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不跟泼妇一般见识

第5章 不跟泼妇一般见识

苏诺回头看了一眼,直到哥哥苏阳把奶奶抱进屋里,才慢慢转过身看着二婶韩翠英。

    前世苏诺确实怕过这个泼妇,见着她都会躲着走,被她骂了还会哭鼻子。

    可这一世的苏诺完全不一样了,她再也不能忍气吞声,也不会让家人受欺负。

    韩翠英撇着嘴看向苏诺,想要再骂这个小丫头几句。却发现眼前的苏诺似乎哪里不一样了。

    或许是那坚毅中带着愤然的眼神,又或许是她冷静过人的态度,根本就不是那个见着自己就哆哆嗦嗦说不出话的小丫头。

    “看什么看?见面也不知道叫一声‘二婶’,谁给你惯的这么没规矩?”韩翠英心里明明有些打怵,却还是梗着脖子朝苏诺叫嚣。

    苏诺吸了一口气,压下胸中的恼恨,告诉自己不能和泼妇一般见识,她比泼妇更有理。

    她先是冷冷的叫了一声“二婶”,然后说:“奶奶送来了,我感谢二叔和二婶让我们有个孝顺的机会。那么我也想问问,给奶奶的赡养费你们是一起交过来呢,还是我们每月挨家去收?”

    “什么?什么瞻仰费?”韩翠英故作不知,可眼神却已经开始有些慌乱了。

    “二婶,这三年来,不管奶奶是在大姑、二姑家,还是在你们家住,我们家可是都拿了赡养费的。”

    苏诺又面朝着看热闹的众人,大声说:“每月二十五块钱,晚了一天不送你们都会上门来要,附带着捎走我们家点东西,偶尔还赠送一顿大骂套餐。怎么,忘了?”

    二十五块钱,在八十年代是一笔不少的费用了。

    那时候冰棍五分钱,面包两毛五,坐车从这个终点到另一个终点站才两毛钱。

    苏爸爸一个月满勤的工资才五十多块钱。后来苏爸爸病重根本不能上班,单位只发三十块钱的最低生活保障。

    就这样,他们家还坚持拿出二十五块钱给奶奶当作赡养费,所以二婶说他们不孝顺,这话亏心不亏心?

    周围的人听了苏诺的话,顿时小声的议论起来:

    “苏家老大两口子都是实在人,不能照顾老人还月月给拿钱,不错了。”

    “是啊,二十五块钱呢。一个老太太能吃喝多少?谁家养活个老太太还能赚钱。”

    “方雅兰是个好媳妇,伺候丈夫照顾俩孩子,还得上班贴补家用。还时常给老人添衣裳、买新鞋,不错了。”

    韩翠英脸上也挂不住了。手指头朝着众人戳戳点点的喊着:“都嚷嚷什么?你们觉得伺候老人舒服啊?怎么不把老太太弄你们家去?谁伺候谁知道,一把屎一把尿,出力加操心,还耽误工夫呢。”

    周围的人被无端数落一通,大多心里不痛快,虽然不说话了,但是看韩翠英的眼神也都不好。

    苏诺又上前一步,大声说:“二婶,孝顺老人是应该的,操多少心、费多大力都不过分。我奶奶既然来到了我们家,我们就一定把她照顾好。但是还有一件事我要问你,你今天务必要给我个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