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姑娘,你这车可真够别致

第4章 姑娘,你这车可真够别致

但是,算盘倒是打得挺响,亲身体验起来,唐伯虎才是深刻地意识到,什么叫现代人的自我保护意识,什么叫人性的丑陋,什么叫做世事的磨难啊!

    “呼”

    “咳咳”

    又是一辆大车往城里飞驰而去,扬起了一大片的灰尘,引得路旁的唐伯虎咳嗽不停,心里早就没有了对这个四个轮子的铁盒子的新鲜感,“怎么这个年代的人都如此铁石心肠啊?”

    唐伯虎感觉到向外伸出的手都酸了,却还是拦不下一辆车,有些车经过他的身边反而是犹如见鬼般加快了速度。

    “难道,要徒步回去?”唐伯虎一阵纳闷,但是,据他所知,从这里回到城里,开车起码也得二十多分钟的路程。

    走路?唐伯虎可不想废那个时间力气。

    “该死的,不是撞人了要送医院的吗?怎么把唐枫的尸体给送这荒山野岭来了?”

    唐枫的记忆,只停留在被撞的那一刻,其后发生的事情,他也是一无所知。

    “咦?”愤愤不平之余,唐伯虎眼前出现了一阵红色的旋风,正是一辆飞速朝其开来的红色轿车。

    “我不信你还不停!”

    唐伯虎可不想再吃灰尘了,将心一横,索性是冲出了大路中间,伸出双手,眼睛直视着飞驰而来的汽车,好一副不要命的模样。

    汽车越来越近,却是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转眼间已经是距离唐伯虎不到十米。

    唐伯虎的身子依旧是站得非常笔直,眼睛里也没有流露出丝毫的惧意!

    乍看是如此,其实,唐伯虎的脑子此时是飞快运转,心里也是打起了退堂鼓,“这样会不会偏激了点啊?”

    唐伯虎暗自嘀咕,“人命关天,还不停的话就先撤为上吧!更何况,把别人吓到了也不好。”

    唐伯虎一瞬间便是打定了主意。

    然而,计划不如变化。当一个人濒临死亡之时,总有着意外之喜等着他的!当然,这句话是唐伯虎说的。

    “嘎”

    铺着水泥的大陆上,一声清脆而拖得老长的刹车声音响起!

    红色跑车的速度兀地下降,最后,终于是在距离唐伯虎零点零零一厘米的距离停了下来。

    “喂!你不要命啦!”

    没等唐伯虎缓过神来,一记娇声怒斥便是传来,原来这车的主人竟然是个女子。

    唐伯虎紧紧的按住惊得快跳出嗓子的心,“呼啦!好险!差点又要见判官了!”

    唐伯虎可不敢再下地狱了,地狱一日,人间百年,刚在地狱待了几天,上来已经是这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了。

    再下去走上两天,恐怕,还真难想象会变成什么样。

    抛下胡思乱想,唐伯虎即是稍稍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子。

    红色的头发随风而飘,一副带着瓜子脸的美妙容颜,一身红色的紧身衣服,凸显出傲人的身材!妖艳!配上红色的跑车,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团火焰一般,而且,是无数人都甘心扑向的火焰!

    “此女的性子绝对泼辣!”

    唐伯虎凭借着阅女无数的毒辣目光,一瞬间便是给眼前的女子下了个与众不同的定义。

    唐伯虎露出一副自认为非常迷人的笑容,走了上前,“非也,非也,在下并不是想要寻短见,只是,这天色已晚,本人又需要进城,还望姑娘行个方便。”

    一副文绉绉的模样,真够温文儒雅了,唐伯虎当初凭借这招可是风靡了整个江南的女生界啊!

    “要上快上!”那女子眼睛根本就没有朝着唐伯虎看,而是描了眼倒后镜,眉头轻轻地一皱。

    那么顺利?唐伯虎一愣,旋即是暗自得意,原来这招是不分时间限制啊!

    看来我唐伯虎还魅力依旧。

    “那就多谢姑娘了。”

    唐伯虎道谢一声,便伸手过去,打算把车门打开。

    岂知……

    “咦?”

    不开!用力!仍然不开!这车门就像那十八岁闺女一般,死死不肯被打开。

    “难道这车子特别,不是靠拉开的?”

    唐伯虎不由得纳闷,唐枫十八年的记忆里,竟然是没有拉开小车车门的经历,唐伯虎懂得用手去拉,还是唐枫的记忆中在大街上看到别人的动作。

    “嗯?”

    红衣女子见唐伯虎迟迟不上车,便扭头看向了他,眼睛里满是疑惑。

    唐伯虎也是老脸一红,忙地把手松开,却又兀地眼睛一亮,有办法了!

    旋即纵身一跃,便干净利落地落于女子旁边的座位席上。手上拿起了一条碍着他坐下的带子,呵呵一笑。;

    “姑娘,你这车还真够别致啊!上车还能顺带着锻炼身体!”看来,唐伯虎还在为自己找到了上车的方法而沾沾自喜。

    “上面没有盖住,晚上开车还可以看星星!真是高啊!”

    唐伯虎话匣子一下子打开似地。

    “不过,碰时下雨的天气可就不是很方便了。”唐伯虎自认为一针见血地分析道。

    看到唐伯虎丝毫不拖泥带水地一跃上车,红衣女子眼色也是闪过一丝奇异,但是,对其的胡言乱语却没有心思理会,猛地踩下油门!

    “啊!”唐伯虎的重心一下子失去,几乎是摔了下去,但是,凭借自身扎实的功底,唐伯虎还是很快便调整了过来,“呼!这车坐得真危险!”

    “系好安全带!”红衣女子的声音不慢不紧地响了起来。

    “安全带?”唐伯虎左顾右盼一下,最后,将注意力放向了自己手中握着的带子,“就是你?”

    确定了安全带的身份后,唐枫又是有问题了,这安全带,应该怎么系呢?

    但是,小小问题又怎么难得了天才横溢的唐伯虎呢,唐伯虎用斜光瞄了一眼身旁的女子,随即便是有模有样的系上安全带。

    “姑娘,你的心地真好。”唐伯虎开口道。

    心里微微推翻了对眼前女子的第一印象。

    周围的景观飞速地倒退,女子将唐伯虎的话直接无视了。

    心里也是越来越佩服这四个轮子的铁盒子了,“明明没有生命,却跑的速度如此惊人!比当年祝兄送给我的那匹母千里马强多了。”

    第一次坐车,唐伯虎心里感叹万分啊。

    “姑娘,你的车走得可真快啊!”两人同一车上,却半句话不说,唐伯虎觉得挺怪异的,便主动再次开口,岂知女子丝毫不搭理他。

    唐伯虎自讨没趣,便也不再说话,其实心里也是深受打击啊!

    “想我唐伯虎当年号称江南美女杀手,文韬武略,貌比潘安,此时却落得被人无视的田地!”

    沮丧之下,唐伯虎叹了口气,随即感觉到一阵困意袭来,眼皮一重,唐伯虎的眼睛慢慢地合拢,昏昏欲睡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

    “碰!!”一记声响。

    汽车不知道是碰到了什么,猛地车身一个摆动,将昏睡中的唐伯虎惊醒。

    眼睛慢慢地睁开,一丝灯光透过眼帘照了进来,唐伯虎猛然坐直了身子,“这,这就是五百年后的世界吗?”(注:从唐伯虎的年代到二零一一年,约是五百年左右。)

    一排排的高楼大拔地而起,高耸入云,绚丽多彩的霓虹灯四处闪烁,行人疾走,车辆穿流不息,一派繁荣的现代都市气息。

    即使是从唐枫的记忆中对现代世界有了模糊的认识,但是,亲身体验下,唐伯虎还是被这现代化的气息所深深震撼了!

    各式各样的新鲜事物让唐伯虎兴奋之余更是目不暇接。

    “真的壮观啊!”

    除了爆出这一句粗口,唐伯虎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了!

    此时的唐伯虎,往上点说,是拥有一双充满着好奇眼神的出生宝宝;厄,往下点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活生生的乡巴佬!

    ‘哎!姑娘,都已经入城了,可以慢点开了!”唐伯虎“抽空”朝着红衣女子说道,便又继续目不转睛地看着两边的绚丽灯景。

    都市,一般到了夜里,都是以灯光作为其主要的旋律,用都市的多姿多彩,各式各样的灯光也足以表现出来。

    在明朝,虽然有夜市,但是,比起如今的这般情景,唐伯虎甚至暗自高兴,“死得好!死得好啊!哈哈”

    汗!没有人说过自己死得好的吧?呃,也没这个机会说。

    “你看后面。”

    红衣女子不明白唐伯虎为什么一阵兴奋的样子,但也没有减速,反而是稍稍提速向着前面冲去。

    后面?闻言,唐伯虎扭头向后看去。

    “哇!”唐伯虎大喊一声,“那些那些都是你的随从啊?”

    唐伯虎的眼前是几辆清一色的黑色汽车,甚至还有一辆卡车,都齐刷刷地站满了黑衣大汉,并且个个雄赳赳的,威风凛凛!

    “难道这女子是相当于大明朝时的妃子或者贵妇?出门之时总是威风凛凛,排场非常之大,唐伯虎不由得暗自嘀咕。

    难怪不肯慢慢开,这排场,够拉风!唐伯虎心里三两下已经是推下了定论。

    想到这里,唐伯虎更是挺起了腰脊,满是得意之色,唐枫那倒霉鬼十八年都没有坐过轿车,我唐伯虎刚来就坐了辆不同凡响的轿车,第一天就如此拉风。往后还得了?

    “哈哈好兆头!好兆头!”

    “他们是来杀我的!”

    没等唐伯虎憧憬完,红衣女子便开口把唐伯虎从天堂扯下了深渊,唐伯虎的笑声顿时戛然而止。

    “什么?杀杀你的?”

    唐伯虎一下子懵了,思维也是一时跳转不回来,忙再是回头看去,顿时感觉一股杀气迎面而来。

    “为什么要杀你啊?”唐伯虎同时也觉得很奇怪,这么会那么多人会同时追杀一名女子。

    “我干掉了他们的老大!”

    红衣女子似乎只是在说一件小事似地,让人的感觉干掉他们老大就好像是杀了只鸡一般,没有任何的异样。

    唐伯虎无语,看了眼红衣女子,果然是够泼辣。

    但是,也不用泼辣到将人家老大给干掉了吧?

    “刚来到就碰上这档事,不祥之兆!不祥之兆啊!”

    本来以为是好兆头竟然一下子变成了血光之灾!

    唐伯虎一咬牙,同时也是对后面的人恨之入骨,“早不追杀,晚不追杀,为什么要挑今天呢?真是邪门”

    古代的人对这风水之学都非常看重,唐伯虎是明朝之人,自然也不例外。

    能避就避吧!

    唐伯虎瞅了眼后面灯光刺人的车队,再回头看看自己坐的这辆娇小的汽车,顿时感觉自己仿佛是置身在大海里的扁舟,摇摇欲坠!

    半响,红衣女子耳边传来了唐伯虎幽幽的声音,“姑娘,已经是最快了么”

    汽车再次拐弯,有惊无险地避开迎面开来的一辆车后,又继续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前面奔驰而去,然而,后面的车却依然是紧跟其后。

    “哇!追上了啦!追上来啦!”唐伯虎突然地大喊,红衣女子的车子再次是提速,化作一道幻影,显然是将速度提到了极限。

    “咦?又拉开点了”唐伯虎的声音又是响起,兴奋至极。

    不知不觉中,唐伯虎心里已经是没有了刚才的的沮丧了,见后面的车追了那么久都没有追上,反而渐渐被拉开,唐伯虎也是没有了担心。

    “姑娘,你这骑车的技术可真不错!”唐伯虎赞叹道。

    “你可不可以闭嘴两分钟啊?再吵本小姐把你扔下去!”红衣女子猛地朝着唐伯虎咆哮道,看样子是怒气冲冲啊!

    其实,这也不能怪女子的,唐伯虎自从知道自己被人追杀之后,便是不停地掉头向后看,嘴里还喋喋不休,如个八婆般指指点点,在别人看来,简直就是活生生的挑衅!

    红衣女子的一声大怒果然是令得唐伯虎安静了下来,安安稳稳地坐着,看来人是要靠骂才能懂事啊!

    但是,很快,红衣女子就发现自己错了!

    连方向盘都差点拿不稳,因为,唐伯虎这厮根本就是柴盐不入,红衣女子耳边轻轻传来了他不停地喃喃自道,“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红衣女子顿时是感觉脸涨得厉害,同时也是心里强忍住了将唐伯虎扔下车的冲动,遂即猛踩油门,绝尘而去。

    殊不知,世事皆难料!

    飞奔的跑车刚冲出去百米左右,便是传来了“嘭!”地一声巨响,旋即,红衣女子的车似乎是失控一般,左右摇摆一下,拖了上百米后,旋即停在了路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