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乐极生悲

第1章 乐极生悲

盛夏的阳光炙热的可怕,尤其此刻是正午时分,马路上方的空气仿佛都在扭曲,好像快要燃烧起来似的。即便是在东海这样的繁华都市,路上也只有稀疏的行人快速的挪动着脚步,感觉像是走得慢了就会被烤干了一样。

    一条并不十分繁华的街道上,一个略显瘦弱的少年费力地蹬着一辆人力三轮车,身上破旧的白色短袖因为被汗水浸湿而紧紧地贴在他略显单薄的身体上。车上装着一些塑料瓶和纸箱之类的东西,最显眼也是最值钱的就是一个七成新的电冰箱。

    可能是经常暴晒的原因,少年的肤色有些黝黑,细碎的刘海也因为流汗的关系粘在一起,紧贴在额头上。清秀的面容因为此刻的过度用力而稍显狰狞,但即便这个时候,他的眼神依旧清澈而且透着坚定。

    少年名叫叶浩然,东海大学大一的学生,因为现在是暑假,大二的课程还没开始所以不用去学校,而且他的学费也还没有凑齐。

    至于为什么会选择收废品,一方面叶浩然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如果不是那个收废品的爷爷,自己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年了,更别说什么丢脸的事情了。所以叶浩然不但不会觉得收废品有什么不好,反而对这个职业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在里面。

    另一方面来说,在叶浩然看来收废品其实利润也还是不错的,做的好的话其实比做兼职什么的挣的还要稍稍多一点,而且可以见识各种牛鬼蛇神一样的人,何乐而不为。

    叶浩然从记事起就是跟一个收废品的老头生活在一起,浩然这个名字也是老头取的,至于叶姓,是因为捡到叶浩然时的襁褓里有一块玉佩,刻着一个叶字。老头也曾经清楚明白地告诉过叶浩然两人其实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老头名叫李铁,叶浩然只是他在一个叫光州的地方捡到的,因为没有后人又见婴儿没人要可怜所以就带在身边抚养。不过李铁对叶浩然真的很好,叶浩然也是把李铁当作自己的亲爷爷一样看待,老头平常收废品,叶浩然放学之后也一起帮忙。

    于是,叶浩然也就这样在光州度过了十七个春秋,直到十八岁考上东海大学。大一暑假伊始,叶浩然把李铁从光州接到东海,利用自己平时省下的一点钱在郊区租了一个破旧的小房子,虽然条件不怎么样但本来就彼此相依为命的爷孙俩却很安心。

    由于李铁现在年纪大了,所以自打把他接到东海以后,叶浩然坚决要求其安心在家,看叶浩然态度坚决,老头只好同意。不过之后叶浩然收废品回来李铁都会帮忙打下手,叶浩然也颇感无奈但也没有说什么,用老头自己的话说,奔波了一辈子了老了也闲不住。

    其实,叶浩然不仅仅是暑假在外面收废品,平常在学校也会做,每个礼拜骑着三轮车在校园里晃悠个两三次收一收。于是,久而久之,叶浩然的名号在东海大学也算是传开了,俨然成了学校的名人并被冠以“破烂哥”的称号。

    对这个称号,叶浩然只是一笑置之,依旧我行我素地进行着他的收废品大业。至于这个称号包含多少的嘲笑意味,他真的不介意,毕竟自己凭自己的劳动挣钱,不丢人。

    今天叶浩然的收获不错,除了收了不少东西之外,最意外的就是那个电冰箱了。本来收的都是一些不值钱的小玩意,眼看就中午了,叶浩然已经打算要回去吃饭了。可哪知半个小时之前,当他蹬着三轮车经过一个小区的时候,正好有一家人正在搬家,由于东西太多,冰箱又太大,那家的女主人就招呼他过去,随便要了两百块钱就让他把冰箱拉走。

    以叶浩然的经验来看,那个冰箱转手卖掉起码可以翻两倍,于是屁颠屁颠地同意了。那女主人还十分厚道地招呼了一个人过来帮他把冰箱抬到三轮车上,让叶浩然感动不已。在见惯了鄙视和冷眼之后,这样的善良在叶浩然眼里被数倍的放大了。

    费力地蹬着车,叶浩然回头看了一眼斜在那里的冰箱,嘴角弯起一个弧度,心道:“有了这个意外之喜,我的学费就差不多了,剩下的东西卖了可以给爷爷买些补品。”

    想到这里,叶浩然觉得自己身体里一下又充满了力量,猛然直起身子用力的蹬起来,全然没有注意到对面的绿灯正变换成黄灯。

    当三轮车走到马路中间时叶浩然才察觉到不对,好像只有自己在骑车过马路,而此时刺耳的摩擦声在耳边响起。

    “吱...”

    叶浩然下意识地拉刹车,因为太过突然,而三轮车后的重量又太重,车尾不可避免地因为惯性微微翘起,而此时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也撞上了三轮车的车身,同时停了下来。

    伴随着一声动听的女高音,叶浩然华丽丽地飞了出去,在空中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尼玛,我都还没叫呢,你叫那么大声干嘛?”

    “砰...”

    三轮车翻倒,里面的东西洒落满地,冰箱则直接撞了出去,与地面擦出一串火花。

    重重的摔在地上,并在地上翻滚了几圈之后,叶浩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快要散架了,意识也在渐渐地模糊,但同时他却能清楚地察觉到自己的头正在流血。

    耳边嘈杂的声音越来越模糊,眼皮也越来越沉重,叶浩然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下去,但此时他却想笑,虽然连扯动嘴角的力气都没有,可他还是想大笑一声,“妈蛋的,这就是传说中的乐极生悲吗?但是我特么就是有了那么一点的好运气而已好吧,我嚓...”

    “嗒嗒嗒...”

    高跟鞋踩在地面的声音响起,叶浩然知道有人朝自己这里来了,而且来的是个女人。

    “你没事吧?要不要紧啊?”紧接着一个灵动中夹杂着慌乱的声音响起。

    “我去,你说要不要紧,要不给你来这么一下试试?不过应该就是这个女人开车撞的我吧,真想看看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把我撞成这样呢,可惜了...”心里刚刚闪过这个念头,叶浩然就晕了过去,人事不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