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爷孙相见行刀兵

第2章爷孙相见行刀兵

这是要行凶杀人,杀害自己的祖父吗?

    显然不是,向罡天可是个孝顺的孩子。他这样做,只是爷孙俩间常开的小玩笑。但这玩笑若是在外人看来,绝对会是胆颤心惊,大惊失色的。因为稍有失手,便会闹出人命。

    刀尖离胸口还有五寸,老爷子闭着的眼睛已经睁开,也不见用力,整个人竟像是蛇一样溜下椅子,顺势右腿横扫而出。

    这动作,疾快无比,根本就不像是个一百三十岁的老人能做出来的。向罡天对此却是一点意外都没有,左手压在躺椅上,整个身躯腾空跃起,借着左手之力,身体旋转砸下,右腿夹带着身体的力量,朝老爷子的脑袋轰去。

    啪!

    这一次,老爷子没有再退,而是右手化掌,打在向罡天的小腿肚上。脆响声中,向罡天整个人再次倒翻而起,回落于原地。掂起一只脚,痛的是呲牙咧嘴。

    “呵呵!臭小子,这几招不错,比起昨天有点长进,东西放在桌上,是你爸留下的,自己拿去看吧!我给你做饭去!”老爷子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光着双脚往后堂走去。

    “爸?”向罡天心头一颤,这是个熟悉的陌生词,午夜梦醒时曾喊过千万遍,但在人前却从未叫出口过。

    记事起,向罡天从老爷子口中知道,自己在两岁的时候被人送回山庄的,然后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做父亲的,也从没有联系过。

    对这些事,老爷子不愿意说,他也从不问。

    但现在,是时候了!

    看着老爷子缓走进后堂,向罡天深吸口气,走到桌边拿起那已经有点泛黄的布袋,解开绳子打开来。里面的东西不多,一个小指来高的玻璃瓶,里面装着不知名的金红色液体,看上去像血一样。还有一张黑色的银行卡,一封信!

    向罡天面无表情地走到躺椅上坐下来,将没有封口的信封打开,抽出里面已经发黄的信纸。

    摊开,展露在眼前的是一行行飘逸的字。内容很少,却是让向罡天陷入为难之中。

    “盼你一世平安,父子永不相见!如要相见,喝下瓶中物!若不死,自有相见时!”

    前一句,父子之情油然而现。后一句,却是无情到极点。不死自相见,难道喝下这东西会让人死?如此,你何会留下?

    向罡天掏出那玻璃瓶,神色变得非常的复杂。其实,他是想去见见这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不为别的,只想问问这十五年来,有没有记起过还有个儿子。

    后堂门口,老爷子看着木然坐在躺椅上的向罡天,无声地叹了口气。嘴中喃喃地道:“泱泱中华,唯我大汉!吾身不死,龙魂不灭!”

    说出这些话时,老爷子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恍如雄狮猛醒,睥睨天下!

    大堂中,向罡天自然是不知道老爷子的变化,他的眼睛在玻璃瓶与信纸间游动,良久后,才将信纸重新收好,将玻璃瓶也扔入布袋内。

    他做出选择,没有喝!

    十五年前,你已经做出决定,现在,我做什么又有用吗?

    老爷子看到这一幕,摇头一叹,却又露出笑意,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开始做饭。

    “哇,这么香的野猪肉?老爷子,要不今天咱俩喝点?”走进后堂,向罡天已经恢复往日的神情,闻着灶上瓦罐内散出的香味,他上前打闻了闻,露出一脸的馋像。

    老爷子炖的野猪肉,绝对能称得上是一绝。

    “臭小子,去,把我床下的那酒全拿来,今儿个咱们爷儿俩喝个痛快!”老爷子宠溺地笑骂了声,伸手抓住那瓦罐给提起来。

    这又是让人惊叹的一幕。

    要知道,瓦罐可不是什么不导热的东西,在火上炖了几个小时,能将野猪肉给炖熟了,它能不烫?怕是比起烧红的铁也差不了多少。

    可老爷子却像是没感觉样,单手提着罐口,慢悠悠地来到大堂,将瓦罐轻轻的放在桌上。不知情的人看到,绝对不会认为他拿的东西烫手,反会以为是冷却的。这一会的功夫,向罡天也从房中出来,双手端着一木箱走过来,放在桌下打开,露出里面的六个白色瓶子,外形看上去和茅台酒瓶差不多,不过奇怪的是瓶上啥标签都没有!

    拿出两瓶摆放在桌上,向罡天从腰间掏出那黑色的龙牙刃,朝着酒瓶轻挥斩出。

    空中留下一道黑色的光芒,再看那瓶子,却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失手了?当然不是!

    向罡天将龙牙刃放在桌上,屈指轻弹,瓶口连着盖子飞崩。看那断裂处光滑的样子,显然是刚才那一刀之功。

    “老爷子,您的!”

    拿起瓶酒放在老爷子面前,然后向罡天才拿起另一瓶,凑在嘴边喝起来。

    酒瓶这么一动,一道迷人的清香便从中传了出来。向罡天喝上一口,乐的眼睛都眯成线,小脸立时罩上一层红色。

    “这酒真带劲!”嘀咕了句,向罡天看了眼脚下的木箱,里面还有四瓶,不过今天怕是喝不到了。

    “臭小子,贪心不足是吧?喝着瓶里的还看着箱里的?行了,你也别惦记,今天让你喝个够,只要你能喝,剩下的酒都是你的。不过咱们爷俩有言在先,醉了不算,喝完后你还得保证能打一小时的拳。”

    老爷子轻轻地啜上一口,一脸的满足。看到向罡天的样子,笑骂出声。

    “嘿嘿,老爷子,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向罡天嘿嘿一笑,一手拿起筷子,大口的吃起来。

    炖烂的野猪肉加上这不知名的陈年老酒,吃起来绝对是一大享受。

    向罡天是越吃越快,一双眼睛也是越来越亮。

    酒的度数于少超过六十度,转眼间便是三瓶下肚,瓦罐中的野猪肉,也至少有在半进了他肚子。

    酒肉穿肠过,在这六月的天气更是让人热的慌,有点迷糊的向罡天起身,脱掉身上的T恤,露出里面精壮的肌肉来。

    在酒精的刺激下,他的肌肤呈现淡淡地粉红色,青盘暴涨,格外的吓人。

    脚下轻挑,一个酒瓶弹起,向罡天右手探出,准确地抓在手中。左手抓起龙牙刃,顺势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