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红莲寺

第1章 红莲寺

第二章:红莲寺

    小雨的话,让白起心中一惊。

    “放心,你爹的武技,普通的炼气士,十个八个也不是他的对手。但是他修炼的武技,眼看要进阶陆地剑仙了,到那个时候,是有劫数的。其中天机,我娘也不敢说。不过这武者的劫数,总比炼气士的差许多,应该能度过吧。”

    白起不明白炼气士的事情,但是对于陆地剑仙,还是清楚的。

    武者修炼真气,分为后天九品,先天九品和陆地剑仙三个层次。后天九品的人物,遍地都是,先天九品的人物,就已经可以成为朝中猛将,江湖豪侠了。

    但是这陆地剑仙,白起在学习家传枪术的时候只听父亲道:如果武者修成陆地剑仙,就可凌空飞行,一日千里。寿命更是延长到五百载以上,这世间的军队,对于陆地剑仙这样的武者再无威胁。

    听小雨的口气,修成陆地剑仙要经历劫数,而这劫数,和炼气士的劫数比起来又不算什么,难道炼气士真的强大如斯?

    白起心中翻腾不已,也不知道飞了多久,脚下震动,小雨才松开手,道:“小白哥,可以睁眼了。”

    白起没有睁眼,就觉得身上微寒,他是后天一品的武者,知道能让自己感觉寒冷,那已经是结冰的程度了。果然,睁开眼,他就看到一道积雪的山梁。云是灰色的,正前方,是一道挺拔的绝壁,绝壁上,有一座寺庙。

    绝壁上有嵌入的木桩,那寺庙的一座座屋宇就架设在木桩上,寺庙红墙碧瓦,用了琉璃,下面有陡峭的台阶,沿着绝壁向上崎岖不平。

    “这是哪里?”

    “红莲寺,别处的妖怪,看起来危险,这里蓄养着不少妖怪,已经不敢吃人,被佛法降服了。小白哥,一会儿你可别说话,我会说你是我哥哥。”

    白起点头答应,那草龙早就不见了,连变化草龙的长凳也不知去向。白起现在也没心思询问,他知道,小雨带他来,恐怕不是看看妖怪那么简单。

    这红莲寺建立在悬崖峭壁之上,显然也不期望有什么香火。白起踏上石阶,脚下不稳,却是有冰。小雨笑道:“拉着我。”

    说着,她伸出手来,让白起拉着,就这样稳稳当当的走上台阶,一直来到红莲寺的门前。

    到了平台处,小雨才放开白起的手,上去叩打门环。不多时,吱丫一声,寺门打开,露出一张凶恶的脸孔。这张脸上的肉丝全是横着生长的,眉骨高耸,眼睛圆如铜环。两鬓毛发卷曲,头顶却是油光锃亮,原来是个和尚。

    “小师傅,我和哥哥来还愿的。”小雨说着,塞过去一枚八角形的铜钱。

    那面目凶恶的和尚接了铜钱,这才把门大开,也不说话,只是侧身放了小雨和白起进去。小雨等和尚关门,带着她和白起穿过几层大殿,来到一个僻静的禅房。

    “住这里吧,只有一晚。”和尚的声音倒是很细,像是被阉过的太监。

    小雨拉着白起走入禅房,禅房的摆设洁净,简单。只不过天寒地冻,房间内没有取暖的东西,呵出的气都是白蒙蒙的。

    矮床像是胡人的东西,不过上面堆着几个蒲团。窗前立着两个高大的云瓶,插着白起不认得的花。这禅房古怪,除了蒲团,看不到任何佛门气息。

    小雨拉过两个蒲团,自己坐下一个,塞给白起一个,道:“红莲寺不是佛门建立的,这里早期是神庙,供奉的是什么神灵我也不知道。后来红莲密宗占了这里,收服附近的妖怪,开辟了一方道场。”

    “小雨,你来这里是干什么?”白起直接问起原因,他才不信小雨只是为了让自己开开眼界。

    “嘿……当然是偷东西的。”小雨眨眨眼,有几分顽皮的样子。

    “这可不好!”白起皱眉,他不是夫子,但是出身国公府,身为大晋王朝国公后裔,怎么也不会觉得偷窃是好事。况且小雨说的明白,这红莲寺的和尚,能收服附近的妖怪,恐怕实力不简单,自己二人到这里来,要是偷了人家的重要物件,这些和尚可不管你是什么国公府的人。

    看那开门的和尚身上,就有杀气。这种感觉不会错,煜国公白坚,也就是白起的父亲,手下有能征惯战的将军过百,白坚赋闲在家,还是有十几个人以家将的身份跟随着。

    白起从和尚的身上,能感受到那些家将的气息。那十几个家将,也是尸山血海里摸爬滚打出来的,每个人恐怕都杀敌过千了。

    “小白哥,你怕了?”

    白起冷哼一声,没有回答。他是有些怕,可少年人不服输的劲头,让他不能这样对小雨说。而且小雨敢来,他又有什么不敢的。这么一想,白起也就由得小雨去了。

    小雨见白起这副样子,才展颜欢笑。她对白起道:“我谎称是来还愿的,还愿的妖怪,要等到明天日出之后,才能在大殿进香。咱们要住上一晚,今晚就动手,然后咱们骑着草龙飞走,和尚也没奈何。”

    “和尚要是追咱们怎么办?”白起问。

    “小白哥,大晋王朝已经三代崇道,炼气士占据宫廷,现在又听说要封国师了,和尚不敢在大晋内部乱来的。咱们能飞回去,就不怕他们来追。”

    见白起还是担心,小雨又道:“我取这样东西,红莲寺的和尚不知道。别惊动起什么人的话,东西少了也不会被发现。”

    白起这才无奈点头,人都来了,就这么回去也没什么意思。他出来就是想要见识一下,到底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书本中写的那些神奇事情。看不到什么,也会让他不甘心。

    白起的性子,喜好传奇怪谈一类的文字,不过为了父亲家族,对正经的典籍也是苦学十年。五岁启蒙,如今是十五岁的年纪,正是好奇心最重的时候。所以他才会同意小雨的计划,换做是他的父亲白坚,恐怕一枪先把小雨刺死再说。

    怪力乱神,可不是一个国公该去弄的。

    转眼暮色将至,小雨带着白起向后面走去,这红莲寺提供一顿斋饭,不过一般来进香的妖怪没那么好胃口,吃和尚弄的东西。小雨带着白起,穿过两处庭院,白起看过之后,这红莲寺果然是后改的寺庙,大多数建筑都还维持着前朝风格,和寺庙极不协调。

    院子里有水缸,小雨让白起去看,白起来到水缸前,吓了一跳,那水缸中跃起三四条小鱼,张着嘴巴,嘴巴里森然利齿,还带着血腥气。看到白起,一条小鱼冲出水面,扑向白起的脸,白起拔剑,一剑砍了过去,将这小鱼砸回了水缸。

    小雨拉白起后退,道:“这是鱼妖,还没驯服呢,见到生人,还是想吃。”

    白起咂舌,自己的短剑,可是用深海寒铁打造的兵器,这一剑自己出了全力,就是一块石头也砍得成两半,那鱼妖只是头顶上多了一条白色的印痕,浅得不能再浅了。

    难道这鱼妖比府中的家将还要强大不成?

    小雨也不和白起解释,拉着他穿过院落,七拐八拐,来到了一处破败的院子,这院子已经远离悬崖,深入山中。上方是巨大的裂缝,能看到一些微光。院子的角落,有一个井台。小雨紧紧拉着白起,来到井边。小雨抬腿就要跳下去,被白起拉住。

    “小白哥,东西在下面。”

    井口黑洞洞的,吹出阵阵阴风,白起向下看了一眼,深不见底。在井台边还没什么异象,当接近井口的时候,白起才听到,这阴风之中,还有阵阵的哭嚎之声,下面宛如深渊铁狱,更像是藏着无数孤魂野鬼一般。

    白起的手按了按腰间短剑,心情忐忑的跟着小雨跳入井中。他的眼神镇定,手上的汗水却被剑柄上缠绕的丝线吸收,掌心发粘。六岁开始练剑,如今恰好是九年,白起的眼睛不会因为紧张而露出怯懦,可是这身体,却是控制不了的。

    要是能成为先天武者就好了,白起暗道。先天武者,能控制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绝对不会出现手心透汗的情形,这样很容易让短剑脱手。

    这井下浓雾弥漫,阴凉透骨。白起运转真气,身上还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好在小雨的背影清晰,近在眼前,那浓雾也遮挡不住翠绿的长裙,就这样在白起的前方飞舞。白起忍不住笑了笑,自己这是怎么了,竟然把小雨当成依靠?

    “到了。”小雨的身影骤然停下,白起凌空翻了个跟头,却被小雨揽住腰,轻轻的接住。这井的深度可怖,要是真的落实了,白起必然受伤。

    白起现在反而不怕,他本是个天性好动,猎奇心极强的人。只是煜国公从小给他聘请的老师,都是老成持重,或者说老奸巨猾的人物。白起耳濡目染,平日里性子隐藏的极好。哪怕是偶尔胡闹,也都是从父亲的角度考虑,不会惹什么大麻烦。

    可是今天在小雨的蛊惑下,白起性格中那冲动的一面却是隐藏不住了。

    神秘的古井下,有什么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