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天级上品

第5章 天级上品

“走开。”

    莫封漠然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

    “一个废物有什么资格让我走开,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晓涵还真是瞎了眼当初竟然收留了你这么个只会浪费粮食的废物!”

    李陵冷哼一声,眼中的嫉妒之火毫无掩饰地暴露了出来。

    “滚!”

    莫封眼中精光一闪,已经选择了避让,可这李陵却依依不饶地为难他。

    “那可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莫封猛地向前踏了一步,看似瘦弱的身体蕴含着无法想象的力量,脚步扭转之间,一记“贴山靠”狠狠地撞开了李陵,后者措不及防,直接被顶得向后急退了十几步的距离。

    “你!竟然成为武者了?!”

    李陵又惊又怒地看着莫封,狭长的双眼中有着一抹震惊之色。

    “我没兴趣跟你斗,你也别来惹我。”

    这只是个小插曲,莫封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随意警告了他一句就走开了,只留下了站在原地脸色阴沉的李陵。

    “咦,那不是莫封和李陵吗?李陵又在欺负莫封那小子了?”

    有眼尖的少年认出了这二人,忽然叫了起来。

    “不对,我刚刚可看到了全程。明明是莫封让李陵吃了个亏,李陵就不敢再为难他了。没想到莫封他竟然成为武者了,审核长老不是说他的经脉受损,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武者的吗?”

    “谁知道呢?不过莫封这个废物突然能够修炼了虽然的确有些让人惊讶,但是这次学府考核的主角注定是杨家的那位年仅十四就已经筑基境五重的小天才杨一允!”

    ……

    “封哥!”

    莫封独自走着忽然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他转头看去,果然看到了那个瘦皮猴般的身影,罗候。

    “罗候,你怎么也在这里?你不是早就是学府弟子了吗?”

    莫封笑着问道。

    “嘿嘿,我闲来无事,就来看看这次考核。”罗候憨笑地挠了挠头,旋即,他眼珠一转,道:“对了,封哥,我还没问你来这里干嘛呢?”

    “来这还能干嘛,当然是参加考核。”

    莫封有些好笑地看着他。

    “啊?”罗候吓了一跳,旋即他仿佛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猛地拉住了莫封的手臂,低声问道:“封哥,莫非你又能够修炼了?”

    罗候可是知道,莫封在昨天还是那副萎靡不振,意志消沉的模样,如果说有什么原因能让他来参加这次学府考核的话,就只有一个可能了,那就是莫封又能够修炼了。

    “你猜。”

    莫封笑吟吟地道,挺拔的身影立在那里就像是一柄出鞘的长剑般锋利,整个人透出了一股莫名的气质。

    没跑了!

    罗候心里叫了一声,难怪他觉得莫封今日好像变得有些不一样了,比以往仿佛多出了一种自信和强大的气质。罗候还想说些什么,可学府考核正好开始了,他不便打扰莫封,便独自走到了观众区去为莫封暗暗鼓劲。

    “封哥,你今日绝对能够一雪前耻,狠狠地扇那些曾经嘲笑过你的人一个耳光!”

    罗候的心里暗暗振奋,不知为何,对于莫封,他有一股盲目的信任。

    ……

    “本次学府考核总共分三个环节:元气亲和力测试、力量测试、淘汰战。”

    审核长老是一位长着国字脸,面相庄严的老者,他呆板地宣布了学府考核的项目。

    “首先是元气亲和力测试,第一个,林敬。”

    这测试分三级九品,分别是天、地、人三级,上中下三品。学府的最低门槛便是人级上品,一旦达不到这个标准的话,那就只能遗憾淘汰。而上次,莫封的测试结果却只是勉强达到了人级下品,根本就没有进入到下一环节的资格。

    审核长老的话刚说完,便有两个力士打扮的中年人,搬出了一座由青石铸成的石台,石台不高,只有七尺有余,石台上方放置了一颗光泽黯淡的水晶球。

    “到!”

    一个浓眉大眼的少年出列,略带紧张地将手放在了那颗水晶球之上。顿时,那颗水晶球发生了异变,原本黯淡的色泽忽然像是注入了新的生命般发亮了起来。

    审核长老瞥了一眼,淡淡地宣布道:“地级下品,不错,过关。”

    “多谢长老!”

    那名叫林敬的少年顿时兴奋异常,开心地走了下去,观众区之中有着一对平凡的夫妇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那正是这少年的父母。随即,便有负责记录的人员记下了这名少年的成绩。

    “白云,人级中品,淘汰。”

    “苏德文,人级中品,淘汰。”

    自这林敬过关之后,一连几十个少年都被淘汰,后面很少有人过关了,直接被淘汰的话就连进入第二个环节的资格都没有。这就是学府考核的严格之处,没有半点留情之处,有能力就过关,没有能力就只能被淘汰。

    “张毅,地级中品,不错,不错!”

    正当观众的情绪有些低落之时,审核长老的声音忽然高昂了起来,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此时审核长老正拍着一名突然面露惊喜之色的少年肩膀,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

    “那不是张毅吗?没想到这家伙的命还真好,这下子还真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地级中品的天赋可是万中挑一的啊!”

    有几名同龄的少年看着那名叫张毅的少年,毫不掩饰自己的艳羡和惊叹,其中甚至还有几分嫉妒之意。

    谁知这时,一声大喝突然响起,直接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杨一允,天级下品!好!”

    那石台之上的水晶球此时正绽放着一股耀人眼球的光芒,那光芒强盛地令人震惊。而水晶球前站着一名傲然挺立,一脸傲气,身着黄色锦服,腰佩白玉玉环,约莫十三四岁长相的帅气少年。

    “竟然是天级下品!不愧是杨家的小天才,从这水晶球光芒的强烈程度来看,这等天赋已经快要追上他的大哥杨一凌了吧!那可是二十岁之前就突破到了先天境的绝世天才啊!”

    一个常年在这学府当看守的中年人忍不住震惊地道,五年前他可是亲眼见证了那奇迹般的一幕。那时的水晶球释放了从未有过的刺眼光芒,当审核长老喊出“天级中品”之时,在场所有的人都被震撼了。

    从那一刻起,人们就知道杨一凌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而事实也正是如此。未满二十岁便达至先天境,他的修炼速度更是创下了七星镇前所未有的记录,其“天才”之名甚至在邻边的几个小镇中都是家喻户晓。

    “杨家的年轻一辈简直是一个比一个惊人,先不说这杨一凌和杨一允了,就连那杨一轩也是一位不可小觑的天才,地级上品巅峰,而且还差点就天级下品的天赋!太可怕了!妈的,这三兄弟简直全都是怪物!”

    有人羡慕嫉妒恨地咒骂了几句,而在他周围的人也是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显然是极其认同他的话。

    再看审核长老的脸色,早已是满面红光,看向杨一允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块等待雕琢的璞玉。如果不是考核还在进行,审核长老也许早就将这杨一允给带入学府之中了吧。

    杨一允年少得志,却依然作出了一副这并不算什么的淡然表情,他迈着骄傲的步伐走了下来,还轻蔑地看了一眼剩下的几名没有测试过的少年,而莫封,正在其中。

    “大哥,我一定会追上你的步伐。”

    杨一允暗暗下定决心,他正努力地使自己下台的动作与神态更加贴近杨一凌当年的模样,因为后者不仅是他的大哥,更是他最为崇拜的人。

    “莫封。”

    审核长老强压下自己心里的震动,那道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再次从口中传出,终于到自己了,莫封暗暗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三个月前,他因经脉受损,连这第一关的元气亲和力测试都过不了,才会被李陵给嘲笑。

    “长老。”

    莫封抱拳问候审核长老,这位老者乃是一位先天境强者,修为比他全盛时期还要强大,他根本就看不透,值得他行一礼。

    审核长老微微点头,眼中有着一丝同情和认可,对于莫封这个经脉受损的少年,他可是印象深刻。没想到,这一次考核后者无畏失败,竟然再次来了,毅力倒是还可以。

    “封哥加油!”

    罗候的声音突兀地在人群中响起。

    “废物!我看你这次撑死也才人级中品。”

    与此同时,却是有着另一道冷哼声传了出来,声音的主人正是面色阴森的李陵。

    “我感觉自己现在的状态前所未有地好,甚至还超过了全盛时期!天级下品?我未必会比他差!”

    无视了李陵的声音,莫封淡然一笑,顺势将手放在了水晶球之上。脑中开始冥想着自己对于天地元气的直观印象,以及自己修炼时吞吐天地元气时的景象。在他观想的世界里,天地元气正如点点繁星般汇集,星光聚拢,变得越来越明亮!

    顿时,水晶球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哗!

    仿佛被点燃的引线,水晶球忽然爆发出了一股比杨一允之前还要明亮数倍的光芒!

    引爆全场!

    “这不是上百年都难得一出的天级上品吗?!此人究竟是谁,传闻我们落枫城的城主年少时测试元气亲和力,也不过是接近天级上品!可他竟然却是真正的天级上品!天呐!这还是人吗?!”

    观众区中有一名略有见识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情不自禁地叫了出来。

    “那不是被审核长老判定经脉受损永远都无法修炼的废物,‘吃软饭的废物’莫封吗?简直不可思议,这还是他吗?”

    一名认识莫封的少年震惊地看着那石台之前的布衣少年,心里无限震惊。

    “我……他娘的,这才是真正的怪物啊!”

    之前那个咒骂的人此时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可那水晶球此时绽放出的夺目光芒,却是任何光辉都无法冒充顶替的。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天级上品!

    上百年难得一出!

    整个七星镇都沸腾了!

    “竟然是天级上品,看来我的天赋真的提高了不少啊。”

    莫封有些失神,旋即下意识地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他之前在南郡城测试元气亲和力时,成绩虽然不凡,可那次也不过与这杨一允一样才天级下品啊。

    可这次他竟然创造了一个奇迹,天级上品!

    要知道,在武者众多的南郡城之中,出过的最强天才也才天级中品啊!元气亲和力能达到天级上品的天才不管是在哪里,即便是到了王都之中,也是一个香饽饽!

    更何况是在七星镇这种穷乡僻壤了,这绝对是一件堪比大地震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