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重生

第5章 重生

如今,再回想十年前的每一个画面,都依然清晰的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一样。

    十年了,她始终没能忘掉。

    就像是始终没能忘掉项昂一样,忘不掉和他所有的,点点滴滴。

    初遇他的那个冬天。

    和嫁给她的那个夏天。

    每一个和他一起闭眼夜晚,又一起睁眼的清晨。

    历历在目,仿如昨日。

    “项昂……项昂……”

    这个刻在她心里的名字,烙印在她生命里的男人。

    ……

    这一刻,无疑。

    萧叶子的世界,垮了。

    萧叶子重新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没了那种无法喘气的感觉。

    只是,心口的那种疼痛,到现在都还没有淡去一丝一毫。

    再睁眼,萧叶子才发现自己身在熟悉的地方。

    是她和项昂的卧室。

    或者说,在她和项昂结婚以后,单位给项昂分配的单位宿舍里。

    两室一厅,六十几平方,一间做了她和项昂的卧室,一间做了项昂的书房,因为工作项昂工作性质原因,萧叶子住进来半年,没有进过项昂的书房一次。

    除了是忌讳,更多的是她怕项昂不喜。

    床头柜还放着她和项昂的照片,这是她和项昂唯一的一张合照,是结婚证上的照片,在照相馆的时候,她特地找老板要了放大的,然后买了个相框装进去,搬进来的时候,她特地拿出来,放在了床头柜上。

    床上盖着的被子是红色的,这是结婚前,她用自己的积蓄给自己置办的嫁妆之一。

    后来搬到这里过来,项昂就一起从老家带过来了。

    当初她抛弃所有孤注一掷的嫁给了项昂,住进这里的时候多幸福,搬走的时候,就痛的有多撕心裂肺。

    卧室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打开。

    萧叶子随着声响看去,一抬头,项昂的身影就猝不及防的落入她的眼底。

    “你醒了?”

    项昂穿着一身灰色的工装站在门口,他是个自律的人,决不许自己的穿着有半点的马虎。

    但是,现在,他的头发,意外的有些乱。

    衣服的衣摆,也有些皱巴巴的。

    他手心发紧的捏了捏手里的两张薄薄的纸张,看着床上面色微微发白的萧叶子,他走了过去,声音有些哑的问道。

    “是不是生病了?”

    一边问着,项昂抬手在萧叶子的额头上探了探。

    萧叶子紧紧的盯着项昂看着,甚至都不舍得多眨一下眼睛。

    她回来了。

    她竟然回来了。

    他掌心留在她额头上的温度,不是假的。

    萧叶子轻轻摇了摇头,推开了项昂掌心略烫的手,目光不经意的,就落在了他另外一只手上。

    像是下意识要藏着避开她的样子,项昂拿着东西的那只手微微藏到了身后去。

    萧叶子的心,微微抽痛。

    她知道他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是离婚协议。

    她回到了和项昂离婚的这一天。

    回到了项昂和她提出离婚的这个早上。

    “累?”

    在项昂的记忆中,今天应该是萧叶子在他面前第一次这么安静。

    从认识萧叶子,到结婚,萧叶子再他的印象中,一直都是一个很活泼开朗,仿佛无时无刻都特别开心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