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你来了

第302章 你来了

如果不是有不动明王,我怀疑,我肯定立马就会被那些厉鬼给撕碎了。

    在忍受着身边百鬼的撕咬与抓挠,我的心里却似乎忽然安静了下来。

    忽然睁开了眼睛,瞬间那那些感觉荡然无存。我的眼前,只剩下他,站在不远处撑着伞。

    我缓缓的朝他走过去,他一动不动。

    我抬手取下了他脸上的面具,露出了一张意料之外,又意料之中的脸。

    他的眼睛望着我,就像我的眼睛望着他一般。

    我将面具戴在自己的脸上,抬手取下了他手中的伞。

    他呼了一声,钻进了我的身体里,仿佛从没有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蹲下身子将地上的布条捡起,重新将冥伞缠起来,背在了身后。

    转而,继续朝前走。

    他,就是我。

    我就是他。

    他在找寻的人,也就是我在找寻的人。

    当他跟我融合在一起的那一瞬间,我忽然明白了,这一切,真的就像龙老头临死前对我说的那句话:你跟我一样,只是个可怜虫。

    是的,我只不过是个可怜虫,是个一直被人耍的团团转,除了她以为,没人真心对待的可怜虫。

    黑暗中,我一直走到了LA市的大街。漫无目的的在走,宽大的马路上,没有人,当我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个身影,她静静的站在那里,不人不鬼,没有头发的脑门与脸上长着无数的触角。让人看上去,很恶心。可我却看着心疼,很心疼。

    不过,她的那张脸,我还是认识的,秦慧,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的眼窝深深的塌陷了进去,如果不是我与她太熟,或许,我跟本就不会认出她来。

    我走到她面前,她没有朝我动手,只是有些谨慎的盯着我。

    我问她:你后悔吗?

    她缓缓的摇头,似乎想说话,可我知道,她永远都说不出来了。

    我伸手将她的头拦在我的胸前,触手之上都是黏黏的感觉,有些腥臭。

    她没动,只是安静的那样。

    我闭上了眼睛:我给你报仇!

    我忽然感觉到胸前她似乎哭了,而后,她推开了我,朝远处快速的跑去,眨眼就见不到了人。

    我心里默默的说了句对不起。

    一个人,走在无人的大街上,关于秦慧,我也是在跟他融合后才明白的。她太傻,不值得。

    黑门还是摘星,拿走了我的,我得要回来了吗?

    我忽然有些迷茫了,二十多年的养育之恩?还是说一直对我的不杀之恩?想起那一幕幕熟悉的脸,我的心在疼。想起那一张张熟悉的脸,却一夜间让我觉得是那么的陌生。

    下不去手吗?

    秦慧因我变成了这样,我还是下不去手吗?

    我一直以为,她是被人控制了,被人给胁迫的,可事实上,她都是因为我,只为了让我找到真我。

    原来,我就是我。第一世界的我是我,第二世界的我也是我,第三世界的我同样是我。只是,我一直不知道的是我的前世,是他。是他。

    秦慧,我该怎么帮你报仇呢?

    一切都是因为我,因为我。

    时间过的很快,不知不觉天就亮了。

    我重新回到了那个破厂房前,门口早已经没有人了。

    我打开了门。里面同样没有人,已经变的一片狼藉了。

    里面的门,紧闭着,不过,我猜想应该已经都走了。

    戏演的很到位。

    我坐上了回城南的车,心里却想着这些人,究竟是为了什么?如果是阻止‘他’。为什么还要留着我?让我经历这些难道就是为了折磨我?

    我不明白,我只想回到城南那个我生活了那么多年的家里,躺在床上。

    一路回到城南,我回到了家,打开了门。然后走进了房里,躺在了床上。

    就那样的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我就想那样一直睡下去。或许,我累了,困了。

    躺着躺着,我居然睡着了。

    睡梦中,我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同年,我跟小姐姐一起在屋子里玩,我让她画画,她却画了很多眼睛。怨毒的眼睛。

    我当时很纳闷,为什么她会画那么多眼睛?

    忽然,我感觉,有人在身后抱住了我,我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侧过身。望着她,你回来了?

    她紧紧的抱着我,我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摇头摇头望着我说:这不是我们的家。

    我点头,拉着她,出了门,我们直接去了程村家里的老房子。

    家里依然没有人,不过,这些我们都不在乎,因为,我跟她只有彼此,其他的,都不在乎。

    走进老房子,屋子的地上还残留着血,我拉着她绕到了堂屋后面,堂屋的后面还有一个小房子,我打开了房子的门。

    门里重叠着两口一大一小的红棺材,我问她:一起吗?

    她点头。我将上面的小棺材搬下来,然后打开了满是灰尘的大棺材盖子,取下了伞放在棺材里,然后跳进了棺材,将她抱紧去后。我们俩并排的躺在棺材里。我说:“你想明白了吗?”

    她嗯了一声,我伸手将棺材拉了过来。

    这是我们的家。

    我们俩相拥着彼此,就那样,我睡着了。

    意识旋转。

    迷迷糊糊中,我听到有人在揪我的耳朵,我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起来。

    她朝我一笑,问我怎么没去找她?

    我说,我睡过了。

    她哼了一声有些生气了。我说,马上就要毕业了,你跟你爸说了吗?

    她生气的说:“我爸说你不务正业,每天就知道写这些乱七八糟的,说我以后跟了你肯定没好日子过。”

    我有些郁闷,她嘻嘻一笑说:“骗你的。我爸同意了。”

    我愣住了,真的啊?她点头,真的,比珍珠还真。

    我说那咱们结婚吧?

    她有些醋味的说:你不是说要跟你的小姐姐过嘛?还接什么婚啊。

    我嘿嘿一笑说:你不就是我的小姐姐嘛。

    她说我不是。

    然后揪了一下我的脸,就往外跑。

    我赶紧追了出去:你就是。

    一直追出门,我妈刚好从外面洗衣服回来,对我俩的背影喊着大清早的发什么神经啊。

    我追着她一直到了她家,碰到了她爸,喊了声:表叔。

    她爸冷着脸嗯了一声,好好的人,没事儿往棺材里钻,你们就不能让人省点心啊!

    我跟她偷偷的吐了吐舌头。

    她喊了声爸,我居然也鬼使神差的喊了声爸。

    结果,她爸应了声,然后反应了过来,大骂了一声:兔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