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那时,我们还很年幼

第4章 那时,我们还很年幼

“所以说,你就这么被我家咯叽卸了一个膀子?”旗木卡卡西靠在医院的墙壁上低着头看着小人书问道。

    “错,是差点残废!”宇智波鼬靠在床上右手拿着苹果开始啃,左手吊着脖子上。

    “以前你不是也非礼过她吗?怎么这次变得这么严重?”

    “卡卡西,我没有非礼过她!是她非礼我!”宇智波鼬觉得这辈子认识夜莺歌姬就是一个错误!

    “鼬,就算是你对别人说一百遍你没有非礼过小咯叽别人也不会相信的!我们可都是亲眼看到小时候你们亲到一起去的!”

    擦的~!!说起这件事情他是悔不当初,那个时候他的脑袋绝对是被苦无袭击过,否则为什么会觉得那个时候的咯叽和佐助一样可爱呢?!

    “我那是被风迷了双眼!”意思是眼睛瞎了!

    旗木卡卡西嘴角翘起随后说道:“鼬,你完了!”

    宇智波鼬抬头就看到门口站的我,我挑眉看着里面两个人笑着说道:“旗木稻草人,今天的晚饭是帕克火锅,我已经煮熟了!”

    卡卡西顿时满头黑线,帕克你还活着吗?

    “至于宇智波鼬,我决定今天把佐助给宰了,你等着吃你弟弟的肉吧混蛋!!!”

    看着飞奔而去的夜莺歌姬宇智波鼬嘴角抽搐然后淡定的转头继续啃苹果。

    弟弟,送你去死,黑锅哥哥替你背了!阿门!!!

    少年都有冲动的时候,不过宇智波鼬和夜莺歌姬冲动的年纪比较小,那个时候他们是六岁!

    套一句夜莺长常说的话,年少无知!

    那次就是一个他人生抹不去的黑影,但是当所有的一切一切结束的时候,当宇智波鼬坐在庭院里看着自家的儿子练习苦无的时候,才觉得那是一个很美很美的回忆!

    那天晚上是他第一次认识波风歌姬,波风家的养女。

    小小的人坐在一处低着头喝茶,明明六岁,但是给鼬的感觉却像是六十岁!

    “你好,未老先衰的少年!”

    未老先衰???谁???

    “少年啊,你眼角下的那两道法令纹是天生的吗?”

    宇智波鼬嘴角抽搐,是谁告诉他波风家的小公主是一个善良的孩子的?!!!哪有人说人说痛处的啊?!!!

    “我是宇智波鼬。”

    “哦,宇智波家的大少爷啊!”说完继续低头喝茶,然后突然想到什么睁大眼睛说道:“宇智波鼬???宇智波二少的哥哥???”

    宇智波二少???宇智波鼬皱眉,为啥听着这话这么别扭呢?

    “少年啊,你如果真的是宇智波鼬的话,给你一个忠告,趁你弟弟还小不懂事,你先掐死他吧!”

    他靠!!!这个神经病到底是从哪里跑出来的?!!!竟然教唆他杀了他才刚出生几天的弟弟,她怎么不先去死啊混蛋!!!啊,不对!!!呸呸呸……童言无忌啊童言无忌!!!

    “歌姬,不能这么说话哦!”水门一出来就听到这家乖女儿教唆人家哥哥杀了自己弟弟,满身都是很汗!他和玖辛奈很正常啊,但是为什么歌姬就有点不正常啊?!

    “水门,抱!”

    “要叫爸爸的!”话虽这么说,但是水门还是伸出手抱住歌姬。“你是宇智波鼬吧!”

    “你好,四代火影。”

    “真是个懂礼貌的小孩子呢!歌姬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多多包涵啊!”

    “水门,他不会说出去的,除非想被飞雷神追杀一辈子!”

    水门无奈,所以说到底是谁把歌姬变成这个样子的啊?!!!

    “放我下来,水门!”

    放下歌姬的水门好奇的看着,随后靠在墙上。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歌姬宇智波鼬暗暗戒备,但是却看到对面的女孩子嘴角微微一笑,顿时他觉得……这个女孩子笑起来和佐助一样可爱呢!

    “我要非礼你,宇智波鼬!”

    什么?

    所以说,在大少迷糊的时候,歌姬筒子上前一把抱住宇智波鼬,将自己的嘴贴了上去!

    水门傻了,出来的忍者傻了,大少的妈妈傻了,玖辛奈乐了!!!

    嗷嗷嗷嗷嗷!!!!他被非礼了!!!

    宇智波鼬后退好几步看着歌姬,突然觉得牙好痒痒!!!

    “非礼完毕,少年呦,如果你把刚才的事情说出去,我就告诉全木叶的人说你非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