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4章

就在距离要塞前方一百米的地方,有一条宽约五米多的护城河,河的另一头,黑压压的一片,密密麻麻的通体青色的大号蝎子,狰狞得让人心悸,按个头来看,应有一米多高,它们前赴后继的朝要塞涌来,五米宽的护城河,实在不足以阻挡他们的前进,尽管有很多青蝎子掉进河中淹死,但更多的则是踩在它们的尸体上过了河,它们锋锐的利爪在城墙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身体极度灵活的青蝎子虽然不懂得飞,但纵跃起来的高度只怕能有三米,在十五米高的城墙上几个纵跃就能跳到城垛上来。若非它们在石头城墙上的抓力不稳,恐怕已经被攻进来了。

    实在不敢想象,当下面数以万计的巨大青蝎子涌进城中,大地军团还能靠什么来抵挡?它们的利爪能够刺进城墙,李斯毫不怀疑人类军队除了巨盾之外还有什么可以抵挡住,它们的弹跳能力,无疑会令防守难上加难。老天爷,你耍我耍得真他妈的过瘾啊!穿越穿到了个这样危险的地方!

    不一刻,只听得周围的人一声欢呼,只见身穿黑袍的魂斗师已经从另一侧上来了,大约有十几个人之多,每个魂斗师身边都跟着四个人举着盾牌保护,距离李斯最近的一个魂斗师是个身材娇小玲珑的年轻女子,大概最多二十岁,身上所穿的黑袍子和她白皙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若不是她穿的这一身行头,很难把她和魂斗师联系在一起。

    纤细的手指指向前方,女魂斗师双目微闭,神情肃穆,很快,她的指尖出现了一团蓝色的光点,这团刚好包住食指指尖的蓝光宛如跳跃着的精灵,手指迅速的在虚空中划动着,在她的面前,蓝光不消,飞快的构成了一幅复杂的图形,当她手指停下的瞬间,悬浮着的光形图案周围空气扭曲了一下,一道带着微光的虚影从图形中破空而出,猛地飞出城垛。

    李斯目光追了过去,就见一朵巨大的花出现在战场的上空。

    “好大的菊花!”

    这花的形状酷似菊花,但花瓣却至少有四种颜色,整个花的外圈,还有一个隐隐约约的绿色光环环绕着,在微光的映照下显得圣洁而神秘,李斯完全不明白,一朵超大号的菊花能对魔兽起到什么样的杀伤力,他亲眼看到弩手的箭都无法穿透青蝎子的坚硬甲壳,难道一朵花还能直接拍死一只蝎子不成?

    李斯正疑惑时,这朵菊花在天空中陡然绽放开来,并且顺时针缓慢旋转,就好像一架飞碟,紧接着,菊花一阵轻微的抖颤,“嘭”的一声,漫天撒下花瓣来。这些花瓣落在地上,有的粘在地面,有的粘在青蝎子身上,在不到五秒钟的时间内,花瓣轰然爆炸,其威力,竟然将那些青蝎子炸得碎肉横飞,黑血四溅,李斯倒吸一口凉气,这是花?还是炸弹!魂斗师竟然这么厉害!

    欢呼声中,其他的魂斗师也已经展开了攻势,有的是一头长着翅膀的异兽,张开嘴来,在半空中朝着下方喷射光球,有的魂灵外形恐怖,是一条盘旋着的巨蛇,吐出有毒的气体,毒气所到之处,青蝎子便发出惊恐的嘶鸣,顷刻间便不动了,还有的魂灵是一把两米多长的阔剑,在蝎子群里乱砍乱杀。

    但青蝎子大军也并非全无还手之力,这些青蝎子尾端犹如烧红的铁,通红一片,尾巴甩动,便是一团火球射出,起先,魂斗师们还占据了一阵子上风,但随着青蝎子的还击,魂斗师渐渐败下阵来,只有少数几个可以在火球射程之外进行攻击的魂灵还在坚持,但没过多久,大概是灵力耗尽,也退了回来,卫士们掩护着魂斗师离开城头,让出位置给下一批魂斗师。不过,也有的魂斗师召唤出来的魂灵不出去作战,而是在城头对着其他的魂斗师,看样子像是在进行内力补充似的。

    看了许久,李斯发现到一个奇怪的现象,就在那些五花八门的魂灵身上,都拥有两个奇怪的长条形格子,上蓝下绿,就好像网络游戏中的HP血槽和MP魔法值槽似的,他悄悄问胡图,胡图告诉他,其实这是每一个魂斗师的魂灵都拥有的,蓝色的叫做等级槽,绿色的是能量槽,魂灵的蓝色等级槽会随着主人的修炼或魂灵进行战斗得以提升等级,魂斗师的等级由一至九,九级为最高,这个等级并非魂斗师公会随便评定而来,而是根据魂灵等级来定的,魂灵等级为一级的话,魂斗师也就是一级,魂灵等级为五,魂斗师就是五级。

    而下方的绿色能量槽,满时为绿色,魂灵的战斗,耗用的能量通过能量槽来体现,当能量槽全变成黑色,魂灵自动召回。

    那菊花女魂斗师坚持到了最后,也终于面色苍白的退了下来,大菊花在空中倏然消失,但就在这时,同时有五六枚火球朝着女魂斗师的方向射来,在右侧的一名卫士大声呼叫,将女魂斗师拽倒在地,顷刻间,来不及举盾的卫士被火球击中,惨嚎着,整个人被吞噬,女魂斗师的黑袍上也被火点燃,迅速的蔓城延上去。

    此时的李斯距离女魂斗师只有五六步的距离,他不假思索的扑了上去,飞起一脚,将那被火吞噬的卫士踢开,顾不得自己的鞋子着火,在女魂斗师的脚上拍去,还没等他扑灭烧起来的袍衣,紧接着又是几团火球射到,在士兵们的惊呼声中,李斯展现出惊人的爆发力,把女魂斗师拦腰抱起,在地上连连翻滚,终于眼前一暗,头顶出现了一面盾牌,而那几个专门保护女魂斗师的卫兵竟是一个也没能幸免于难,全被火焰吞噬,几个士兵救援时,也来不及了,魔兽的火球虽然冲击力不大,但附着燃烧的能力却极强,基本上只要沾上就会蔓城延,极难扑灭。

    女魂斗师的黑袍已经被火烧去半截,两条纤长的腿儿露了出来,幸好在翻滚时,将火苗压灭,否则不堪设想,李斯被她白皙紧绷的美妙腿儿弄得心中一荡,忙慑定心神,迅速的把皮甲解下,给她遮挡暴露的春光。

    女魂斗师惊魂未定的瞧着那四名卫士,“哇”的一声哭了出声来。

    所有的士兵们都是目瞪口呆,哭?!魂斗师竟然会哭!在人们的心里,魂斗师是强大的,高贵的,他们拥有着贵族的身份,就连皇帝陛下也对魂斗师礼敬有加,也正因为各国各地的魂斗师们,天轨之中蜂拥而来的魔兽才被阻挡住,换句话说,魂斗师拯救了这个世界,尽管人类的地盘越来越小,但如果没有魂斗师们战斗在第一线,这个世界恐怕已经沦为了异种魔兽的世界。

    而这个女魂斗师,居然好像小孩子一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吓哭了,人们惊讶的同时,意识到,魂斗师也是人,他们一样会害怕,一样会笑会哭,那黑色的袍服令他们变得神秘,但脱下那身黑袍子,他们也和普通人一样啊!

    “不许笑!”一个军官厉声喝道,飞快的走到女魂斗师的跟前,恭敬的递上一件新的黑袍,女魂斗师羞得俏脸通红,低垂着头,披上了新袍子,在那军官和几名士兵的簇拥下,向城下行去,走到阶梯的边缘时,忽然想起什么,向那军官道:“那个救了我的士兵,我要他当我的卫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