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英雄救美

第1章 英雄救美

管兵回家探亲的路上随手英雄救美打了一个小痞子,结果把自己的军籍党籍统统打没,被部队除了名,郁闷的坐上了开往琴岛的火车落寞的回家。

    凌晨时分,管兵走出琴岛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火车站,漆黑的天幕上星光熠熠,出站口上方的昏黄的灯泡将他挺拔的身影投射在广场上,看到出站口有旅客涌出,拉客的出租车司机和小旅馆服务员们如同苍蝇一般围过来,但是没有人搭理他这个黑色紧身T恤下身迷彩裤打扮的人,只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姐神神秘秘的过来对他说道:“要休息不?洗澡、按摩、推拿全套只要二百……”但是很快就被管兵犀利的眼神给瞪了回去。

    管兵背着自己的背包,徒步向汽车站走去,准备在汽车站混一夜,等第二天坐第一班长途车回家。

    都市的霓虹将孤独的身影拉长,落寞的身影独自走在寂静的街上,看着两边歌厅迪厅酒吧洗浴中心闪烁的霓虹灯,管兵没有驻足欣赏,因为那里不属于他这个穷小子。有钱人可以花钱买醉,没钱人只能找地方沉睡。

    走到开发区最大的迪厅“宝来会”附近时,感觉敏锐的管兵老远就能感觉到地面的轻微震动,这座半埋在地下的迪厅虽然隔音效果不错,但是高效音响带来的震动却无法全部消除。

    “啊……救命啊……”突然一个尖锐的女声打破了寂静,一个披头散发穿着比较开放衣服光着脚的女子从路边的一个小巷子里跑了出来,惊恐的不时转头看着身后。

    三个男人醉歪歪的从小巷子的黑暗里追了出来,有个一拎着个酒瓶子边追边喊:“小妞别跑,大爷有钱,陪大爷好好玩玩,哈哈哈哈……”

    女子无助的往前跑着,可以看出她好像崴了脚,一瘸一瘸的跑不快,当她看到正在人行道上走着的穿着黑色T恤迷彩裤和迷彩鞋的管兵时,眼中一亮,眼中带着期盼的目光咬着牙奋力的一瘸一拐的向管兵跑来,嘴里还喊着:“救救我……救救我……”

    管兵犹豫了一下,前几天就是因为自己逞能英雄救美被部队开除,今天刚回来竟然又遇到了这种事。

    “操,反正已经被开除了再坏还能咋样,正好自己憋了一肚子火,就先拿这三个发泄发泄。”管兵站住了脚步,等着女子跑过来。

    女子奋力的扑向了管兵,管兵一只胳膊揽住了她,不然她肯定会摔倒在地。三个男人围了上来。

    “哟嗬~没想到让个臭当兵的抢了先,识相点放开她。”拎酒瓶的人冲管兵喊道,另外两个人也不怀好意的看着管兵。

    “知道我是谁么,在开发区这地方还没人敢跟我祁老三抢东西。”拎酒瓶的男人扯开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浓黑的胸毛,乍一看像一头大猩猩。

    女子躲在管兵身边不敢露头,紧紧的抓着管兵的一条胳膊,像是要把管兵的胳膊挤进自己身体里一样,让管兵感到一阵柔软温暖。

    虽然管兵也想多和女子温存一会,但是那三个人已经越走越近,管兵只能恋恋不舍的抽出自己的胳膊。

    管兵掰开女子,吓得女子一个劲的喊:“不要……不要……”她以为管兵要把她交出去呢,毕竟祁老三的名头在开发区还是叫得开的。

    “你不放开我怎么揍他们。”管兵无奈的解释道。

    女子半信半疑的放开了手,刚一松手,就感觉眼前一闪,管兵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向了祁老三等三人。

    祁老三毕竟也是混社会的,和自己的大哥二哥血雨腥风里摸爬滚打闯出了一片天地,在开发区称王称霸无人敢惹,打架斗殴更是家常便饭。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兵,跟着祁老三的两个人都是手上沾过血的狠角色,说捅你个透心凉绝对不带手软的,平时跟着祁老三即是司机又是保镖,身手在无数次的斗殴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配合娴熟。

    看到管兵单枪匹马的冲过来,祁老三撸了撸袖子,嘴里大骂道:“还真有不怕死的。”抡起手里的酒瓶子狠狠的向管兵砸了下去。祁老三在自己的迪厅里没少用这招教训醉酒滋事的人,最爱看被锋利的酒瓶岔扎到腿躺在地上惨叫着打滚的人,今天他决定也用这招对付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

    “啪~”祁老三手里的酒瓶被管兵一拳捣破,特种部队里练得硬气功让管兵毫发无损连皮都没划破,拳势不减的卯在了祁老三脸上,登时让祁老三鼻血长流。

    祁老三身边的两人一看这架势,顺势从后腰摸出了三棱匕首,目漏凶光,狠狠的向管兵刺去。只要能刺到管兵,保管你血流如注,能不能活着送进医院都是个事。

    管兵左手一把攥住了左手边的那人手腕,顺势一翻,那人吃疼手中的匕首就握不住掉在了地上,然后正好以左手为依托,右脚一发力将右手边那人踹了出去撞在了树上眼冒金星用手捂着胸口,气都喘不顺了。

    左手抓着的家伙手腕吃疼,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右后方仰,将自己的前面整个暴漏给了管兵。管兵毫不客气,右拳狠狠的砸在了那人的胸口,当场砸的他背过气去咕咚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时撞树的那人刚刚回过神来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管兵捡起地上的三菱匕首毫不犹豫的甩了过去,“咚~”的一声擦着那人的头皮钉在了树上,而且匕首还嗡嗡直晃。那人很识时务,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祁老三被砸断了鼻梁,大脑嗡嗡直响,晕晕乎乎的爬了起来,正好看到自己的两个手下被管兵利落的收拾掉。

    “好小子,有点能耐,敢打我祁老三,胆子够肥的。”祁老三在酒精的作用下怒目圆睁两眼通红,不顾自己鼻血长流,咬着牙站了起来,两手握住酒瓶把狠狠的向管兵冲了过来。祁老三打架秉承一个原则,那就是谁不要命谁就厉害,有本事打死我,只要你打不死我我就弄死你。

    祁老三握着酒瓶把狠狠的将酒瓶子扎向管兵的肚子,这小子竟然敢打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今天就让你知道为什么花儿这么红。

    管兵冷笑着看着祁老三手握锋利的酒瓶把向自己的腹部刺来,竟然主动掀起了自己的T恤露出了六块标准的腹肌。别让他给划破了衣服,以后可没人给自己发衣服穿了,自己的东西要爱惜。

    祁老三的额头都要撞到管兵的下巴了,抬头看着管兵,想看看他脸上痛苦的表情,这是自己的一大爱好,被自己收拾的人越痛苦祁老三就越开心。但是管兵脸上依然是淡淡的冷笑,眼神向下蔑视着祁老三。

    祁老三被管兵的眼神和冷*得更加疯狂了,双手不停的来回*用酒瓶把扎着管兵的肚子,他要把这个小子直接弄死,一会找个建筑工地用混凝土浇灌在地基中就行了。

    但是连续扎了好几下眼前这个人都没事人一样,祁老三有些惊恐的倒退几步看着管兵用手弹了弹肚皮上的玻璃碴,放下体恤衫向他走去。

    祁老三吓得不由自主的退后着,眼前这个人难道是铁做的么?这么锋利的酒瓶岔扎上去竟然没事?

    祁老三咬紧牙关,眼神再次凶狠起来,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铁人,可能自己喝多了酒眼花力气没有用足而已。祁老三卯足劲,身体前倾,用尽全身力气双手攥紧酒瓶把向管兵冲了过去。

    眼看着祁老三就要再次用锋利的破酒瓶刺到管兵,管兵嘴角微微一翘冷冷一笑,一个高抬腿从祁老三的双臂间踹到了祁老三的下巴上。祁老三不自觉的将头后仰,双臂打开向后倒去。但是管兵并没有让他痛快的倒下,右手抓住祁老三握着破酒瓶的右手腕,猛一用力将祁老三拉了回来,待祁老三近身的时候手一下压,锋利的酒瓶查就刺进了祁老三的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