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

第1章 我命由我不由天

“今天又没卖出去多少,再这样下去这些东西都要放坏了啊!这么热的天...”

    “又有人来抢位置?你们就不能好好协商一下么...”

    林宇迷迷糊糊间听见了两个人对话的声音,虽然他此时意识模糊但是还是能听出来说话的二人是自己的父母,他心中很好奇,都已经退休了的父亲怎么开始做起小生意了?

    突然间林宇想到了一个事情:他正在南方的苏市,父母在远在千里之外。怎么可能会听到他们说话呢?看来自己好久没回去了心中太想他们了!

    用力睁开了双眼,林宇以为自己这一场梦该醒了,该起床工作了。

    “啊!”林宇从嗓子眼发出了一个听起来很怪异的声音,这个声音似孩童的童音那么稚嫩,林宇也没注意这些,他只感觉浑身没有力气,想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一双温柔的手拍了拍林宇的头,林宇这才看清伸手拍打自己的人很眼熟。

    “小家伙醒了,都怪你说话那么大声。”一个女性的声音传来,林宇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瞪大眼睛看着说话的女人。

    虽然她现在看起来和记忆中的母亲不太一样,但是林宇还是认了出来,这就是自己的妈妈,虽然她现在看起来很年轻,看样子只有20多岁。

    林宇又看了看旁边一脸歉意的父亲,感觉一个头有两个大,他还记得昨天晚上和一个同事两人在一个小饭店喝酒发牢骚,两个人喝的都有些多了,互相说着一些人生的不如意,结果两个人最后还抱头痛哭后面的事情他就没有任何记忆了。

    林宇也搞不明白自己是重生了还是做梦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他此时内心对那个狠心离自己而去的女人又有了些感激,至少因为她,自己见到了父母。

    不过对她的恨意还是有的,当初如果不是为了她林宇也不会陪她去一个根本买不起房子的城市奋斗,结果奋斗的成绩不理想,那个女人却通过自我奋斗成功的找到了个苏市有房的土著然后一脚利索的踢开了林宇。

    眼前的情景和母亲对自己轻抚的触感都告诉林宇,重生是真的,做梦不可能这么真实。

    此时的林宇也不知道自己有几岁,正因为这样他才不敢说话,他怕现在刚生下来就说话会让人怀疑自己是不是有问题。

    不过通过父母对自己的关心程度他能推断出自己刚出生不久,因为后来父母都在忙于工作生计对自己的热情也下降了许多,他甚至在7岁的时候感觉父母对自己冷冷的,整天只会问他最近考试成绩如何。

    果不其然,母亲的一句话让林宇明确的知道了现在的时间就是89年,“明天给孩子抓周的东西你准备好没?”林宇妈妈扭头小声的问林宇爸爸。

    林宇爸爸点点头表示准备齐全了就等明天亲戚来了,林宇这时候想起前世他的妈妈跟他说过自己抓周的事情,说他抓的是一只钢笔。

    前世说这件事的时候林宇妈妈一脸骄傲的表情,林宇也确实被这只笔坑了一辈子,他有时候在想如果他不念高中在2000年初做点小生意是不是也不至于沦落到后来念了一个不怎么样的本科然后陪女友去南方追寻梦想,然后每个月拿着8000的工资看着3万块钱以上的房价流泪。

    这一世我要决定自己的命运!不再做一个只会念书的可怜虫!林宇在心中发出了怒吼,还没感慨完,林宇的父亲就说话了:“我特意准备了一支钢笔。”

    ...

    尽管林宇咿咿呀呀的给他父亲用手比划要放钞票,但是他也不知道父亲看没看懂,他的父亲好像似懂非懂的按照林宇的意思准备了东西。

    在傍晚的时候就在林宇躺在炕上想着心事的时候,就感觉到一个人还没进门她的笑声就先到了。林宇感觉这个声音很熟悉,应该是自己的哪个姑姑来了。

    果然,林宇的老姑锁好了自行车就推门而入,那个破旧的木门被她使劲一摔,林宇真的很担心这个门哪天就这么被摔坏了。

    林宇的老姑是林家林宇父亲这一辈份中最小的,所以虽然林宇的爸爸现在30岁了,这个老姑也才20刚出头,这样的年级差距肯定会让这个老妹子被哥哥姐姐宠爱。

    老姑人长得很精神还喜欢穿一些潮流服饰,这个做派一直保留到后来林宇重生之前。

    林宇每次见到自己的老姑总感觉她是那么年轻充满活力,好像总是不会老一样。

    这会她穿正穿着一个印着摇滚头像的白色“文化衫”,不出意外衣服上印着的人就是崔建了,因为在这个头像嘴边有四个字“一无所有!”,这个年代的印刷技术还是挺差的,要不是因为这四个字林宇可能会以为衣服上面印的是一个印第安人。

    林宇是没赶上那个摇滚的年代,或者说是那时候太小根本没机会接触,当他想接触的时候华国的摇滚又全他妈完蛋了,所以只能接触一些伪摇滚,后来林宇也都当他们是流行歌曲了。

    老姑也十分的热心于和这些哥哥姐姐来往,一下班她就去了市场然后骑着自行车连忙赶过来就是为了林宇第二天的抓周。

    “小霞来了!”林宇爸爸对自己这个老妹子非常热情,看见她进来连忙起身给她倒了一杯热水,林宇的老姑来不及喝水就在背后拿出一个精致的玩具车来。

    带着一脸骄傲的神情,林宇老姑说话了:“你看我给小宇买的这个玩具,如果他抓周抓到了以后当个司机也不错。”

    林宇看到这个玩具车也勾起了他很多的回忆,他小时候最喜欢的玩具还就是这辆玩具车。

    这个玩具车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它是一个仿英国巴士做的铁皮车,还是两层的,做工非常精致听说是去俄罗斯那边做生意的人带回来卖的。

    前世林宇看到这辆玩具巴士就一直爱不释手,他只觉得这辆车看起来很舒服所以他总是拿着这辆车在炕上玩,不过遗憾的是这辆车后来被偷了。

    这辆林宇心中一直惦念的玩具巴士在一个晚上林宇全家睡觉的时候被偷的,纱窗被人用刀子割开然后放在窗台上的玩具巴士就这么不翼而飞了,这辆巴士优秀到让小偷也想偷的地步。

    其实做这件事的人后来林宇也知道了,就是住在离他家不远的一个叫“二老坏”的流氓混混干的,20年后的拆迁林宇回来看老宅最后一眼的时候林宇看到二老坏正在收拾家中的偏房,很凑巧的林宇看到了二老坏从偏方中搬出的一堆旧物中有这辆他惦记多年的玩具巴士。

    两世为人,林宇今天又有幸看到这辆车轮回到了自己的手中,他觉得这一世还好没有因为自己这一个小蝴蝶弄出什么风暴来,同样的事情还是会发生。

    林宇爸爸客气的说了一句不用买东西,然后和林宇老姑谈论起抓周的事情来,林宇爸爸给她看了看自己准备的东西然后说:“我觉得还是抓笔好,学好文化才能实现四化么!”

    “你可别扯了,你不就是因为文凭不够没去街道么,学那么多有啥用,知识越多越反动,还不如当个司机,以后养家肯定没问题。”林宇老姑反驳道。

    在这89年的时候会开汽车那可是了不得的本事,你想学开车肯定要能摸到车,平民家里都没有,很多工厂也是不具备养车的条件的,所以能摸到车的那车都不是一般机关单位,在这种单位里面开车那是非常风光的事了。

    林宇记得以前他姥姥家附近有一个姓李的人给公家开一个桑塔纳,每逢节假日都会有很多人来找老李给来个头车,老李就这样用着公家的油赚着自己的外快。

    林宇爸爸倔强的摇了摇头:“你说的不对,以后社会对文凭要求非常高,不好好读书怎么能行,不管怎么样我家孩子必须念大学,他要是不好好学习我就...”

    林宇听到这里心中充满了不爽,他本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学习的料子,他前世十分喜欢画画,虽然家中没有培养过他去学画画,但是他自己经常画画完而且画的还不错,曾经在高三的时候上课无聊他就画自己趴桌子睡觉的同桌,后来毕业的时候这些画都被同桌收藏了,可见林宇画画的天赋有多么强。

    林宇的天赋不在学习上但是他还算聪明,在普通高中混了一个本科学校这也算是很不可思议了,他只想混完大学拿个文凭给父母一个交代没想到毕业后又被他爸爸数落没考名牌大学找的工作都太垃圾,林宇也迷茫过:道路都是你们给选的,我又能怎么办?

    这一世既然自己又重活了一次,那么这次的命运就不由别人了,我命由我不由天!

    由于太亢奋,林宇突然感觉浑身疲倦,年轻固然很不错,但是刚生下来的小孩子总是需要大量睡眠的,林宇就在思想斗争中慢慢的睡着了,他梦见自己成为了万元户(汗)。

    第二天林宇还在睡觉就被门外乱乱哄哄的吵闹声吵醒,他睁开眼才发现家里这10多平的小平房这时候已经来了很多人,几个姑姑正在炕头坐着聊天嗑瓜子,叔叔姑父这些人这是在另一边支了一桌打扑克牌。

    要说起林家来,那往事一件件都可以拍成一部大型电视剧了。林家的故事总结起来就是一个字:穷!

    有人说了,那个年代的人家里不是都穷吗,这有什么稀奇的!这话说的不错但是也不全面,因为这些家庭再穷也是因为当时物资匮乏,而林家的穷则是因为林家林宇的爷爷奶奶响应国家号召过分了一口气生了九个孩子!

    到了2000年后很多人都说现在的生活好了,其实究其原因还不是因为家中孩子少了所以才显得生活比以前好了,任谁家里有八个孩子,谁家都受不了。

    林宇的爷爷奶奶也算传奇人物,这老两口子工作十分不稳定还生了十个孩子最终成人八个(两个夭折,据说是营养不够死的),这样的家庭可以说每天都是在做生存挑战,日子过得有多难当今社会的人是想象不到的。

    林家一共有五女三男,而林家孩子的名字是按照“荣华富贵来全”排的。

    今天四姑和四姑父就没有来,大姑父因为是厨子晚上工作正忙也没有时间来,以这一狭小的房间里面呆了足有十来口人,在这不到20平米的房间里面林宇感觉到了被众人环绕的压力。

    林宇的爷爷在后院,但是他也没有过来。因为孩子太多所以林宇的爷爷对这些晚辈也不敏感了,在林宇之前林宇的三个姑姑和二叔(林宇的爸爸是男的老大)都已经生了孩子了,林宇的爷爷已经有一个孙子了,在林宇出生后林宇的爷爷来到这个小屋看了一眼然后骂骂咧咧的说了一句:“又他妈是男孩。”,骂完这句话林宇的爷爷就走了。

    林宇的老姑一眼就发现林宇睡醒了,她连忙提醒众人主角醒了可以抓周了。

    林宇用他那堪比韩国人一样的纯粹的单眼皮把这围观的人打量了一遍,他看见今年快40岁的大姑已经驼背了,他不由得把目光停留在大姑的身上,前世大姑在五十多岁就走了,这样慈祥的长辈总是让人很怀念的。

    林宇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在看一部电视剧而他就是一个局外人,他看着这些人的脸孔知道他们未来的命运,真的好想装一回神棍啊!

    不过这一切只是一个想法,这年代如果表现的太怪异有可能会被人当做神经病,林宇家前院有两口子就因为刚看完二人转回家正好赶上家里来客人,二人热情的招待了这个客人,由于两个人刚看完二人转在吃饭的时候两个人一高兴就随口唱了几句。

    结果这个客人吃完饭后回去逢人便说:“老刘家夫妻俩都是‘魔怔’,吃饭都不消停还一直唱歌。”,这句话算是彻底的毁了老刘家夫妻俩,从此他们两口子的人缘每况愈下,最后工厂里面都知道了这个事,夫妻双双被挤兑走了。

    林宇深知流言是比流产更可怕的东西,尤其是在这个年代,有句话说得好“闷声发大财,这是最好的”!

    众人今天也是为了看抓周来的,抓周这种事情总是很吸引人的,要不然他们也不会随完份子还留在这里等林宇醒来抓周。

    林宇的爸妈一脸喜气洋洋,然后在炕上铺了一个小褥子,在褥子上放好了抓周道具,全家人都屏气凝神看林宇准备抓什么。

    抓周作为一个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民俗活动,很多人都说自己后来的命运和抓周有很多联系,虽然说这种事就是宁可信其有,但是林宇后来和朋友聊起来才发现很多人确实是从事了自己抓到的东西的工作。

    所以很多人很看重抓周这件事,华国人都很重视子女将来能否出息。

    林宇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这个动作很萌,逗得亲戚们前仰后合的。

    老姑指着褥子上放的东西对林宇说:“快抓啊,小祖宗。”

    林宇给自己的老姑一个翻白眼,他自己都没进入状态呢,你们急什么!

    刚出生100天,林宇总感觉身上很乏力,特别嗜睡,这很正常,小孩子在这个阶段总是需要很多睡眠的。揉了揉眼睛,林宇就开始一一观察父亲给自己准备的抓周道具。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支英雄钢笔,他上小学的时候还用的这只笔,林宇很明显的感觉到父母特别希望他抓这只笔,因为这只笔放在所有道具的最中心,其他道具都环绕在这只笔的周围。

    林宇对着那支笔伸出了手,林宇的爸妈心中很是激动,看来林家要出一个大学生了!

    这也难怪林宇爸妈激动,在89年的时候大学生还是很牛逼的,可以当官还包分配,总之就是好处多多,那时候阶层还没有固化,大学生是改变阶层的最好选择。

    林宇当然知道父母的期望,但是他也是后世念大学过来的,深知后世大学也被教育经济化毁的差不多了,以至于国内顶尖的大学在国际上都排不上多么靠前,而且也一直培养不出什么诺贝尔奖来。

    想到这里,林宇伸出去的小手一巴掌就把那只钢笔打到一边去,林宇爸妈脸上顿时好像结了一层霜。

    其他的东西比如算盘,小剪刀,小扳手,小手枪之类的林宇更没兴趣,他在寻找他让父亲准备的钞票,结果钞票没找到他却发现一个很有时代感的东西:粮票。

    原来林宇的父亲理解错了,他以为昨天林宇比划的是粮票,实诚的林宇父亲还特意的准备了一张粮票,他心中还希望林宇将来能掌管粮食产业。

    林宇彻底楞住了,这些东西都不想抓,这可怎么办?就这样,林宇看着眼前的东西就是不伸手,众亲戚也有些等不及了,林宇的老姑一把就抱起了林宇然后对着林宇说:“小祖宗你到底想抓什么?”

    林宇一脸无辜,他摇了摇头就是不想抓,正在挣扎的时候他瞥见了老姑上衣口袋中露出的一张灰的钞票一角,林宇眼前一亮伸手就准确的抓住了那钞票的一角然后使出浑身吃奶的力气往外一拽,林宇家里面所有的亲戚就看着林宇手中挥舞着一张10元人民币。

    林宇终于抓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满意的笑了笑,由于他还太小,口水控制不住的溜了出来,林宇这一笑口水喷到了手中钞票上。

    林宇爸妈感觉十分尴尬,林宇父亲脾气比较急,看着自己儿子一脸财迷像拿着钱在那里笑他就一肚子气。

    从此林宇就多了个绰号“小财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