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兵融魂

第1章 天兵融魂

黄昏,道界,荆州,深山,张莫缘盘腿而坐,背倚一柄无鞘神剑,面色惨白,嘴角不停的往外冒血,却死死的抱紧一个被一角黄袍包裹的木盒。

    木盒样式古朴,做工虽然一般,但材料确实极为罕见的虚空木,虚空木能最大限度的保存灵药的药效的神木,不是传承万载的大型宗门根本连虚空木估计都没听说过,木盒中的灵药珍贵程度可见一般。

    相比木盒以及木盒里面的灵药,那一片包裹木盒的黄袍更是不凡,哪怕只是被撕下的一角,隐约也能看到一条龙尾,淡淡的黄色灵气凝聚成龙形,在黄袍上游动,隐约能听到龙吟。黄袍虽然剧烈震动,似乎要飞走,但明显是徒劳。黄袍被人以至高修为和无上秘术封印,哪怕它曾经是非常非常厉害的存在,而今也只是无力的挣扎罢了。

    “噗”,猛喷一口带着破碎脏腑的鲜血,如果不是背靠的神剑传来的紫色神华,张莫缘现在已经是张尸缘了。

    “没用了,九龙帝袍虽然不擅长攻击,但毕竟是接近祖神器的存在,你虽然从帝袍上撕下一块,伤到了帝袍根基,但它也摧毁了我体内的生机,而且我的神魂也已经被震碎,现在完全凭借你的鸿蒙紫气吊着一口生机,强行聚合着神魂”,紫色神华进入张莫缘体内,张莫缘神色稍缓,但眼神与语气皆是难掩虚弱。

    “没想到赵家重视玄黄圣果到这种程度,在地武界都要出动两位道始境,一位道尊境,甚至还带来了一件接近祖神器的九龙帝袍,真是给面子!“

    道界分地武界和天玄界,地武界是武修的世界,最多只允许地仙层次,甚至绝大部分人一辈子连仙都未见过,而天玄界那里才是顶尖武境强者,乃至更高的道境强者的世界。据说两界原本是一界,后来至高强者争斗,无辜者死伤惨重,有大神通的强者,怜悯苍生,愤世而出,以撼动乾坤之力,强行将天地分开,划分成现在的地武界和天玄界。

    地武界为中低端武修身存提供安身立命之地,最高不能超过地仙,达到地仙境会被驱逐到天玄界。而天玄界则是强者的世界,据说曾经有祖神在那里论道,亚祖的道场至今依旧道音环绕,道境强者时有出现,武道巅峰的强者更是数不胜数。地仙,地武界的顶峰,据说在天玄界遍地可见,多如牛毛,连张莫缘这种至仙,武境顶峰,距离道境一步之遥的强者,也只能算一方豪强。

    “应该不是给我面子,我一个小小的至仙,还轮不到赵家如此阵容来针对!是给玄黄圣果面子,生死人,肉白骨的造化神物,的确配得上这样谨慎。不过还好在其成熟之际,赵家人松懈之时,出其不意,抢到了!噗!”张莫缘说完又是一大口鲜血。

    张莫缘此时才想明白,实力普遍低下,最多只能允许地仙层次的地武界,居然出现三位道境强者,由此可见赵家对玄黄圣果的重视。毕竟每送一位地仙以上的强者入地武界,所付出的代价,是天玄界小世家都承受不起的,更何况是三位道境至强者!

    道境!在祖神凋零,亚祖罕见的时代,那是近乎无敌的存在了,张莫缘哪怕已经算是武道顶峰的至仙,离道境仅仅一境之差,半步之遥,但这半步,却有着天地之差。如果说张莫缘的至仙修为在天玄界算一方豪强,那么道境强者绝对是一方霸主的存在。

    如果不是在玄黄圣果成熟之际,赵家众人根本想不到有人敢抢超级世家的东西,出其不意先夺下玄黄圣果,令对方投鼠忌器,再加上自身玄奥的秘术,燃烧潜力,豁命突围,而今只怕会更加凄惨。

    “玄幻圣果到手了,也算值得!”张莫缘苦笑一声,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古色木盒,满脸欣慰。

    回答他的是一片宁静的黄昏,风,无语,树,无声,唯独阵阵剑吟。

    “我知道,你比它强,但是你是剑,不擅长疗伤,这鸿蒙紫气是你进阶的关键,我已经是将死之人,不要再继续无意义的消耗下去了!”张莫缘剑指眉心,强提仙元,挣扎着坐直,将背后神剑平放在双腿上,缓缓抚摸。

    这是动用了秘术,回光返照,最多一炷香时间,秘术失效的时刻,张莫缘必死!

    似乎知道张莫缘的情况,紫色神华以更加疯狂的姿态,从紫色神剑上涌入张莫缘的体内。神剑有灵,明白剑主此时的状态,豁尽根基,哪怕为他拖延一刻也好!同时剑灵继续推荐着不同的秘术,方法,不愿放弃,作着最后的努力。

    “至于玄黄圣果,的确能为我身体续命,但是我的伤势最严重还是神魂,被九龙帝袍震碎,身体上的伤倒是其次。你的鸿蒙紫气尚且只能吊着我一口仙气不散,玄黄圣果也强不到哪里去!而且玄黄圣果是救她的关键之物,千年难见,错过了这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在遇到,不能浪费在将死之人身上…噗!”张莫缘的话还没说完,又是一口鲜血,但迷离的眼中,更多的是无奈,无奈红颜薄命,无奈英雄气短!

    “此生有你,有她,真好!可惜她未醒...可惜我还是无法找到回家的路...父亲...母亲...百年了,你们...你们如今还在吗?”张莫缘脸色由惨白转红润,而且越来越红润。

    “你以后就留在此地,我会布置一些阵法,阻断赵家可能派来的搜查的人,不过他们应该不太可能追来,他们留在地武界的代价太大了,不可能长期留在这一界。你在此地等待有缘人吧!我这一身家当也留给你们了,如果有心,帮我救醒她,不要找赵家报仇,毕竟是我出手强抢灵药,玄黄果帮我交给...”

    “吟...吟...吟”,就在张莫缘交代后事的时候,阵阵剑吟声起,似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的稻草。

    “天兵融魂?此上古秘术确实玄妙,却要牺牲你,我不答应!你我百年来人剑相通,你的先天传承更是已经帮我站上武道顶峰,道境不过一步之遥,这秘术我拒绝,就当我没听过!“剑吟声入耳的张莫缘,根本不打算尝试着最后的救命秘术。

    “吟...吟...吟“,急促的剑吟声,似解释,似争辩,似反驳。

    ”融合?你不在是你?你还是你?我不在是我?我还是我?互相存在,互相影响?“张莫缘思索着神剑传达的信息,迷离的眼神,带着茫然且复杂的神情看着膝上神剑。

    ”咳,咳“,一炷香已过大半,张莫缘的脸色越发红润,似能滴出血来。

    ”铮,铮,铮“,神剑不停的颤动,似催促,似着急,因为它知道,在秘术引动下的回光返照已经接近结束了,最多再过半炷香,此间世上,再无张莫缘了。

    阵阵剑吟声不断,神剑震动不断,时间却从未因为难舍的情而停逝。

    剑吟声停止,凄美的黄昏,没有任何声音,一个人,一柄剑,心意相通的人和剑,百年来第一次意见出现分歧,冷静下来的人和剑,已经不需要任何言语的交流,沉默对他们就是最冷静,最理智的交流,言语此刻已经是多余!

    ”罢了,如你所言,百年来,你我人剑相通,从未有过分歧,我与你,你与我本无差别,融合与否,没有区别,只是存在形式不同,此生有你陪伴…“

    ”吟,吟,吟“打断张莫缘的是一阵阵的剑吟,因为回光返照秘法时间真的不多了。

    ”好,是我矫情了!噗!“张莫缘狂喷一大口血,脸色也由极度红润慢慢转紫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