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番外 二:那些事(无关,内容看提要)

第79章番外 二:那些事(无关,内容看提要)

因为购买v不足70%, 洛基将把新章节藏起来24小时!安东立刻拿起了电话,他真没想打过去的,现在电话已经打过去了, 他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斯蒂夫?”

    斯蒂夫也没有想到会在半夜接到安东的电话, 当看到电话上的名字时, 他的身体快过大脑就接了起来。

    “是我。”

    安东组织了下语言说道,“我想请你帮我出出主意。”

    电话里安东的声音很轻,斯蒂夫能从中听出他的踌躇, 印象中的安东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果断的,有自己想法的, 很少有这种犹豫不决的情况。

    出事情了?斯蒂夫的眉头皱在一起,表情凝重,但是语气却丝毫未变, 甚至带着安抚的感觉, “安东, 出了什么事情吗?”

    “不,并没有什么事情,只是我有一个朋友,最近的情绪不太好。”安东斟酌的着。

    斯蒂夫心里一紧,朋友?是什么朋友能让安东用这样的语气, 打电话找人求助?

    “他遇到了什么麻烦事吗?”斯蒂夫说的很平静,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乱成一团。

    遇到了什么事?安东仔细想了想近期托尼的生活状态, 除了花天酒地就是作为钢铁侠满世界乱飞, 好像和以前没什么不同,他有些懊悔自己的关心不够,“好像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但是他晚上经常的睡不着觉,他的女朋友也很担心他。”

    听到后面“女朋友”三个字,斯蒂夫的心绪突然就平静了下来,他心里暗暗想,看来确实是安东非常要好的朋友,才让他这样担心。

    “也许,你可以和他谈谈,就像你现在问我一样,只有知道了原因才能帮助他摆脱烦恼。”

    安东眼睛一亮,对啊,自己怎么没想到,不管托尼有什么烦恼,说出来大家群策群力嘛。

    “斯蒂夫,谢谢你。”

    “不客气,能帮上你我也很高兴,但是如果你的朋友不愿意说的话,不要强迫他,等到时机到了他一定会告诉你的,哪怕不告诉你也没关系,你会在他需要的时候陪在他身边对吗?”斯蒂夫的手握紧电话,心里远没有语气那样平静,他感觉自己的心里如同在打鼓,迫使他缓缓呼出一口气,才能平稳的说后面的,“就像我陪着你一样。”

    “嗯,我明白了,谢谢你的建议,斯蒂夫,再见。”

    安东迫不及待的挂掉电话,准备去找托尼去谈谈,却没能体会到斯蒂夫的心情。

    斯蒂夫看着手中已经显示挂断的电话,忍不住扶住了额角,他有的时候感觉安东如他所说是已经经历过几百岁月历练的成年人,他能够轻松的处理各种危机的情况,成熟稳重又可靠;但是有时他也会表现的如同小孩子一般,爱玩思维跳脱,让人忍不住想要宠着他,包容他。

    所以,他大概是没有领会到自己的心意吧,此时也许正急不可耐的按照自己的“建议”去找自己的朋友。斯蒂夫收起电话,决定再去做做运动。

    安东把手机放好,给斯蒂夫打电话果然是正确的!虽然是不小心拨通的,但是结果是好的,不愧是可靠的美国队长。因为最近托尼心情不好,导致波茨都跟着没什么心情做饭了,所以他得快点行动起来!

    “笨笨,你知道该怎么做的,抓好。”

    托尼指挥机器人笨笨帮助自己,耳边就传来贾维斯的声音,“晚上好,安东先生。”

    但是托尼并没有理会,因为之前安东也来过几次,都是默默的看他工作一会儿就回去睡觉了,大概是小孩子的好奇吧。

    想到这里,托尼思考也许自己做个模型送给他。

    安东是决心来帮助托尼的当然不可能那找他所想的回去了,因此直接坐在了楼梯上,想了想直截了当的开口问道,“托尼,你最近有什么心事吗?”

    托尼头也不抬继续手上的工作,“我没有什么心事,最近一切都很好。”

    这大概就是斯蒂夫说的“不想说”的情况,安东思考自己要不要继续问下去,看托尼这种全身心投入工作的状态,他也不好开口再问。

    于是安东一只手拄着下把,不再说话,默默的看着托尼工作。

    就这样顶着安东目光,托尼又继续工作了十分钟,最后无奈的放弃了手上的工作,抬头看向安东。此时安东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和平时白天不说话时冷清的感觉不一样,大概是因为担心自己,眉眼显得格外温和,而那专注又清澈的眼神,让人心里生不起一丝的脾气。

    而这种眼神又恰巧是托尼对安东最没有抵抗力了,他叹了一口气,“其实,和你有关系。”

    “我?”安东这回是彻底的懵了,他想不出自己做了什么,。让托尼能够烦恼到睡不着觉的事情。

    忽然,安东灵光一闪,脑回路清奇的联想到,托尼几次隐晦的提示自己少吃点的事情,难道是自己太能吃了,让托尼觉得养不起了?

    想想也是,自己和托尼非亲非故的,他也要供自己吃住,有烦恼确实是很正常,但是托尼也不是这样小气的人,摇摆不定的安东,用不确定语气说,“是因为我太能吃了?”

    本来还在酝酿情绪,想着怎么跟安东说的托尼一哽,什么情绪都没有了,只能好笑的做到安东的身边,摸着他那头银白的头发,“原来你也觉得自己能吃?不过我一点都不担心,因为我的资产就算是供你吃一辈子你最爱的牛排也吃不穷我。”

    “可是,我能活五千岁。”知道自己想岔了的安东,决定还是就这个问题提醒一下托尼。

    托尼手上的动作一顿,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那我也许要考虑一下,只负责到你成年为止,按照我们的算法,大概是你1000岁的时候,贾维斯你觉得建立一支基金,以确保安东未来200年的的伙食了怎么样。”

    “先生,我会添加到您的未来计划中。”贾维斯开口回应道。

    安东有些尴尬,准备把话题扯回到正题,“好吧,这个话题打住,托尼你应该告诉我了,为什么因为我让你的心情不好?”

    “你和你的哥哥,让我见识到了来自宇宙之外的力量。”托尼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去,站起身走向酒柜,给自己到了一杯酒,“这让我有些焦躁,当然只是一点焦躁而已,所以不用担心,我只是需要时间缓和这种情绪。”

    安东看着托尼,他不太确定时间是否能够缓解他的这种焦躁的情绪,他抿了抿嘴抬起手。

    原本放在安东卧室支架上的冰轮丸,飞速的从房内飞出顺着楼梯平稳的落到了安东的手中。

    安东稳稳地握住冰轮丸,眼神坚定的看向托尼,“托尼,你面前是来自阿斯加德的冰霜之神,你害怕吗?”

    托尼有些没反应过来的安东忽然的郑重其事,但是他向来都是很随性的,“我是你的监护人,按照现在流行的说法,我是你的金主爸爸,所以我不会怕你,而且你要怕我才对,要是惹了祸,我会和波茨一起,好好的教训你。”

    金,金主爸爸?这个词是这么用的?但是,好像又没有什么不对……

    听到托尼后面的话,安东想到那天波茨在车上教训自己的情形,内心忍不住发虚,不过还是维持住了气势,扬起下巴难得的表现出了高傲的姿态,“你口中那些外星人,没有几个是我的对手,我会保护你的,所以你没必要担心他们。”

    托尼弯起了唇角,看着自信满满的的安东,觉得自己当初把他带回家真的是一个正确的不能再正确的决定,“我知道了,不过你现在该回去睡觉了,不然你明天的早餐就只能吃沙拉的。”

    说完托尼的目光就从安东身上越过,稳稳的落在了他的身后。

    安东顺着他的目光回头,就看到穿着睡衣披着外套的波茨站在那里。立刻有些怂的把高昂的头低下,瞬间安东内心冒出了一种,半夜不睡觉出来玩,被家长抓住的慌张。

    “波茨姐,晚上好,我去睡觉了。”

    安东在波茨的注视下,握着冰轮丸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房间。躺在被窝里,安东心里其实还是有些不确定,不知道自己的话能不能让托尼不再焦躁。

    在地下室里托尼送走了一脸担心的波茨,再三保证自己没事,等到只剩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他盯着摆着零件的机械台,放下杯子继续工作。

    托尼相信安东能够能力保护自己,但是这个世界却并非一人之力能够保护的。

    托尼的脑海中再次闪过,星空中那些巨大的战舰,源源不断的外星人,他必须要做更多准备才行,只有充分的准备才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比如让他有家的感觉的波茨,比如突然闯入他们世界的安东,比如复仇者联盟的伙伴,比如……

    想了很多的托尼,依然没能入眠,同样没有入眠还有马丁。

    一直关在复仇者大厦里的马丁,被带到了审讯室,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被带出去,按照当初的约定交代下个爆炸的地点今天是最后一个。

    他看了一眼把自己带过来的特工,眼中闪现出兴奋的光芒,他和之前一样老实的交代,“最后一个安装了□□的地点是,斯塔克公司的办公大楼。”

    “嘿,男士们,在夕阳黄昏下,七彩的云彩算不算异常?或者这是变异的极光?”操纵着昆式飞机在半空中的盘旋的娜塔莎,在那块与众不同的云彩前悬停,将图像传回复仇者大厦。

    这块云彩与周围的格格不入向不发现都难,周围的天际都已被夕阳染得一片橘黄色,唯独一片带着七彩颜色的云彩挂在天空之中。

    班纳看着眼前的数据,和之前得到的数据完全重合,结论很明显,“不,娜塔莎,这不是极光,而是传送门!有东西要从里面过来了!”

    听到耳机里班纳的话,斯蒂夫抬头看去,可惜头顶茂密的枝叶遮蔽了他的视线。他观察了下周围的环境,最后盯准附近最高最粗壮的一颗树,就开始攀爬。

    当斯蒂夫拨开爬到树顶,拨开树冠的枝叶时,终于看到了娜塔莎口中说的“七彩颜色的云彩”,而且它正在诡异的不停的不变换。

    它原本是一个不规则的形状,然后开始缓慢的变形,最后变成了平面向下的圆形,鲜明的颜色,规则的形状,让它与周围橘黄色的云相比那么突兀。最后云彩的中心颜色渐渐消失,变成纯白之色。

    斯蒂夫把盾牌从自己的背后拿在手中;娜塔莎调整了昆式战机,将武器对准目标;巴顿讲弓箭拉满,箭头直指天空;在森林中的其他的特工也都掏出了武器,紧张的对准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