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教父

第2章 教父

1980年7月5日,亚度尼斯和弟弟德拉科,妹妹柏莎出生满一个月。

    满月对魔法界出生的孩子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大多数的父母都会给孩子定下一位教父。

    亚度尼斯从出生开始一直模仿德拉科和柏莎的行为以免做出不符合婴儿的举止。

    既来之则安之,珍惜现在的生活。亚度尼斯可不想被当做妖怪也不想被当做天才儿童,他现在就想重温童年。

    会说话的镜子,照片中能够活动的人,时不时出现在自己身边被父亲卢修斯称作家养小精灵的生物,以及卢修斯和纳西莎已经挥舞着的小木棒都让亚度尼斯判断这个世界不是普通的世界,是一个魔法世界。

    亚度尼斯踢掉德拉科架在自己腿上的腿。

    柏莎作为马尔福家族传承千年来唯一的女孩,受到了整个马尔福城堡的宠爱,理所当然的留在了纳西莎和卢修斯的卧室。

    亚度尼斯和德拉科则被提前安排到原本一周岁以后入住的卧室。被当做草一样对待的两兄弟。卢修斯美其名曰:男孩子从小就要学会独立。

    出生两个星期,卢修斯带着亚度尼斯和德拉科先来到德拉科的房间,他挥了一下手中的小木棍,房间瞬间就变了样。

    这是重生以来,亚度尼斯震惊的开始。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将他放在摇床里以后。卢修斯和抱着德拉科的管家离开自己的卧室,准备去给德拉科准备的卧室。

    然后问题出现了,德拉科只要离开自己3米远就开始嚎啕大哭。

    卢修斯夫妇尝试了很多次,德拉科一直哭,怎么都哄不好。几番折腾,亚度尼斯就和德拉科共用一个卧室。

    “啊,啊,啊”德拉科又开始日常学尝试说话,试图重新把腿架在亚度尼斯身上。亚度尼斯再次踢掉德拉科的腿。

    没过几分钟,管家西亚来房间里把他们抱去了客厅。

    “卢修斯,你的脑子被巨怪打过了吗?”

    客厅里,西弗勒斯·斯内普不留情面地讽刺道,“居然找我这样一个混血巫师当你三个可爱,漂亮,聪明,高贵的孩子的教父。”

    黑发黑眼睛,消瘦身材的男子,坐在卢修斯正对面的沙发上。

    纳西莎靠在客厅沙发上,无奈的看着客厅的两个男人。

    卢修斯叹了口气,“西弗勒斯,你知道的,这个时候我唯一能相信的就是你了,万一我去见了梅林,希望你能照顾好这三个孩子。”

    西弗勒斯看到卢修斯眼神中露出的颓然和无奈,罕见的没有继续嘲讽下去,“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他们三个。”

    西弗勒斯拍了拍卢修斯的肩膀调侃道,“到时候要不要将他们改姓斯内普。”

    西弗勒斯·斯内普知道像卢修斯这样将家族荣誉看的比生命还重的人是不会同意将孩子改姓的。

    卢修斯沉默了,他认真地看着斯内普的眼睛,随后郑重地说道,“如果真的有需要将德拉科和柏莎改姓斯内普。”

    卢修斯的眼中闪过痛苦,“亚度尼斯不能改姓,马尔福的荣耀和落败都是他必须承担的。”

    客厅因为卢修斯的话安静了下来。气氛很沉重。

    卢修斯的话并没有让亚度尼斯有什么特别的感受,欲戴王冠必承其重的道理他很清楚。

    亚度尼斯感到震惊是西弗勒斯·斯内普这个名字,接二连三出现前世读过哈利波特这本小说的名字已经不是重名能够解释的了。

    这里居然是哈利波特的世界,一个作家笔下的世界。

    黑袍男子居然是那个最悲情和深情的西弗勒斯·斯内普。

    亚度尼斯躺在沙发上转头脑袋看向自己的弟弟,这就是那个被宠坏了的哈利波特学校的死对头马尔福。

    不对,到底是罗琳写出了这个世界。还是罗琳庄公梦蝶恰好看到了这个世界部分人物的发展,然后用自己的语言记录了下来。

    毕竟罗琳笔下,卢修斯的孩子只有德拉科·马尔福。自己和柏莎在她的笔下并不存在。

    到底是什么情况?亚度尼斯的大脑疯狂地转动,疯狂地推理。用脑过度让他的脸色开始变得青紫。

    管家注意到了亚度尼斯的不对劲,赶紧把他从沙发上抱起来,一边帮他顺气,一边连忙吩咐家养小精灵,“快去叫医生过来。”

    “怎么回事?”纳西莎赶紧从沙发上起来,“尼斯,尼斯怎么了。”

    纳西莎的呼喊让亚度尼斯清醒了过来,他差点魔障了,答案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切对自己来说都是真实的。

    他要保护纳西莎,保护德拉科,改变教父悲惨的结局。他要保护这个家。

    纳西莎看到亚度尼斯逐渐恢复正常的脸色,嘴中不停地念道,“梅林保佑,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哇哇哇!”沉闷的气氛吓坏了一旁的柏莎。

    卢修斯几乎小跑着过去抱起自己的宝贝女儿,“宝贝,是不是教父吓哭了咱们宝贝,来来来,让教父哄哄宝贝。”

    卢修斯把柏莎放进了西弗勒斯怀中,忽略掉西弗勒斯突然变得僵硬的身体。

    柏莎到了西弗勒斯怀里突然就不哭了,睁着淡绿色的,乌溜溜的眼睛看着这个陌生的叔叔。

    年轻的西弗勒斯虽然面容消瘦,但确确实实是一个美男子。

    西弗勒斯愣愣的看着怀中的小东西。突然加大了力气,紧紧抱住柏莎,就这样呆呆的抱着,这个小东西有和莉莉相似的眼睛。

    卢修斯看到西弗勒斯魂不守舍的模样,忍不住说道,“西弗,你该找个夫人了,有个家了。莉莉·伊万斯已经嫁给詹姆斯·波特了。”

    柏莎和莉莉·伊万斯相似的瞳色勾起了西弗勒斯对伊万斯的回忆。

    西弗勒斯看了卢修斯一眼,将柏莎放回卢修斯怀中,他不愿意和别人谈莉莉·伊万斯。

    西弗勒斯说道,“如果你没改变主意,该举行教父仪式了。”

    卢修斯一手抱着亚度尼斯,一手拿着魔杖“好,从亚度尼斯开始。”

    “西弗勒斯·斯内普,你是否愿意成为亚度尼斯·马尔福的教父,无论什么时候都爱护他,保护他,直到生命终结。如果卢修斯·马尔福和纳西莎·马尔福发生意外,你将抚养他直至成年。”

    “我愿意。”西弗勒斯答道。

    西弗勒斯说完,卢修斯魔杖中飞出一条由几根银丝绞合而成的银丝线。

    银丝线的两端分别缠上了斯内普和亚度尼斯手臂,转眼间,银丝线默入两人手臂中,消失在空中,两人的手臂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仪式结束,西弗勒斯·斯内普正式成为了亚度尼斯·马尔福的教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