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 番外最后(2)

第531章 番外最后(2)

彼时魏临已经登基,程家也随着程载的出走而一把火烧个精光,一夜之间,曾经荣光万丈的程家就成了叛臣贼子,程翡这个未来的益阳王妃,也跟着成了永康帝的刀下鬼,她若是能活着,那肯定是中间又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程家家大业大,如果早有预料,保下她一条性命,倒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从此之后,她就算真的活下来,其实也没有多大意思,毕竟程翡这个身份见不得光,而彼时父亲抛下一家老小远走,未来夫婿又浑然不顾她的死活,一个弱女子要隐匿身份生存,可想而知会有多艰难。

    魏初叹道:“其实我倒觉得,她还不如那一年里跟家人一起死了,起码还有个伴,这世间也没多少个你,孑然一身还能独闯天涯,她这样飘零,肯定很苦!”

    顾香生笑道:“我怎么能算孑然一身呢,当时离京时,有诗情碧霄陪着我,还有你派来的林泰柴旷,没有他们,我焉能活到今日,只怕那时候就在席家村里死于盗匪之手了!”

    魏初揽住她,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你别总说那些来吓我,以你的本事,就算没有他们,你也总有别的法子来度过难关,从前看着是我帮了你,可现在瞧瞧,又怎么不是你将我们所有人都救了呢?如果没有你,就未必有今日的陛下,没有今日的陛下,也未必有今日的齐国,哪怕是齐国灭了魏国,若非你们念在以往的情面上,我们这些亡国勋旧,哪里又会好过呢?可叹有些人非但不念着眼下的好,反倒还觉得这一切理所当然!”

    顾香生失笑:“你是不是又听见什么闲话了?那些话你不必放在心上,陛下与我都不当回事。”

    魏初忍不住数落:“还不是同安,她还当自己是昔日的公主呢,眼睛长在头顶上,还成日妄想些不该想的事情!”

    魏善出走之后,刘贵妃为了不成为儿子的累赘,在宫中自杀,她面善心狠,临了一片慈母之心,却也能得人一声唏嘘,余下同安公主不成气候,就继续被软禁在宫中,谁知她却与严氏搭上,还协助严氏离宫,最后又被齐军捉住,兜兜转转一圈,还是跟着魏国众人来到齐国。

    按理说,战败国的女眷,要么充入宫掖,要么罚没为奴,夏侯渝没兴趣让她入宫,而且已经封侯的魏善也出面求情,他就顺势将同安丢给魏善,让他收留自己的妹妹,谁知道同安骄纵不改,居然还插手兄长的家事,闹出不少鸡飞狗跳的事情来。

    想想曾经能够决定自己生死荣辱的人,转眼却成了不值一提的蝼蚁,同安的半生,更映衬了顾香生的半生,令她回想起许多往事,由不得她不感慨。

    “皇后殿下在想什么?”魏初探头看她,爱娇地挽起她的胳膊,一如昔日。

    顾香生笑了笑:“在想同安,我记得当年她心仪徐澈,还因此在宴会上给我下过绊子呢,当时还是魏国公给我解的围。”

    魏初自责:“都怪我不好,不该提起她,你别想这些了!”

    顾香生摇摇头:“别担心,我没介怀,只是有些感叹,当初的我,何曾会想过今日,当初的她,必然也不会想到今日!”

    魏初好奇道:“说起徐澈,他为什么忽然要辞官离京,又去哪儿了?”

    先帝在时,徐澈作为南平宗室,原是不允许离京的,但夏侯渝登基之后就格外对徐澈开了恩,允许他自由行走,徐澈立时辞了翰林院的官职,飘然离京,至今也没个踪迹。

    顾香生微微一笑:“他啊,他去找一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