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半祖之神

第一章半祖之神

“已经三天了,怎么还没醒来?!”

    “寂儿的脉搏越来越弱了,灵丹为什么还没炼制好?!”

    “要是寂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云豪就算豁出性命,也要让风魔部落来陪葬!”

    ……

    听着外界嘈杂的声音,云寂的脑子里一片混沌,他拼命的回想,意识却恍然回到了当年。

    在那个时代,他有着一个威震神武世界的称号“半祖之神”,从出生以来就带着天之骄子的光环,凭借着与生俱来的非凡天赋,苦修天下武经,炼化神级武魂,仅用三百年就达到了令无数人仰望的武神之境,距离巅峰武祖仅有半步之遥,所谓半祖之神,也就是半步武祖的意思。

    然而,这样的称号对他而言并非殊荣,更像是一个讽刺,一个无法摆脱的诅咒,因为他在这半步之上耗费了近千年,穷尽了各种方法,武祖之境看似近在眼前,却又如隔天河,仿佛天堑般无法逾越。

    他满心不甘!

    在这片神武世界之中,他开始拼命寻找至高至强的武魂,游历了无尽岁月,苍天有眼,终于在一方秘境中,找到了四灵之一玄武大帝的藏身之所。

    四灵乃是亿万妖兽的鼻祖,在神武世界中流传甚广的“神武灵宝榜”中,四灵武魂足以名列前五,是所有武道强者梦寐以求的至宝。

    也是机缘巧合,这尊玄武大帝刚经历过四灵之战,身负重伤,一场生死激战之后,终于将其斩杀。

    武魂的强大与否,直接决定着武道之人的境界,而武魂则源于妖兽的元神精魄,也就是所谓的妖灵。

    对于武神级强者,天下妖灵都可以轻易镇压并直接炼化,然而,他完全没有估算到一头四灵级别的元神精魄有多么恐怖,很快便遭受到了反噬,与玄武大帝一同爆裂而亡。

    “半祖之神”含恨而终,那一刻他无限接近武祖,眼看着就要傲立在世界的顶端,可惜到头来却功亏一篑,尽皆成空。

    “我已经死了么?”

    云寂相信轮回,他以为灵魂已经到了黄泉之路,然而,却又渐渐感觉到身体开始回暖,六识也因此而复苏,仿佛在提醒着他,这一丝生命之火尚未熄灭。

    他沉下心来,一番探查之下,却惊奇发觉这并不是他的肉体,可以说根本没有接触过武道修炼,简直孱弱的不成样子。

    “借尸还魂?”

    这一刻,云寂完全搞不清楚状况,而混沌的脑海之中,一丝记忆烙印突然明亮起来,从中他感知到了这副肉体的过往种种。

    同样是神武世界,而时代却与半祖之神当年爆体之时相隔遥远,在这里各大王朝屹立、武道宗门万千,而云霆部落就坐落在大越王朝境内。

    这副肉体的主人也叫云寂,今年十五岁,乃是云霆部落的少主,因为母亲唐蓉当年怀孕之时身受重伤,生出婴孩之后便撒手人寰,所以出生后的云寂在神魂上先天残缺,导致无法炼化妖灵、觉醒武魂。

    想到这里,云寂苦笑了一声,失去武魂,就意味着武道大门已经被老天爷无情的关上了。

    “我是怎么死的?”

    云寂心中疑惑,仔细回想之下,这才知道是当日在幽冥森林之中,竟被风魔部主之子风昊打成重伤。

    “好狠啊。”

    云寂心中杀意升腾,那风昊人称小霸王,是一名觉醒了武魂的中阶武者,自恃着风魔部落的少主便肆意妄为,这次不仅违反规约侵犯幽冥森林,还伙同了几个贴身侍卫对他拳打脚踢,甚至动用了灵力,不慎击中了后脑,这才导致昏厥不起,一缕残缺神魂几乎湮灭。

    眼下两道灵魂渐渐融合,难分彼此,这让云寂的情绪难以压抑,双拳不由握紧,而在突然之间,他却感觉到在丹田之中传达而来一股神秘而庞大的气息。

    这道气息对于云寂来说并不陌生,却令他感到无比震惊,匆忙展开内视,骤然发现在丹田之内,盘踞着一尊上古异兽,龟蛇相交,蛇是龙首凤翅蟒身,龟乃龙首鳌背麒麟尾。

    “玄……玄武大帝?!”

    云寂几乎不敢相信,玄武大帝居然以武魂的方式出现在他的丹田之内。

    “难道这就是四灵的秘密!”

    相传玄武大帝在远古之时有很多称号,其中一个名为司命之神,乃是长寿与不死的象征,要知道任何一种武魂都有着它与生俱来的血脉天赋,云寂相信这死而复生的始作俑者就是它,而先天神魂残缺,则是难得一遇的契机,只有这样两道神魂才能够完美融合。

    难怪要等待这么长的岁月,要知道先天神魂残缺出现的概率实在太低了,长大成人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这么说来,我在受到反噬自爆之后,玄武大帝的妖灵却并没有消失,而是裹挟着我的灵魂找到了现在的肉体,相互融合,得以重生。”

    当云寂明白了这一切,他的内心不由得激荡万分。

    四灵级的武魂,这意味着什么?

    当年的“半祖之神”唯一欠缺的就是足够强大的武魂,眼下机缘终于来了!

    巅峰的武道造诣,顶级的四灵武魂,云寂坚信在未来可以笑傲九霄,晋升传说中的武祖之境。

    想到这里,他猛然睁开了双眼,眸子里似有神辉浩荡,哪里还有半分病态之意。

    “寂……寂儿,你醒了?!”一个中年男人上前就抓住了他的手,激动问道。

    他就是云霆部落之主云豪,身材魁梧,浑身肌肉纹起,脸部线条刚硬,眉利如剑,两只虎目炯炯有神,不愧有着“金狮子”的封号。

    灵魂相融之后,云寂并没有丝毫的陌生感,暖意浮上心头,说道:“父亲,我没事了。”

    “没事就好,快快躺下,我这就让人再熬些灵药过来。”说话的叫做袁浒,看起来颇有几分儒雅之气,眉宇间笑意温和,虽然是异姓,却与部主云豪是血战沙场的兄弟,在部族中也很有威望。

    云豪重重的冷哼一声,说道:“寂儿,你放心,我这就召集其他部落,定要让风屠这老家伙给我一个交代!”

    “不必了。”

    “怎么了?”云豪怒气冲冲的说道:“寂儿不必害怕,幽冥森林本是我们的猎场,风昊那个龟孙子不光犯了禁忌,还将你打成重伤,这口恶气怎么能忍?!”

    “大哥先别着急,听听寂儿怎么说。”袁浒知道部主的暴脾气,便插口说道。

    “小辈之间的事情,就交给寂儿来解决吧,若是因为这件事而引起部落之战,就得不偿失了。”云寂淡淡的说着,而他的眸子深处,却涌现出浓烈的杀机。

    他前世可是“半祖之神”,横扫八方六合,只有欺负人,还从未被人欺负过,这口恶气当然不会咽下,不但要亲手解决,而且必定百倍奉还。

    云豪深深叹了口气,脸上流露出欣慰之色,说道:“寂儿长大了。”

    过了一会儿,部落中已经一百五十岁的布达长老在诊断之后,确定云寂已无大碍,众人这才放下悬在心头的巨石。

    ……

    部落大厅。

    袁浒叹了口气,说道:“话说,明年就要到猎场武试了,不知道大哥有何打算?”

    猎场对于部落来说至关重要,乃是得以生存发展之根本,就好像云霆部落所得到的幽冥森林。

    而每隔十五年举行一次的猎场武试,就是要每个部落派遣出继任者进行武道格斗,优胜者便可以自由选择想要的猎场。

    在荒古之地的猎场有很多,例如北邙山、血色平原等等,而幽冥森林却是最次的一个,里面的资源非常缺乏。

    云豪面色沉重的坐了下来,说道:“寂儿的情况你也知道,无法觉醒武魂,又怎么能够参加这样的比试。”

    袁浒说道:“其实争不到北邙山的话,意义也不大,听闻风魔部主的大公子风星河已经晋升到了下阶武宗,看来猎场的格局不会有所改变了。”

    北邙山乃是所有猎场的头牌,里面拥有着非常丰厚的资源,群居的妖兽,采之不尽的灵草以及价值不菲的矿藏,一旦可以得到的话,十年之内就可以令部落有飞速的发展。

    然而这些猎场乃是强者得之,十五年前,云豪本有实力去冲击武试第一,可惜却在与一头强横妖兽的激战中伤及武魂,当时怀有身孕的唐蓉也受了重伤,以致于后来诞下了先天神魂残缺的云寂。

    每次回想到这里,云豪眼中就浮现出愧疚之色,若不是他执意要去妖王山狩猎,意图重炼武魂,也不会造就今时今日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