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今天天气真晴朗

第217章今天天气真晴朗

祝一米饶有兴致的看着田母给田致远拍脸蛋掐人中,他刚刚经过一顿毒打,身体都在不由自主的抽搐。

    好不容易在田母的折腾下慢慢的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身校服笑意盈盈的女儿,他颤抖着伸出手想摸摸祝一米的脸,说话都不自觉的发着颤音:“一米……”

    田母简直无法置信,她缓缓的扭头,僵硬的脸正对着递水给她的人,不是那个该死的小贱人是谁?

    田母早在被人抓起来的时候就后悔了,那些人丝毫不懂得尊老敬幼,她想嚷嚷都被堵着嘴说不出话来,她捞着门不丢那些人就强硬的把她的手掰开。

    而这一切,如果不是她想找田一米母女根本不用受这罪,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拗不过致远同意他和祝庭瑜的婚事。

    那个败家女人丧门星破鞋烂婊子,看看他们老天家得到了什么?做的什么孽才会落到这种地步?

    她至今为止都不知道为什么被抓进来,只以为是祝庭瑜母女使得坏,更是恨不得她们母女俩死无全尸掉进十八层地狱。

    所以田母一看清祝一米的脸抬手就是一巴掌,这小娼妇小王八蛋小骚货跟她那不要脸的娘长得一模一样,化成灰她都认得。

    可惜祝一米现在不是小时候那个被欺负了也毫无还手之力的小丫头了,她瞬间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一把抓住田母的手往后一扔,田母就坐到了地上,祝一米脸上冷肃无比,眼神更是冷的能滴出水来:“这里可不是你田家屯,由不得你在这里撒泼。”

    田母楞了一下顿时嚎开了,边嚎还想再抓祝一米一下:“田一米你这个小婊子,我就知道你跟你娘一样是个骚货,看见男人就走不动路……”

    祝一米怒从心头起,如果说龙有逆鳞,那么祝一米的逆鳞就是祝庭瑜和两个弟弟,连郁青流也要排在她们后面。

    祝一米懒得废话,直接一个窝心脚就踹到了田母心口,田母被她一脚踹到地上不断的咳嗽,连站都站不起来。

    祝一米一脚踩到她脸上慢慢的扭了几脚,田母从来没见过祝一米这个爆炭一样的死丫头这样暴戾的样子,一时间被吓呆了,眼泪哗哗的往下流,偏偏脸被踩到地上连话都说不出来:“你个老女人,一辈子就没干过好事,早知道当初就不该放过你。还有,我姓祝,请叫我祝一米。”

    祝一米说这个是有理由的。

    当年祝庭瑜和田致远结婚是自由恋爱,如果不是真的相爱又怎么可能真的结婚生子?可惜田母不干人事儿,从他们谈恋爱起就对祝庭瑜挑挑拣拣,背着祝庭瑜更是对田致远说了不少她的坏话。

    偏偏田致远又是个愚孝之人,虽然知道母亲说的不对,却也唯唯诺诺的不敢反驳,俗话说三人成虎,坏话说的多了明知道是假的也忍不住会当成真的了。

    其实他们的感情早就淡薄了,只是奈何当时田致远正好被裁员下岗,生活都要祝庭瑜养,自然不能多废话,况且还有祝一米这个女儿。

    白咏华的出现只不过把早就积累下来的矛盾激化了而已。

    田母就是个欺善怕恶的典型,祝一米移开脚后立刻嚎了句:“你个忘恩负义的小……”后面的字还没说完,被祝一米冷飕飕的眼神一扫,立刻消了音,身体跟着瑟缩了一下,赶紧爬到了儿子后面。

    田致远浑身都快痛死了,脑子不是很清楚,来的很慢,等他终于清醒过来,看到的就是祝一米踩着他娘的脸说自己姓祝。

    田致远有些无法置信,这是他最疼爱的女儿啊,为什么会变得这么狠毒这么陌生?

    “一米,你怎么了?是不是你妈说了什么?一米,不要信她的,你妈早就变了,她早就勾搭上了别的男人,怪不得会跟我离婚,那孩子都不知道是谁的种,一米,相信我,爸爸是爱你的,跟我回去好不好?一米,她还找人打我,她太狠毒了她根本不配做你妈妈,一米跟爸爸走好不好……”

    祝一米简直要被气笑了,这什么人啊?世界上还有这么无耻的男人?明明是自己出轨在先,反而把一切都诬赖到别人身上?

    祝一米曾想过如果没有田母十几年如一日的说老妈坏话说不定她的家庭还会是完整的,现在看来,这个男人本质就是个渣滓。

    她早该看清楚了不是吗?怎么还会心存幻想呢?这男人要是有悔改,就不是上辈子那个害死了老婆孩子赶走女儿的王八蛋了!

    祝一米摇摇头,懒得再说话了,这种只活在自我世界里的人,是听不进别人的话的,算了,反正舅舅会好好招待他的,她就不用再给自己找不痛快了。

    祝一米转身想走,田致远又怎能允许?

    他不是傻子,他能这么快被祝家的人找到,祝家的能量之大可以想象。

    田致远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后悔。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祝庭瑜的娘家居然有这么大的权力,早知如此他又怎么会和白咏华那个贱女人纠缠到一起,祝庭瑜为什么从来没跟他说过这些,她要是早跟他说了他又怎么会一直碌碌无为的呆在一个小县城里。

    是不是祝庭瑜从来就没爱过他?只把他当傻小子一样的玩耍。所以不想跟他过了就干脆离婚一走了之。

    亏他还担心她们母女来京城会过不下去,哪里知道原来人家是来过好日子了。

    祝庭瑜是绝对不会再跟他一起的,况且她现在有了那么好的对象,哪里还会记得他这个土包子?祝庭瑜有多倔强,田致远是再了解不过了。

    她现在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昨天祝庭瑜那几脚他还是记得清清楚楚的,更不要提把他捞出来了。

    他从来不知道住牢是这么痛苦的事,电影里的描述根本就不及现实的百分之一。

    现在他只有把希望寄托在自己女儿身上,一米那么听话,从小就最喜欢跟他在一起,最高兴的就是他的一句夸奖,她一定不会让他在这里受罪的。

    可惜现实给他美好的幻想再次来了血淋淋的一巴掌。

    一米眼中的嘲讽不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在她转身要走的时候田致远终于慌了神,一米不能走,他心里明白,一旦一米走出这个大门,他这辈子就完了,不仅仅是一辈子出不去,还会受尽侮辱。

    “你不能走!”

    田致远的话充满绝望,对未来的绝望,对自己当初选择的后悔,还有对祝庭瑜的怨恨。

    祝一米连头都没扭,一脚踹开他走了出去。

    门关上的时候,还能听到里面田家母子绝望的哭泣。

    阳关灿烂,万里无云,祝一米抬头看了看天,刺眼的阳光让她眼睛不由自主的眯了起来。

    等视力恢复正常,就看到祝庭瑜祝庭瑜刘品言郁妈妈等等,很多亲人关切的看着她。

    祝一米顿时笑了起来,乳燕投怀一般钻进了祝庭瑜怀里,还抱着她用力蹭了蹭,祝庭瑜看祝一米完整无缺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对田致远她早已视之为路人,就怕祝一米过不去自己这一关。

    现在看她的样子,仿佛卸下了千斤重担,比当初跟郁青流确定关系还雀跃欢喜,就知道她已经把过去完全释怀。

    其实在来这里之前,祝庭钰已经给她打过电话,包括祝一米曾经说过的梦境,包括祝一米危险的心态。

    她一直就觉得女儿态度转变的太突然太生硬,一米对田致远还是很有孺慕之情的,怎么可能一夕之间就变得那么仇恨,恨不得一刀把他杀了的那种仇恨。

    经祝庭钰这么一说就全部解释的通了。

    当然那些惊人的巧合还是很让人震惊的,比如一米居然先知道了白咏华有个女儿叫做白言菲,当初她还以为祝一米是真的喜欢那个乖巧的女孩子,所以虽然觉得她有些虚荣也没有阻止她们来往,现在看来却是故意的了。

    祝一米能筹谋这么大,用这么长时间只为了完成因为梦境造成的复仇,让她不得不佩服这孩子心性之坚韧,但也更心疼这个把一切都背在背上的女儿。

    难怪离婚前有段时间她总是发现祝一米整夜整夜的失眠,当时祝一米的解释是马上要中考了复习功课累的,现在想来应该是梦里的事给压的。

    而且一米的梦里她是难产而死,还是一尸两命,但现在她还好好的活着,而且生的是双胞胎,这明显跟梦里不同。

    但是祝一米对她浓烈的爱她却感受到了。

    这个时候宝贝女儿需要的,不是安慰,不是同情,而是温暖的怀抱,语言什么的,这个时候已经太过苍白。

    祝一米撒了会儿娇终于想起地方不对,脸一下子爆红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有那么多警察,都是陌生人。

    虽然说丢脸丢到陌生人面前不算丢脸,但大家拐着弯的说不定都认识嗷嗷嗷,太丢脸了太丢脸,木有脸见人了有木有?

    想到这里祝一米左手捞着祝庭瑜,右手挎着郁妈妈,闷头就往停车场走,走了几步忽然扬声道:“小舅,谢谢啊,剩下的,咱们就按正常程序走吧。”

    祝庭钰笑眯眯的应到:“咱们一向遵纪守法,当然是按正常程序来啦。”

    所有人都听的一头黑线,祝庭钰要是能按正常程序来,他能做到现在这个位置才奇怪。

    唯有满眼放光,看着祝庭钰浑身都在冒泡泡,天知道他最爱的就是祝庭钰这种截然相反的矛盾的极端的性格啊。

    高考三天,考生忙,考生的监护人更忙。

    学校外头人头攒动水泄不通,京都交通在这三天基本是全部瘫痪的,学校外面家长啊私家车啊什么的太多了。

    这天是六月九号,高考的最后一天,所有关心孩子的家长都在外面翘首而望。

    终于,刺耳的铃声“叮铃铃铃”的响了,外面被太阳晒的蔫了吧唧的人们顿时跟碰到水的鱼一样活了起来,每个有高三考生的学校外面都挤满了黑压压的人群。

    郁青流同样属于焦心等待的人群中的一员。

    上次祝家的事发生的时候他在外面也正好到了关键时刻,根本抽不开身,等好不容易能有时间了,祝一米又不同意他北上。

    理由有二,其一,谈恋爱会分心,见面更是消耗精力,所以高考结束前郁青流不准回来,否则回来也不见;其二,男人先立业后成家,你要是事业未成你好意思见我么?你拿什么结婚啊?

    郁青流气的内伤,不过他知道祝一米是一片好意。

    他刚正式参加工作,还是在一个地级市任副市长,不做点成绩来很容易就被挤下去了,尤其是不能太过随心所欲。

    或者这也是成人的代价?

    那时候怕祝一米太伤心,毕竟差点害死她弟弟的居然是她的亲生父亲,问过所有人之后才终于放心没有回去。

    就连这次回来也是难得的抽空,更是身带任务。

    其实他昨天下午就回来了,不过为了不影响祝一米考试才强忍着没有去看他,这么多天都过去了,再晚一天也不算什么,况且他还有事要办。

    不过休息好了确实精神好了很多,哪怕等了一上午,郁青流都觉得神清气爽的很。

    铃声响起的刹那,郁青流不由自主的绷紧了身体。

    等考生们哄然出来的时候,郁青流拨通了祝一米的电话。

    祝一米觉得自己发挥的前所未有的好,全部满分太夸张,但是五门课程加起来丢分应该不会超过二十分。

    这还主要是因为她是文科生,文科主观题比较多,扣分情况比较严重,尤其是作文,苦逼的作文她从上辈子悲催到现在了,六十分的作文平时老师一般都是给她最多五十分,这次还算是超常发挥,自我感觉不错的很,所以作文应该有五十分,但具体要看判卷老师的心情了。

    但她从来不是会庸人自扰的人,她和刘益辉王希她们并不是同一个考点,所以拿了自己的东西就往外走,走到半路上手机就响了,一看来电显示祝一米笑的跟朵花似的,谁也不理拨开推推搡搡的学生们就往外跑。

    跑到外面,那个这辈子要相伴一生的男人就站在那里。

    祝一米用极快的速度扑到男人怀里,顾不得周围围观的都是家长,勾着男人的脖子就吻了上去。

    郁青流可没想到一向保守被动的祝一米今天居然这么热情主动,初始的惊讶过后,很自然的加深了这个吻。

    俩人旁若无人的亲吻着,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了自己,周围的吵闹喧嚣全部远离了去。

    等他们好不容易分开,嘴角还扯出了一根淫靡的银丝,祝一米顿时笑了起来,响起了小说里的形容。

    正笑的开心,郁青流突然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枚铂金钻戒,郁青流微笑着看着祝一米,轻声问道:“祝一米女士,你愿意嫁给我吗?”

    祝一米眼睛顿时红了,有什么东西止不住的想往下流,她用力眨了眨眼,调皮道:“本姑娘还不到法定结婚年龄。”

    郁青流哈哈大笑,祝一米的反应总是那么奇怪有趣:“没关系,我们可以先订婚,来亲爱的,我给你戴上戒指。”

    祝一米脸红红的看着郁青流把戒指戴到自己手上,活了两辈子头一次被人当众求婚,祝一米有点开心有点欣喜还有点感动,刚想再亲郁青流一下,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脸色猛然一变:“不算,你都没有玫瑰花没有跪下!”

    周围的人哄然大笑,这次不仅祝一米,连郁青流都脸红了,俩人急忙忙的钻进车里,哪怕路还堵着也不要在外面丢人现眼了。

    求婚神马的,是邪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