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三页金书

第2章 三页金书

陈七平时马屁拍的好,故而做了七寨主之后,就被大寨主打发去守后山。天马山的后山平时只有一条小路,根本没人来往,十分清闲。不打劫的时候,乃是一个极轻松活儿,他能偷溜出来也是为此。

    回到了天马寨,陈七也不去理会旁人,偷偷找了个僻静地方,开始钻研起那部《禾山经》来。他读书不少,倒也能把这部禾山经看懂。这位陈大当家,把这部经书翻了十来遍,眼睛一亮,看到了第十七页上有《五阴袋》的炼法。

    “对了!那人用的黑布口袋,应该便是这页禾山经所载的五阴袋。只是那汉子死了,没人运用此物,这才不能发挥威力,给我捞摸了来。按照这上面所说的法门,这五阴袋祭炼要用生灵血污,专污别人的法术,还可以收着各种法器和随身应用的东西,许多妙用哩。我倒是没空去杀这多生灵,不过他这五阴袋该是已经炼成的,我只要重炼一番,应该就可以用了。”

    陈七再把禾山经的第十七页翻来覆去看了几遍,这才按照上面所说,咬破了中指,忍着疼在黑口袋上面画了三道血符,中间因为血干了,还多咬破一次。饶是陈七在天马山大寨,没少吃过皮肉苦,也不禁有些呲牙。不过这三道血符画上,并无半点用处,并不似《禾山经》上说的一般,就此跟法宝有了感应。

    陈七咬着牙又画了一次,仍旧没有半点用处,这才有些气馁,骂道:“原是个江湖骗子!亏我还以为他是什么高人,还吓唬了自己一回。怪不得此人见到我,就羞愧的自家倒毙了,想是怕吃我羞辱,不敢污了我陈大当家的手。”

    陈七自家吹嘘一番,寻不到东西来擦手,就顺手抓起了,被他夹在禾山经正文中的那三页金书。禾山经的正文乃是绢纸写就,若是用来擦血,污了字迹便瞧不清。倒是这三页金书柔软如棉布,用来擦血正好。

    陈七才把指血抹拭在一页金属上,也不知怎么,忽然间全身一软,就没了力气。只是这般情况只是一瞬,陈七还以为自家错觉,也没当是怎么回事儿,定了定神正要把禾山经和三页金书收起,但是当他要把《禾山经》和那三页金书一起裹起来,想要揣入怀中时,这才惊讶发现,被他抹拭血迹的那页金书上居然显出了一些字迹。

    陈七脑中念头一转,顿时高兴起来,忖道:“是了!是了……原来这两样东西,要配合起来用。这金色薄帛沾了我的血,就显是出字迹来。必是要先练这个口诀,才能去练禾山经的法术。早就看书上说,学道需要先练出法力来,然后才能学习法术。我不能使用禾山道法术,定是因为没有法力的缘故。学了这些吐纳之术,练出法力,自然就可以运用种种法术了。我陈大当家果然有些命数,才有如此奇遇,且把这些口诀都先背下来。”他咬了咬牙,又自把手指咬破,把另外两页金书也一并涂抹,中间也有一阵全身发软,但却遮掩不住这位陈大当家的喜气。

    陈七随手抖开,却见这三页金书上,记载的内容各自不同,但都是一些教人打坐炼气,呼吸吐纳的法门,每页只有寥寥几百字,所说的法门也极简单。

    陈七人本聪明,这三页金书加起来也不过千余字的口诀也不难记忆,他念了七八遍,也就倒背如流了。反正天马山大寨没事的时候人都懒散,也没人来查勘他有无勤奋把守后山。陈七把三页金书上的口诀背诵的朗朗上口,便思要试着按照其中一页所载口诀修炼。

    这三页金书所载口诀:一名太上化龙诀;一名吞日神猿变;一名火鸦阵。

    陈七把这三页金书上所载口诀,暗暗默诵了七八遍,翻来覆去,思量好久,这才决定拣了其中名目最为威风的太上化龙诀来修炼。

    这太上化龙诀颇为玄妙,陈七依法修炼三两个时辰之后,一呼一吸间,身子已经微有感应,胸腹间温暖一片,全身就如畅快淋漓的泡了个热水澡,有说不出的舒服。

    直到吃晚饭时,陈七才住了修炼,这位陈大当家暗暗欢喜,在心底忖道:“这三页金书所载口诀都不相同,我既然练了这页有奇效,就暂不可贪多务得,把其余两页放一放,先把这一页太上化龙诀修炼出些本领再说。”想到此处,陈七满脸笑容,自去天马山大寨的厨房寻填饱肚腹的酒食去了。

    自从发现了三页金书上的口诀,陈七就日夕修炼。

    只是他人虽年少,久在贼窝里侵染,学了一肚皮的诡计,在别人面前,却不动声色,就好似什么也未曾发生过,天马山大寨群匪,谁也不知这位七寨主有了一番奇遇。

    转眼夏去秋来,只月余光阴,天气便渐渐凉爽,商旅也比往日多了些,天马山的生意慢慢好了起来,往往三五日便有一桩好买卖。

    陈七连续几次带队下山打劫,也渐渐熟手起来,颇立下了一些功劳,深得大寨主的赏识,还拨了两个老弱妇人给他使唤。虽然那两个老弱妇人加起来快一百二十岁了,连稍微粗重一点的活都不能干,连浆洗衣衫都不大干净,但是陈七也并不在意。他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修炼太上化龙诀上了。

    虽然陈七不得名师指点,自己胡乱摸索,进境缓慢,但那一页金书上所载口诀确有奇效,他修炼了月余之后,不但精神比往日旺盛,甚至身子也渐渐强健起来。这部口诀修炼的时日还短,未曾修炼出来什么成就,但是大寨主传授的铁骨功心法,却进步飞速。

    这铁骨门的心法乃是外门硬功,据说共分一十三层。从筋肉,五脏,一路修炼到骨髓,也是一门极厉害的外家武艺。

    铁骨功头几层心法,修炼的乃是筋肉,把一身的肌肉,肥肉,都练成筋,功力越是高深,人便越是羸瘦。修炼到六七层的时候,便能自外而内练成一身真气,号称有五马之力,刀枪不入。被人以五匹烈马拴住头颅四肢,一声大喝能把五匹烈马一起扯的倒奔回来。

    待得修炼到八九层,真气打通周身窍穴,便转而开始修炼五脏六腑,脏腑乃是人身气血之源,筋肉的力气,都来自五脏供给。只有把五脏修炼的铜铁也似,才会在一呼一吸之间,力量猛然生出,推动一身筋肉,发出更强的力量来。铁骨功修炼到这般境地,号称有九牛二虎之力,能生撕虎豹,力愈万斤,放在战场上就是十荡十绝,天下无双的勇将。

    至于铁骨功的第十层以后心法,便要修炼骨骼,人身五脏越强,筋肉越健,力气越大,对骨骼的负担便越沉重。不把一身的骨头也修炼的金石般坚硬,力量便有其极限,用力过猛的时候,自身支撑不住。寻常人用力过猛,还有手臂脱臼,骨头断裂之事,修炼铁骨功之辈,力气大过寻常人数十倍,一旦使用力气过猛,反噬回自身,祸害也是极大,一个不巧,就要通身骨骼寸断,成了残废。修炼到第十层以后,炼通骨髓,便是传说中的先天之境,踏入江湖绝顶高手之列,力气大的没边,有十象不过之力。这般人物铁骨门数百年中也只出了一个,便是当年开派祖师铁骨老祖。

    天马山的大寨主黑旋风,也只把铁骨功修炼到第五层,便算是出师了。饶是如此,这位大寨主平生已是纵横绿林,罕逢敌手,杀人放火,做强盗做的不知有多快活,可见这铁骨功还是很有些厉害的。

    陈七本来只把铁骨功心法修炼到了第二层,勉强增加些力气,比寻常壮汉臂力大些。但是学了一页金书上的太上化龙诀之后,铁骨功进步飞速,短短月余时光,陈七便觉得自己第二层心法渐趋圆熟,有突破第三层境界的征兆。

    陈七当初从大寨主手中学来铁骨功的法门,花了两年才得把第一层心法练成。第二层更是足足修炼的三年零六个月,平日里背人苦练无数,不知吃足多少苦头,方有如今成就。这才月余光阴,就有这般进境,让他如何不欢喜?

    陈七见这太上化龙诀奇异非常,自是更加心热,修炼起来十倍用功,转忘记了去修炼禾山道的法术。

    这一日,陈七正在自家的房中炼气,忽然见小腹一热,一股暖流忽然此后腰,夹脊,一路上窜,到了后脑微微停留,转为冰凉,绕过了头顶百会,落下到了眉心,膻中,复自又回归了丹田。然后一股暖意在小腹中,就如揣了一个小小的暖炉一般,再也不会散去。

    陈七得了这股真气顿时大喜,忙按照那金色书页上的心法,小心温养,又吐纳了半个时辰,这才收了功夫,心中想道:“大寨主传授我们功夫时说:这武艺中分作内外两家,但是最后殊途同归,不拘是什么功夫,都是在练一股真气。但是内家一开始就走的打坐炼气的路子,生出真气来较为容易,外家要从锻炼筋骨开始入手,生出真气是要难一些。铁骨功乃是外门硬功,讲究从外而内,想要练出一股真气来,非要把铁骨功第六层以上不可。这金色书页上的口诀好生奥妙,才修炼了个把月,便能生出真气来,似乎比武林传说中,早就失传的绝顶武艺,还要神奇的多。”

    陈七却是不知,这金色书页上的口诀,乃是一门极高深的炼气术,已经不是武艺的范畴,却是一种道术,人间的武艺,自是比不了它。

    练成了真气,陈七便自又想起了禾山经来,他修炼所拣的那页金书入迷,这些日子都差不多忘记了这部邪门经书。陈七暗忖道:“现在我该能修炼此书上的法术了罢?”

    他把那个黑色布袋取出,翻开了禾山经,按照第十七页上的符箓,依样葫芦,又画了三道血符,这三道血符一画,他刚刚修成的那一小团温热的真气,便顺手丹田一路走到了手臂,从手指中泄了出去。得了陈七的精血真气,这个黑布口袋忽然一动,猛地化成一道黑圈,飞到了陈七的手臂上,牢牢的印了上去。

    陈七还没来得及检视,自家新祭炼的法宝好用不,只觉得丹田空荡,疲倦欲死,一股困意袭来,便趴在床头上,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