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肉口传度

第5章 肉口传度

这下要是落在我身上,伤筋动骨是免不了的,我下意识抬手抱着脑袋,但他却将手停在了我头顶上方,手里木剑指着的是我身后,并没触碰到我。就这么没头没尾劈了下,他就收回了手去,再上下打量着我问,“黑灯瞎火的,你跑山上来做什么?你家大人呢?”

    我自幼在农村生活,见过的庄稼汉大多都面目亲切和蔼,但他身上却是一股子冷漠,对我的到来似乎很不欢迎,我那会儿又认生,唯唯诺诺地说,“是爷爷让我上山来找道士的,爷爷就在山下。”并挽起了袖子,把手臂上的斑给他看了看。

    在农村经常听人说道士如何如何厉害,但我从没见过真正的道士,不知道道士该有什么样,该穿什么衣服,他既然在道观里,那么他肯定就是道士了。

    他瞥了眼我胳膊,顺着往下看见了我手里提着的腊肉,指了下我手里腊肉说,“手里提的是什么东西?”

    我忙抬起手来说,“腊肉。”

    这本来是爷爷奶奶给道士的见面礼,好让道士能去帮我家的。但我根本不会处理人情世故,提着腊肉却不知道怎么说出口来,就这么僵持着,我憋得满脸通红,一直在想要怎么说出口把腊肉给他,他看着我憋得通红的脸,忍俊不禁笑了声,回身过去坐回到了椅子上,看了看我说,“你要是觉着不累的话,就继续提着。要是觉着累了的话,就过来把东西放下,喝口茶。”

    我如释重负,马上过去放下了腊肉,他也不客气,提起腊肉端详起来,却是满脸嫌弃的表情。

    我盯着他问,“你是道士么?我听爷爷说道观里的道士是个姓吴的老头来着。”

    他披头散发,再加上一身白衣,虽然我没见过道士,但总觉得跟我意想中的道士相差甚远,况且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跟爷爷讲的也不一样。

    他再说,“姓吴的老道士已经死了,年轻潇洒的小道士倒是有一个,不知道入不入得了小兄弟法眼?”

    我霎时如鲠在喉说不出话来,爷爷就让我上来找姓吴的道士,没跟我说有其他道士在这里,又担心他是骗人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见我不说话,哈哈笑了两声,换了坐姿说,“这样吧,小兄弟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先把你的事儿跟我说说,我看看能不能解决。”

    我心说我家的事儿跟他说了也无妨,不管能不能解决,就当诉诉苦,便把我家发生的事儿一五一十讲了出来,末了讲到我手上尸斑的时候,他才恍然哦了声,“难怪。”

    “难怪啥?”我问。

    他指了下这屋子外面,我顺着他手指看过去,却在屋子外面看见一黑不溜秋的影子正在外面院子里游来荡去,飘忽不定,行走没半点声响。

    看见外面那飘忽影子,我惊了一大跳,就算我再没见识也能知道那不是活人,忙站起身来往桌子里面站去,又觉得不安全,直接站在了他的内侧,生怕外面那黑影子突然冲进了屋子,本想揪着他衣服,但觉得可能会被他嫌弃,忍了下来战战兢兢地问,“那是鬼么?”

    他说,“鬼是过去人,人是未来鬼。你都长了尸斑了,过不了多久也会变成他那样。刚才你进来的时候,他就贴在你背上,估计发现你是个将死之人了,所以才缠着你,想等你死后抢占你的身体。”

    我这才想起来我进屋时,他突然拿着木剑朝我劈过来的事儿,原以为是冲我来的,现在明白过来,他驱赶的应该就是这个贴在我背上的鬼。由此看来,这人应该真是道士,只有道士才不怕鬼。

    合着刚才我一路上背了个鬼进了院子,不由得后怕起来,只觉得心惊胆战,又觉得口干舌燥,刚好桌子上有杯水,就直接端起来喝掉了。

    咕噜灌进嘴里,他却瞪着我愣了,眨巴着眼说,“那你把我的那杯喝了?”

    我尴尬笑了笑,才反应过来端错了茶水,他给我的那杯放在另外一边,不过在农村随意惯了,并不觉得这是事儿,农村人共饮一杯水的事儿太正常不过,就说,“我的那杯给你?”

    他却显得十分苦恼,拍了拍额满脸无奈,苦笑着说了句,“天要整我,非你之功。”

    我见他这模样,嘀咕了句,“不就是一杯茶水嘛,那么小气。”

    他叹了口气说,“肉口传度啊,这是缘分!”

    我听不懂他所说的话,他也不再多说,而是进屋收拾起了东西,收拾完毕背了个包袱出门来对我说,“走吧,带我去你们村。”

    我大喜,“你要帮我们吗?”

    他恩了声,“被逼无奈,出了道观你就叫我师父,以后你就是我徒弟了。”

    我嗯嗯点头答应,那会儿心思简单,也没多想。他决定帮我们了,我只觉得高兴,根本不去想什么师父和徒弟。

    后来才知道,道士收徒有三个条件,一是缘分,师徒需看对眼;二是拜师礼,徒弟需给师父拜师礼;三是肉口传度,拜师时,同一杯水师父喝一半,徒弟再喝一半。三个条件满足,拜师就成功了。

    我跟他虽然才相识,但也算有缘分了。至于那块腊肉,后来听他说,他是出家道士本来不吃肉,收了我腊肉只是看我年轻,古道热肠才准备帮我,收了腊肉就只当是一笔交易了。可他万万没想到,我喝了他的水。

    所以歪打正着之下,缘分、拜师礼、肉口传度全都被我撞上了,他即便再不想承认,我也算是他的徒弟,只差一个头磕在地上了。

    他让我提着腊肉跟着出了门,门外那黑影子在他出去时,直接窜进了旁边林子里不见了踪影,他也不去管。

    下山时他跟我说了他的名字,叫他叫江成,本来是个游方道士,刚好最近游历到这边儿,见这里有个废弃道观才把道观收拾了住了下来,恰巧遇上了我。

    爷爷在亭子里早就等候多时,天色因为太黑,爷爷起初没看清楚江成的模样,错把他当成了吴道长,笑脸相迎走过来,走近一看爷爷脸色当时就沉了下来,一看不是吴道士,爷爷的脸色充满了怀疑的样子打量起来。

    我把整件事情来龙去脉告诉了爷爷,爷爷还是有些怀疑他的本事,怕我遇到骗子了。

    江成也跟我爷爷稍微解释了一番,爷爷虽然有些怀疑江成的能力,可是眼下吴道士已经不在人世,爷爷也找不到合适的人来帮忙,我的命又危在旦夕,也就将信将疑,还是把江成带回了村子。

    回村后,村里不少人知道我家来了道士,纷纷前来见道士,在村里人看来,端公是有地位的人,可道士比端公更加厉害,所以也更敬重道士。

    在村子里,谁家要是能和道士攀上关系,那就是极大的福气。

    可这些村子的人见到江成的时候都大失所望,我们村的王婆子是个爱嚼舌根的人,一口咬定我们遇到骗财的假道士了,让我们留个心眼,毕竟不是本村的人,什么底细都摸不清,这人指不定打着什么鬼主意。

    那王婆子还拉着我爷爷一个劲说,“这来路不明的人,谁晓得是真心帮忙还是有别的目的,你说你家出了这些事情,是不是被整了还不晓得,突然冒出这么个年轻伢子,您还是小心点!”本来爷爷还没觉得有啥,可被人这么说了几句心里也有些不大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