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重剑天阙

第五章 重剑天阙

出了九清阁,叶辰按照指引,路来到了灵器阁。

    看守灵宝阁的是个体型肥硕的长老,而且眼睛的几乎是需用手扒着才能看得到的,浑身满是摇晃的肥肉,袒胸露乳的,像是个弥勒佛。

    此人,便是灵器阁的首座,周大福。

    “见过长老。”见周大福正脸悠闲的躺在躺椅上,叶辰上前恭敬的行了礼。

    “娃,我咋没见过你。”瞥了眼叶辰,周大福坐了起来,眼睛倒是聚光,上下打量着叶辰。

    “我是新来的实习弟子。”叶辰递上了自己的玉牌,“青衣长老让我来选灵器。”

    周大福接过玉牌,翻来覆去的打量了下,而后随意抛给了叶辰,又慵懒的躺了回去,摆了摆手,道,“自己进去选吧!实习弟子只能在第层选,可别偷跑上第二层。”

    呃!

    叶辰收了玉牌,走进了灵器阁深处。

    层灵器阁足够大,方圆几千丈,摆放的兵器也各式各样,当真是十八般兵器应有尽有,而且每把灵器都绽放着光泽,像是朵朵争鲜斗艳的鲜花。

    “果然都是低级的。”眼扫过大半,叶辰微微有些失望,身为实习弟子,也只能在第层选灵器。

    心里想着,叶辰拎起了把鬼头大刀,随即便摇了摇头,“太轻了。”

    放下大刀,又拿起了把灵剑,这剑虽然锋利,但叶辰还是放回到了原位。

    路挑挑拣拣,叶辰像是个买菜的,这里的灵器虽多,但转悠了大半圈,都没有找了件自己能看中的灵器,这是放在以前,这些灵器,他都是直接忽略的,但今非昔比,他也只能在这堆低级灵器里寻找。

    即将转完圈,叶辰依旧没有所获。

    但,就在此时,他丹海的真火颤动了下,而且还分出根头发丝细的火焰,飞了出去。

    叶辰有些发愣,慌忙跟了上去,直至来到座石台前,石台上,摆放着把黑色的铁剑,兴许是太久没有移动,所以上面满是灰尘,而那丝真火,就缠绕在这铁剑上面。

    心中诧异,叶辰已经握住了铁剑剑柄,能让真火看中的灵器,他也想仔细端详下。

    但,叶辰像是太看这铁剑的重量了,他这口气愣是没拿起来。

    “起码有二百斤。”叶辰心中估计这铁剑的重量,也难怪它会孤零零的躺在这里,这二百斤的重量就不是着玩儿的,般的弟子是拿不起来的,就算是拿得起,也是运足真气的,这是拿去跟人干架,不被人干死,也会先自己累死。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他对这铁剑才更有浓厚的兴趣。

    稍稍运转真气,他将铁剑拿了起来,轻轻将上面的灰尘吹掉。

    迎面,叶辰就感受到股岁月沧桑的气息,还剑柄上两个古老的文字:天阙。

    “天阙。”喃喃声,叶辰仔细打量着这铁剑。

    铁剑未曾开锋,比般的灵剑宽很多,看不出其材质,只知道它厚重无比,剑身之上,还有刻着很多叶辰看不懂的符文,而且很是古老。

    “真是把奇怪的剑。”叶辰声嘀咕了句,暗道这没开锋的铁剑,有如此重量,这是拿去砍人指不行,不过是拿去砸人,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就你了。”叶辰将这铁剑扛在肩头,向着外面走去。

    咦?

    不远处传来了周大福的轻咦声,“家伙,你这身板儿,选什么不,非选这般铁剑。”

    哐当!

    叶辰走来,哐当声就把铁剑放下了,铁剑太重,半个剑身都斜插在土地里了。

    “长老,这剑什么来历。”叶辰指着天阙剑问道,“这不是般的重啊!”

    “这个嘛!”周大福捏了捏自己的胡子,沉吟片刻,才道,“我接手这灵器阁时它就已经在这了,它在这里起码放了百年了,至于啥来历,我就不知道了。”

    “这样啊!”

    “我劝你还是换件灵器,这铁剑可不是般的重,选个轻巧的吧!”

    “不用,就它了。”叶辰笑了笑,轻轻抚摸着铁剑,真是越看越顺眼了。

    “倔强的家伙,扛走吧!”

    “谢长老。”叶辰再次恭敬行了礼,而后扛着天阙走出了灵器阁。

    刚出,就迎来了诧异的眼光,三三两两的弟子经过,先是看了眼叶辰,又看了眼叶辰扛着的天阙剑,都不由的对着叶辰指指点点起来。

    “这子谁啊!咋没见过,是刚来的实习弟子吗?”

    “他扛着的那把剑,应该是天阙吧!”

    “像是,力气还不嘛!就是修为弱了点儿,脑子也不见得有多正常。”

    对于这些人的议论,叶辰直接无视,他有种感觉,那就是这天阙剑很不简单,比起那些个低级灵器,他更愿意选这把天阙剑,每日背在身上,还有助于修行。

    “咦?正阳宗的人。”不知是谁,传来了声轻咦,四周的人都看向了天空。

    那里,又把巨大飞剑划过,上面站着三个人,个中年美妇,个靓丽美人,还有个俊朗的青年。

    “正阳宗的人来我恒岳宗干什么。”有人疑惑的问了句。

    “这你就不知道了,再过三个月,便是正阳宗、青云宗和我恒岳宗的三宗大比,正阳宗来人,看来是商量大比事宜的。”

    “那女弟子真美,像个仙女儿般。”

    四周的人的议论,叶辰句话没听进去,他的目光,已经放在了天空,更准确的是放在了飞剑上那个靓丽美人身上,她衣袂飘摇,不然纤尘,如凡世谪仙,圣洁无暇。

    她,可不正是正阳宗的姬凝霜吗?

    “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叶辰喃喃声,漆黑深邃的眼中,有复杂也有冷漠,“我终有天会杀回去的。”

    兴许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飞剑上的姬凝霜,不由得回眸看了眼下方,而在此刻,叶辰却早已消失在人群之中了。

    “熟悉的感觉。”姬凝霜轻语声。

    “怎么了师妹。”

    “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