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光与影

第5章 光与影

木盒上边镂刻着许多图案和文字,凌云站在柜台下,看得并不是很清楚,不过隐隐觉得似乎这个盒子很贵重。如此贵重的盒子里会放着什么枪呢?忽然想起自己用弹壳换的,这老家伙不会是整两把老古董火枪出来吧?

    盒子密封的很好,接口处满是厚厚的一层蜡油。费了些力气,老张头才打开盒子,只见里边躺在两把手枪,一黑一白,交错着放在一起。

    “小子,怎么样?挑一把。”

    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瞳孔扩张到极点。凌云本打算用弹壳换到的会是一把很普通的手枪而已,而眼前这两把,光从表面上来看就觉得绝对不是一般货色。

    两把枪上各自挂着一个牌牌,上边居然写了好多文字,应该说是好几种文字。有些文字凌云甚至从来都没见过。不过最下边的那几个字他还是认识的。

    黑色手枪上挂着一个牌牌,下边写着几个字——黑檀木?影。整把手枪通体漆黑,就像是用石墨雕琢而成。不过整把枪看上去极具质感,无论是枪身,还是枪柄,还是枪膛和准星,一切的一切,都已经将暴力美学发挥到极致。

    忍不住轻轻拿在手中,枪柄很圆滑,很舒适。触手冰凉,那种凉意直接贯穿手心,顺着血液涌遍全身。凌云忍不住打了几个冷战,全身的毛孔收缩着。整把枪散发着一种浓重的血腥味,那是死亡的味道,很邪恶。

    恐惧,凌云甚至感到了恐惧,甚至灵魂都快要颤抖起来。他很想把这把枪丢出去,丢得越远越好。

    那把枪几乎是被他丢回盒子里的,不过老张头并没有生气的样子,反而眼神里闪过一抹赞许。

    凌云忍不住向另一把枪看去,这把枪上也有个同样的小牌牌,只不过上边的字体不一样而已——白象牙?光。

    与那把枪截然相反,这把枪身完全是银白色的,通体闪烁着金属的质感。整把枪与那把黑色手枪一样完美,只不过给人的第一印象很舒服。就像是初春的暖阳晒在身上,那种感觉很亲切,很柔和。

    将那把白色手枪拿在手中,枪柄竟然传来阵阵暖暖的感觉。阵阵暖流顺着手心涌遍全身,凌云心中的那抹恐惧瞬间被驱散,整个人也变得精神阳光许多。缓缓将那把枪举起,向远处的树木瞄去,无论是重量,还是枪身的线条,显得是那样的完美。

    “我就要它了。”

    凌云没有将这把手枪放回盒子里,放在手心仔细端详着,越看越是喜欢。自从拿起那一刻,那种舒服的感觉就让他感到爱不释手。就像是情人的手,那么温暖,那么温柔,那么舒服。

    见凌云那种高兴的样子,老张头嘴角露出欣慰的笑意,不停点着头,小声自言自语道:“天意,真是天意啊……”

    抚摸着那把手枪,凌云显得有些爱不释手。

    老张头轻声咳嗽几声,身体前倾,趴在柜台上说道:“你既然选择了光,我决定把这把影也送给你。这两把枪就像是一对兄弟,从它们诞生之际,就从来没有分离过。”

    听到老张头的话,凌云顿时瞪大了眼睛,眼神里满是兴奋和激动。“您是说把那把枪也送给我么?”

    “是的,不过我有个条件。”老张头点点头,嘴角的笑意更浓了,似乎有点意味深长的感觉。

    “不就是捡弹壳么,我会尽快捡够的。”凌云拍着胸脯,显得十分有自信。

    忍不住哈哈大笑,老张头满脸的褶子都变得舒展开来。“小子,你可真会开玩笑。这把影对我来说意义非凡,可不是弹壳能够换到的。只要你答应我这个条件,我就免费送给你。”

    “什么条件?”凌云由于过度兴奋,说话都有些迫不及待。

    “带一千个恶魔晶石过来,这把枪就是你的了。”老张头缓缓将那把影收起,盖好盒子,用绸布包裹好。

    一千个恶魔晶石?凌云顿时傻眼了,表情都显得有些呆滞。

    要知道恶魔晶石可是恶魔脑子里的结晶体,必须击杀恶魔后才能获得。若是如老张头所说的那样,他必须击杀一千个恶魔才行。

    恶魔碎片是给装备炼金和附魔必不可缺的材料之一,市面上价格不是很贵,可是对于凌云来说,却是个不小的挑战。

    主要是他根本就没钱。

    至于剩下的那把影,凌云总是感觉怪怪的。那种感觉十分奇特,就像是自己的左臂,似乎那把枪被什么诅咒过似的,充满着一种神秘而邪恶的力量。自己这条左臂似乎和那把枪有着某种联系,那是种渴望的感觉,不是很强烈,却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里。

    到底换不换那把枪?凌云定住心神,反正有了这把光,那把枪也是无所谓的。况且1000个恶魔晶石这个挑战实在是太难了,弹壳只要去训练场捡就行了。可是晶石呢?杀1000个恶魔,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一个恶魔他现在都不敢说能打得过,还是最低级的那种。

    折腾了一整天,午饭都没吃,凌云回到家里的时候,老头子已经回来了。

    破落的小屋里显得有些昏暗,电灯泡发着昏黄色的灯光,偶尔见几只飞蛾围着灯光转着圈子。

    老头子在收拾桌子,旁边放着两个酒瓶子,只不过里边是空的。

    “爷爷,我回来了……”为了不被老头子发现,凌云将手枪塞进了裤裆里。

    话还没说完,一个东西如刀削一般,带着呼呼风声,飞向凌云的脑袋。

    见怪不怪,凌云笑嘻嘻低头躲过,只听到身后噗嗤一声轻响,那东西竟然深深切入他身后的大树上。转眼间又恢复了软塌塌的模样,垂了下来。

    那竟然是块脏兮兮的抹布。

    老头子似乎看都不看那块抹布一眼,转身抄起一把菜刀,指着上边的缺口,脸上带着微微怒色。说道:“菜刀是怎么回事?”

    “我……我……”一时间凌云变得支支吾吾,竟然不知道如何回答。总不能直接给老头子说,自己拿着菜刀砍左臂,然后手没事,菜刀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