人为妻,属于无奈。

    从太爷爷起,顾家的男人,没有活过三十岁的。

    二爷爷死的最早,十四岁,连个种都没留下,父亲活的最长,过了三十岁的生日。

    村里人说我们顾家祖上做了孽,糟了报应,天生地纹断裂,一家子都是短命鬼。

    地纹是手相学的说法,通俗点讲就是生命线,正常人的生命线是一条完整的弧线,顾家男人的,支离破碎。

    为了活命,从爷爷那辈起,开始研究阴阳风水吃死人饭,目的很简单,积阴德,为子孙求长命。

    作用多少是有点的,父亲是顾家最长寿的,过了三十岁的生日,我今年二十四,暂时无事。

    算起来,从十四岁入这行,至今正好十年。

    十年间,打交道最多的就是尸体,遇到的邪门事也不少,比如八字凶人,起尸,风水绝地,买寿,破童子,烧替身等等。

    陈曦是我的第三个媳妇,接下来还要娶几个,不得而知。

    娶死人,结冥婚,以煞冲煞,是太奶奶做的决定,太奶奶今年九十,是我们那片最有名的神婆,也是我唯一的亲人。

    娶陈曦,太奶奶和我通了气,她说陈曦八字全阴,命里带煞,和我正配。

    配不配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麻烦来了,前两次娶回来的是牌位,这次娶回来的,是尸体。

    下午五点,关上店门,开着我那辆二手金杯,回返乡下老家。

    从市里到乡下老家,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算得上很近,但我很少回来,一年下来,除了过年和父亲的忌日,我基本上不会回来,老家给我的印象就是一场接一场的葬礼。

    太奶奶很能生,爷爷那辈兄弟八个,父亲那辈,堂兄弟加起来有十七个,到我这一辈,死的只剩我一个。

    一个小时后,车停在了老宅前。

    老宅是由六间平房组成的一个大院,太奶奶独自在家生活。

    对于太奶奶,我是又敬又畏,我一身的本事,有一大半是太奶奶教的,没有太奶奶,顾家早完了。

    不过最近几年,太奶奶越来越不对劲,身上的人气越来越少。

    “哎呦,小顾回来了!”

    刚下车,一道谄媚的声音便从院里传来,大门吱嘎一声打开,张洁走了出来。

    “你怎么来了?”

    我有些意外,抬眼望了一眼院子,院里搭好了棚子,还贴了喜字,门口挂着两个红灯笼。

    “我让她来的!”

    一道沙哑的声音响起,太奶奶拿着一根烟袋锅,出现在视线中。

    黑色的大褂,梳理的整整齐齐的白发,皱在一起的皮肤,深陷的眼窝,太奶奶一如往日般阴沉。

    “太太!”

    我挤出一丝笑脸叫道。

    “等不了了,时辰提前,今个就拜堂成亲,进来吧!”太奶奶哑着嗓子说了一句,佝偻着身体进了屋。

    我皱皱眉,太奶奶今天有点不对劲,还有张洁,她虽然和白天一样,一脸的谄媚,可那个眼神有些怪,飘飘忽忽的,没有焦点。

    屋里没点灯,燃着一根根红烛,每一个角落都铺着橘红色的烛光。

    进了卧室,炕上坐着一个盖着红盖头,身穿大红色喜服的女人,毫无疑问,这就是我的新娘陈曦。

    “来,拜堂吧!”

    太奶奶抽出三炷香,点燃后插在香炉内,端坐在供桌前,示意我跪拜。

    我侧头看了一眼张洁,她这会身体完全僵住了,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进来!”

    太奶奶斜了她一眼,张洁这才进屋,战战兢兢的坐在椅子上。

    我取出一根红绳,拉过陈曦的手,将我和她的拇指系在一起,做出跪拜的姿势,如是三次,算是拜了堂。

    “入洞房吧!”

    太奶奶满意的点点头,迈步向外走,走到门口时,顿了一下,回头道:“好好照顾你媳妇!”

    说完,也没管我的反应,转身走了。

    太奶奶话里有话,不过一具尸体,有什么需要我照顾的?

    关上门后,屋里只剩我和陈曦,坐在炕边,我侧头看了陈曦半响,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这些年尸体见的不少,但要说和尸体同床共枕,还是第一次,怕倒是不怕,就是觉得很怪。

    按照风水上讲,被车撞死,属于横死,三七之内,怨煞之气最重,也就是说,我还要和她同床共枕十六天,才能给她下葬。

    以现在的天气,十六天下来,尸体说不上什么样,回头得弄个有冷藏功能的棺材。

    心里默默想着,我爬上炕,前两次,是抱着骨灰盒入的洞房,这次升级了,和尸体入洞房。

    把尸体放平,掀开盖头,露出一张紧锁着眉头的苍白小脸,如果没有这场车祸,陈曦应该上高二,再过一年,会考大学。

    我觉得有些可惜,摇摇头后仰面躺下,躺了一会,我又坐了起来,陈曦不对劲,她的尸体太冷,就好像刚从冷柜中取出来的一样。

    还有,陈曦死了五天,按理说早就应该有尸斑了,可那张脸,没有任何变化,就好像睡着了。

    重新端详陈曦,她的脸带着一股病态的苍白,眉头皱着,显得很痛苦,我试着抚平她的眉头,一种异样的触感传来,她的眉心有一个硬块。

    用指甲在硬块处刮了刮,掀开了一块指肚大小的乳白色胶块,露出了一个漆黑的圆头。

    “草!”

    我下意识骂了一句,脸色也跟着变了变,陈曦的眉心被人钉了一根钉子。

    在我们行内,这叫锁魂钉,是为了将魂魄锁在尸体内,防止尸变,或者变鬼,让人不得超生。

    陈曦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谁和她有这么深的仇?

    “张洁!”

    我脑子里第一时间冒出一张谄媚的脸,女儿死了,脸上没有一丝悲戚之色,反而在第一时间把女儿卖掉,这明显不正常。

    “老子倒要看看你搞得什么鬼!”

    我下炕走到柜子前,翻找工具,打算把陈曦眉心的锁魂钉起出来。

    翻出工具箱,我站起来刚要走,眼角的余光扫到了上面的镜子,这一眼,让我愣了一下。

    我背上有个人,她穿着大红色的喜服,头上戴着霞冠,十余根珍珠串成的流苏垂下,后面隐约可见一双漆黑的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