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寿鞋

第4章 寿鞋

见我面带狐疑,这货又用一种类似嘀咕的口气对我说,“你是不是以为我在编故事啊?我发誓真没骗你!不过也不怪你,要不是亲身经历脸我自己都不相信这些是真的!”

    “那她对你做什么了么?”犹豫了一下,我问。

    “做什么?这个倒是没有,她就站在那里盯着我,一边盯着一边笑。”像是突然觉得哪里不对似的,他对我说。

    “哦,要是这样,那这事情就没那么高的价值了。”我说着,合上本子耸耸肩。其实我说的是实话,新闻线索这东西,不单要吸引眼球还要有真实性,听他说的这么离奇,可除了他的一面之词连个出事的证据都没有。别说是未来读者了,就算是我也未必相信啊。

    “没有价值?怎么可能啊!”那线人听我这么说,一下变了脸色,看样子他是在怀疑我听了线索故意不给钱。

    “是这样的,你说这些都挺有意思的,但是你说她站起来了她就站起来了,这也未免太草率了。最少你也得找些证据让人相信不是。”双手交叠扣在一起,我说。

    “哦......”那人一听,做恍然大悟状,随后摸摸脑袋,“也是,无凭无据的确实不好说。”

    “对呗。”见他还算通情达理,我笑了笑。

    “那咋办啊?这事儿就这么黄啦?”咧着个大嘴,他显得很沮丧。

    “也不是,你要是能找出点证据那就简单多了,恩......实在不行找两个目击者也行啊。”拿出做家教时那种循循善诱的态度,我对他说。

    “证人.....这个......这个有点难啊,实话跟你说吧,等他们出来救人的时候我是大叫着指给他们看的。可等她们到了近前我老姐已经不见了。后来三秃子他们进去查看了一下,回来说我那老姐躺在灵堂里没啥变化,他还问我尸体是硬的怎么可能会下地?我不信啊,就拉着他们让他们再去看看,结果,他们都说我脑子不正常谁也不愿搭理我......这都是真事儿,我有啥办法!记者同志,你帮帮忙,大老远跑一趟好歹也给点吧。”那人说着,露出一副贪相。

    “呵呵,能帮我一定帮,这样吧,一会儿你带我去看看,我试试能不能找出什么线索来。”对这件事我也挺好奇的,想到这里我退了一步。

    “中。”那人也没犹豫,靠在一边点点头,看他那心不在焉的样子仿佛还在关注线索的事儿。

    “对了!”猛地一拍巴掌,他突然兴奋起来,“看我这脑子,有证据,有证据啊!你这一问把我问糊涂了,这件事儿我还没讲完呢!”

    他说着,站起身,拉着屁股底下的椅子凑到我的跟前,“那尸体肯定能动,还能偷小孩儿呢!”

    “偷小孩儿?”一听这话,我就纳了闷儿了。

    “啊。就是偷小孩儿!三四岁的小娃娃都被她祸害死了好几个了!全是睡觉的时候让人挖了心肝死的!”那人说着,神情激动。

    “你看见了?”一皱眉,我问。

    “没有。”

    “那有别人看到?”盯着他,我又问。

    “也没有。”摇了摇头,他说。

    “靠。”一听这话,我这个生气啊,“既然没人看见,你怎么证明别人丢小孩儿这件事跟那老太太有关系呢?这年头,乱,说不定是哪个给医院供给器官的变态做的呢,以前不还有拍花的么,哪里说得准啊。”

    “不不不,肯定是那老太太做的,我们有证据,三秃子他儿子差点就成了受害者,他家孩子差点儿就没了,赶上拉肚子才幸免于难的!那天晚上,后半夜,他和几个朋友打麻将晚上饿了不小心吃了点烂韭菜,结果到了后半夜就开始乱折腾,谁想到刚一坐起来就看见炕头儿站着个大活人!”

    “我草,这也就是他,跟你说实话,在我们村儿,三秃子胆子最大!天不怕地不怕,一见那人,他以为遇上小偷了呢,嗷地一嗓子喊了出来,可就在他伸手开灯那会儿功夫,那人影怪叫着跑了出去。三秃子不放,拿着菜刀就追,从村东头儿一直撵到村西头儿都没把她撵上!”

    “回来的时候他骂了一路,等到了家就看见自己媳妇抱着孩子在炕上哭,一看那差点让人掏了心肝的孩子才明白昨天那个跑了的不是贼!”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也不能证明那事儿是大奎他娘做的啊。”一摊手,我说。

    “对,从这里看是不能说明什么,可是第二天三秃子在外地下捡到一只绣着花儿的寿鞋!死人才穿寿鞋!!”

    说道此处,那货加重了口音,很明显,他觉得这次他很有把握。掏出烟递给我一只,又给自己点了一颗,“嘶......第二天这事情就传开了,有人说那天晚上看到有个老太太鬼鬼祟祟地到处走,还有人说那老太太跟大奎他娘长得一模一样。三秃子差点没了儿子,那,老生气了,一听这话抄起菜刀就要跟大奎拼命,大奎死活不承认,可不承认也没办法啊,我们到尸体那儿一看,那尸体光着一只脚,脚底板上全是泥!鞋子往那儿一撂,当时他就没话了!!!”

    “真的假的......”听到这话,我问。

    “啧,骗你是这个!你到村里,问谁都行,就千万别说是我说出来的。”张二狗伸出手来,比划了一个“王八”的样子说得信誓旦旦。

    “那后来呢?”听到这里,更加坚定了我一探究竟的决心。

    “后来?后来就报警了呗!”

    “警察怎么说?”

    “警察说这世界上跟本没有什么僵尸之类的东西,还把我们给批评了一顿。针对挖心肝的事儿警局那边已经立案调查了,可到现在也没个眉目。我们还是觉得,就是大奎他娘干的,她肯定变成僵尸了。”那人说着,重重地一点头。

    “尸体还在么?”想了想,我问。

    “在,张大奎想火化,三秃子他们没让,到时候这都是证据!得让他们赔钱!!”虎着个脸,张二狗大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