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番外后来

第529章 番外后来

咸宁元年的时候,顾皇后诞下一名公主,这便是后来史书上鼎鼎大名的广顺大长公主,当时皇帝还在皇后的床榻前开玩笑,说以后若无儿子,立个皇太女也未尝不可。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话经由当时在场的乳母稳婆宫人之口隐隐约约传到了外头,众人大惊,便有朝臣忙不迭进谏,说古往今来都无此例,当年唐中宗那样昏聩软弱的一个人,宠爱女儿,可最后也未曾做出立安乐公主为皇太女的事情,此风不可长,否则天怒人怨云云,说得好像皇帝若是今日立了女儿当皇太女,明日齐国就要灭亡似的。

    是个人都有逆反心理,别人越不让干的事情,自己就越想干,更何况是一国之君,皇帝听见这些传言之后,反倒冷笑几声,也不出来澄清,更不想纳朝臣的谏言。

    公主一点点长成,周岁的时候便有了封号广顺,本朝公主以地名为封号,但既是封号,地名必然也都是好听的明儿,只是广顺公主这个封号一出来,又平生一些风波,不少老臣纷纷进言,说广顺是龙兴之地,也就是高祖皇帝的老家,怕折了小公主的福气,又抬出唐朝时的晋阳公主,说当年太宗皇帝便是因为宠爱晋阳公主,将李家的龙兴之地封给女儿,结果导致小公主年纪轻轻就早夭。

    但这话对皇帝说是没用的,他轻飘飘一句“若你们觉得广顺不妥,那就东宫好了”,就将所有人的话给堵了回来。

    彼时皇帝渐渐坐稳了位置,许多麻烦忧患虽然接踵而来,但夏侯渝并非自小长于深宫妇人之手的皇帝,他是经过风霜见过世面甚至上过战场的,这些事情一桩桩处理过来,竟也游刃有余。

    直到后来,他御驾亲征,不顾朝野反对,让皇后监国,顾香生坐镇京城,为他处理后方事宜,夫妻携手,竟将齐国也经营得如铁桶一般。

    然而美中不足的是,自咸宁元年之后,皇后就一直没有动静,国中内外上下臣民全都睁大眼睛等着,可就是等不来一位皇子的降生。

    于是朝中渐渐又有了声音,请皇帝为了子嗣绵延纳妃,更有甚者抬出顾皇后来说事,说是皇后贤惠仁德,必然也不愿意看着皇帝膝下空虚,甚至还有流言传出来,道皇后早年生了公主之后便伤了身,没法再生育云云。

    帝后二人何等人物,听后不过哂然一笑,从来不曾放在心上。

    莫说夏侯渝不在乎,顾香生虽为女子,却也不是那些在深宫中眼巴巴每日只能盼着皇帝来临幸的帝妃,更不是仗着皇帝爱重便无所忌惮的宠后,即便不当皇后,她也自能走出一片天空,当了皇后,夏侯渝也从来没有像对世间其他女子那样看待她,将她拘在后宫,而是让她走向前朝,干预政事,顾香生竟也大大方方地接受,从未说那些“后宫不得干政”、“女子无才便是德”之类的谦辞。

    她的自信,不在她是否生育了儿子,而在她自身的能力,在她与皇帝的感情上。

    这一点,足以为天下女子所欣羡。

    皇后如此盛宠,皇帝又如此情深,自然有人担心害怕,有人羡慕不甘,幸而皇后外家势力平平,皇帝也没有格外优遇的意思,顾家仅有皇后兄长一人出仕,担任的也不是什么重要官职。

    自然,这些不中听的闲话,大都是些腐儒,又或者看不惯皇后专宠的人说出来的,在皇帝身边的重臣,又或者对皇帝有所了解的官员,都不会不知道皇帝的心意,也不会不识趣地去劝谏,一来帝后尚且年轻,以后未必没有机会,二来皇后虽然参与朝政,却没有乱来,平心而论,若她不是皇后,而是男儿身,以她的才干,如今朝廷上必然也有她的一席之地,只因这世间毕竟男尊女卑,是以才会生出许多闲话,不过时下风气还算开放,闲话归闲话,底下也没有太过激的反弹,若换了明清,只怕臣子都要死谏了。

    但皇帝既然丝毫不动摇,那么任凭别人费再多的口舌也是枉然,广顺公主长到九岁时,后宫依然只有一位顾皇后,皇帝也只字不提纳妃的事情。

    上头没有上皇太后,谁也管不了皇帝,解决了藩王、南蛮、大理等诸多外患之后,只有回鹘人依旧存在,只是轻易也不敢再挑衅,一年一回的侵扰变成了两三年一回,这些都是天子的功劳。皇帝威望日盛,闲言碎语的人再不敢带到皇帝跟前说,否则一顿训斥都还是轻的,自然,私底下偷偷说也还是难免的,只是说了也没用,不过暗地里咬牙切齿,愤恨不解罢了。

    纵然顾皇后膝下无子,皇帝依旧百般缱绻恩爱,便连顾皇后染了风寒卧病不起时,皇帝也是亲自端汤送药,不假他人之手,一如寻常百姓人家的恩爱夫妻,甚至为了方便照顾她,直接将政事搬到皇后寝殿,就在她床前批阅奏疏,为的是能多与她相处,这事传了出去,未免又让许多女人羡慕嫉妒,都说顾皇后前世定是修了天大的福,今生才有这样的福气,寻常人家尚且难觅这样一心一意的夫婿,更不必说富有四海的天家。

    咸平十年,宫里传出久违的好消息,说是顾皇后有了身孕。

    到了隔年,皇后诞下一子,所有人终于松了口气,且不论这孩子能不能健康成长,起码皇帝有了儿子,就不会再说要公主继承皇位的话,那些心怀不轨的人也不至于成天盯着皇位不放了。

    这个儿子,被皇帝起名为夏侯昕。

    与广顺公主夏侯璨一样,这姐弟二人,有如此不同凡俗的父母,就注定了他们将来一定会在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