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忽悠?

第5章 忽悠?

周雅芳走了之后,方明煮了水泡了茶,然后才在柜台后坐了下来。因为时间还早,小古董街还没有热闹起来,雅芳斋自然也没有什么客人,坐着的方明自然而然地想起了怪兽的事情。

    往自己的右手手背看去,那里一片光滑,怪兽自然是不存在的。

    “拿起玉如意的时候出现怪兽,拿起那些拳头大小的石头的时候也出现怪兽,拿起别的东西的时候又不会出现……这是什么原因?难道说只对特定的东西才有反应?那怪兽才会出现?”

    方明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极大,心脏开始“砰砰砰”地跳动起来,很快就像是鼓一般,甚至连他自己都听得到了。这一下他再也坐不住了,“腾”的一声跳了起来,快步走到架子前,打量了一下直接就把最贵的那一件古董也就是一个手臂大小的瓷瓶拿了下来。

    “真的……真的是这样?”

    方明身体慢慢地颤抖起来,不过这一次不是害怕,而是震惊甚至是惊喜!

    再试试!

    方明放下瓷瓶,又拿起了另外一件古董……

    一个多小时之后,方明愣愣地望着被自己翻得乱七八糟的二三十件各式古董,双眼就像是失去了焦距一般直愣愣地瞪着,却不知道在看什么。

    刚才试了二三十件古董,方明发现其中有几件能够让自己的右手浮现出怪兽,其余的一只反应也没有,而浮现怪兽的几件古董正是店里最贵的那几件!

    难道说那只怪兽只对古董有反应?

    只要是古董自己一拿在手上它就会出现?

    方明整个人就像是喝醉了酒一般,面红耳赤起来,双眼更加由于过于激动而充血、出现了血丝。

    “擦!如果这是真的,那我岂不是拥有了逆天的能力了?”

    方明深深地吸着气,想努力平息自己的心情,但哪里做得到?

    “请问……这扳指怎么卖?”

    赵柱其实已经进店好一会了,但方明一直在发愣,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一般,最后迫不得已只能主动出声。

    “哦……你想要什么?”

    方明慢慢地回过神来,一看店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顿时吓了一跳,暗暗骂自己怎么走神成这个样子,万一让人进来摸走一件东西自己怎么向周雅芳交代?

    看到方明如此的反应,赵柱心里冷笑起来,心想周雅芳怎么会找这样的一个呆子来看店。

    “这扳指,我要了,多少钱?”

    看了一下对方手里的扳指,方明想起昨天整理店里的古董的时候因为它与一般的戒指不一样,自己特意问过这东西值多少钱,不过那架子他当时却没有整理,转为周雅芳说那个架子上的东西都不值钱,先不忙着整理。

    周雅芳当时说过这枚扳指是她在刚开店时从一个小地摊上收来“填店”的,当时花了100块钱不到,如果能够卖到500至1000的话就已经相当不错了。

    “你想要这个是吧?给……”

    方明刚想报出1000块的价钱,但临出口时却突然想到自己右手的那只怪兽,心中一动把话收了回去。

    “让我看看。”

    依照罗石的指点赵柱一进来就找到了那枚扳指,老实说这枚扳指一点特殊也没有,甚至看不太出来是什么材料的,如果不是罗石千叮万嘱说要这件玩意,他肯定连看都不看一眼的,他甚至都有一点想不太明白罗石为什么要这件东西。

    同时,他也注意到这枚扳指摆放的位置在店里来说是很偏僻的,一般来说这就代表着店主认为这东西没有什么价值当然,如果是周雅芳在店里赵柱会谨慎一点不让看出破绽,但现在只是一个初哥在,原来他是想着随便给点钱就把东西拿走的,却没有想到方明会如此小心,要再看看这东西。

    赵柱下意识不想把扳指给方明,但想了一下却任何理由,最终只好把扳指递了过去。

    “难道这扳指有什么古怪?”

    方明不懂古董,但这不代表他是傻子,相反他仿佛是本能一般感觉到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有一种说不上的奇怪感觉——似乎对方很想要这个扳指,以至于自己说要看一下这个扳指的时候对方不太愿意。

    古怪!

    这实在是太古怪了。

    原来方明想看一下这个扳指只是用来验证自己的异能的,在他看来如果眼前的这个扳指真的是值钱货,周雅芳一定会看出来的。

    但现在看到对方这反应,方明心里也怀疑起来。

    “妈的!”

    方明心里暗骂了一句,扳指刚一拿在手上,他双眼一下子就瞪大起来——怪兽果然出现了!刚才他试过了店里最值钱的那二三十件古董,最终只有三件有怪兽出现。如果之前自己对怪兽的功能分析得没有错,那这枚扳指绝对是值钱货——而不是周雅芳之前所说的能卖1000块钱的货色!

    周雅芳打眼了?

    方明脑子迅速地转动起来,虽然说这种可能性不大,但也不可能说是没有。

    问题的关键是现在周雅芳不在店里!

    现在自己要怎么办?打电话给周雅芳?远水解不了近渴。

    “怎么样,这东西多少钱?”

    赵柱发现方明接过扳指后就不出声,等了一会后终于忍不住了,夜长梦多,他也想早一点把东西买走。

    这一次的事情完成之后,罗石给自己3000块钱作为报酬,虽然不多,但是也不算少了。

    方明眼珠子一转,想出了个办法,脸上顿时出现了笑容,说:“好眼光,这扳指可是我店里的镇店之宝,价值很高。”

    赵柱一愣,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丝怒意,冷冷说:“哟,镇店之宝?如果是镇店之宝还摆在角落里?上面还有尘?”

    对方的语气之中充满讽刺的味道,但方明却仿佛听不出来一般,依然笑着说:“呵,这里……尘比较大,一天没有擦就这样了。”

    如果周雅芳在这里的话她一定会佩服方明的脸皮竟然会如此之厚,灰尘比较大?一天就这样?这样的话她是绝对说不出口的。

    “而且好东西始终是好东西,有眼光的人总是能够找到它的——你不是找到它了么?”

    “你……”

    赵柱一下子被方明的话堵住了,是不是镇店之宝自己说了不算,对方说了才算。

    “你就直接说了,这东西要多少钱吧。”

    方明想了想,伸了一根手指,说:“要这么多。”

    赵柱一看,松了一口气,他原来还以为对方会狮子开大口,现在看来却也还好,说:“1000是吧,没有问题。”

    “啊?镇店之宝怎么可能只值1000块?我说的是100万!”

    方明的想法很简单,既然周雅芳不在店里自己尽管往高处开价就是了——雅芳斋里的古董最高标价也就100万,自己开这个价就算对方真的要,自己也能交代不是?

    如果不要那就更好了,等周雅芳回来后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再说。反正1000块钱的生意做不做得成都无所谓,万一这是之前周雅芳说过的漏,那就亏大了。

    赵柱差一点一个跟斗摔倒在地上,回过神来之后大声叫道:

    “100万?这破东西值100万?你不如去抢?”

    方明笑了,笑着说:“镇店之宝总是值钱一点的,这一点不奇怪吧。”

    厚,方明的面皮真的厚,这话已经说了几遍了,一点不好意思也没有,仿佛这真的是雅芳斋的镇店之宝一般。

    “2000块,卖不卖,不卖我就走了。”

    赵柱发现自己就要疯了,对方一直强调这是镇店之宝然后把价钱抬得高高的。

    “这我可作不了主,要不你改天再来?等我老板在的时候你和她说?”

    赵柱看着笑眯眯的方明,突然冷静下来,他也是走跳江湖多年的人,马上就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对方这是在拖。打开门做生意,总不能说老板不在就不卖东西了吧?对方一定是察觉到什么了,所以才干脆开出个天价让自己没有办法接受,这样就能够顺理成章地拖到周雅芳回来。

    罗石说过只要是5万块以内自己都能够作主,现在对方要价100万,超出这个额度太多了。

    赵柱很干脆地走了,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再呆下去一点用处也没有,反而只能更加引起对方的怀疑。

    赵柱走了之后,方明摇了摇头再一次看向自己手背,怪兽还在那里。

    “雅芳会不会真的打眼了?这会是漏么?”

    方明从来没有接触过古董,眼前的这枚扳指是不是好东西他自然鉴定不出来,他唯一依仗的就是拿起它来时手背上出现的怪兽,但怪兽的能力现在还有待证实。

    赵柱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来店里挑东西,落得清闲的方明干脆把店里所有的古董都摸了个遍,除了扳指之外,他又找出两件一拿起来就有怪兽的,正一股脑堆在柜台上——这两件古董都是周雅芳认为不值钱的。

    “如果……如果这三件东西都是值钱货,那我就发了。”

    有了这个念头之后,方明再也坐不住了,不时往店外看去,他无比希望周雅芳马上回来重新鉴定一眼眼前的这三件古董!

    “妈的,那小子不好对付。”

    赵柱找到罗石之后还没有坐下来就爆了粗口。

    罗石一愣,认识赵柱几年了,彼此很了解,他从来也没有见过对方如此生气过。

    “东西没有到手?”

    摇了摇头,赵柱说:“那小子开价100万,你说我哪会下手,就那破东西哪值这个价,话说回来,罗哥,我就搞不明白你要那破东西干什么?别的不说了,一点光泽也没有,会是个好东西?”

    罗石的嘴角狠狠地抽了一下,一会之后才慢慢地说:“100万?那小子开价100万?怎么可能?”

    “罗哥,你不信可以自己去问一下。”

    赵柱叫了起来。

    罗石一听连忙笑着说:“赵柱,我们不是第一次合作了,我这不是怀疑你,我只是比较惊讶罢了,那小子哪有这样的目光?不要说他了,就算是周雅芳估计也没有这眼光。”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那扳指真值这么多钱?”

    赵柱跳了起来,继续说:“罗哥,你可别忽悠我啊。”

    “我忽悠你干什么?要不我会眼巴巴地想要得到那东西?原来以为周雅芳请回来的是个毛头小伙子,却没有想到竟然是个高手,这下失算了,早知道直接和周雅芳打交道好了。”

    罗石后悔不已,从那扳指摆放的位置来看周雅芳一点也不重视那扳指,如果是自己去买就算引起她的注意多花点钱那估计几万块也就拿下来了。

    现在好了,和赵柱合作演这一出非但没有把东西拿到手,而且还引起了注意,此时就算自己去买也占不了什么便宜了。

    打草惊蛇啊!

    只是现在再后悔也来不及了。

    罗石在后悔,赵柱则是震惊,一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沉默了起来,气氛相当的压抑。

    良久,罗石摇了摇头,说:“算了,这事情先就这样吧,看看日后还有没有机会吧。”

    罗石望向窗外,手里的咖啡越来越冷,他却没有心思喝一口,事实上他心里明白自己再也没有机会了。

    周雅芳不是傻子,她一回来那个小伙子就会和她说,引起怀疑之下肯定会仔细鉴定,已经打过一次眼的她怎么可能会犯同样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