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我最爱的男人

3我最爱的男人

此时此刻,男人的身上插着一些管子,有的吊着营养液,有的连着仪器,而他本人正闭着眼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仿佛也死了。

    这就是罗凛,我最爱的男人。

    当年李家派人杀了我爸爸,将我弟弟从二楼摔至一楼,虽然他侥幸没死,大脑却严重受损,不仅智力不会超过四岁,身体机能也受到严重影响,常年往返与医院,泡在药物中。

    罗凛经营着一家药店,因为地价上涨的关系而重新选址到了我的住处旁。得知我的情况后,他时常找借口给我很好的折扣,为我节约了很多开支。

    与我生命中出现的其他所有人都不同,罗凛是唯一一个在帮助我的同时,还温柔得顾忌到我尊严的人。

    两周前,我找罗凛咨询毒药,却无意间说漏了嘴。尽管罗凛一开始坚持要报警,后来却也无奈地替我保密了。而李虞善妒,以为我俩背着他有一腿,派人打伤了罗凛,此后他就变成了植物人,直到今天也没有再醒来。

    这事原本惊动了警察,后来却又不了了之,罗凛是母亲独自带大,在本地也没有其他亲人,家里的钱都为治病倒空了,罗母没有心力再追究。而我在法律上与罗凛没有任何关系,因此什么忙都帮不上。

    这期间,李家的人一个也没有来过。

    不过现在已经没关系了,罗凛还活着,活着就是希望。李虞已经死了,他的父母虽然作恶多端,但他们已经双双超过六十岁,且体弱多病,遭此打击必定撑不住。

    想到这里,我便觉得高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李虞死了,我成功了,我……”算了,差点忘了,他曾说过,他不喜欢听我说这件事。

    于是我换了一个话题,“今天是我最后一次来了,因为他们家肯定不会放过我,所以我打算去其他国家避避风头,有生之年不会再回来。”

    床上的人仍旧闭着眼,一动不动。

    “好希望你现在可以醒来,对我说一声再见。”我的眼前不禁有些模糊,“我好想你再对我笑一下……”

    我难过地说不下去。我当然知道这世上有奇迹,可我历来是一个不幸的人。

    罗凛曾说他相信人有灵魂,如果真是如此,那就让我的灵魂留在这里陪着他吧,直到他醒来。

    就在这时,一个老迈颤抖的声音传来:“你……你杀了人?”

    我不由一僵。

    从声音就可以判断出是罗阿姨。

    罗凛出事之前,罗阿姨一直对我很好。因为罗凛是被我牵连,出事之后罗阿姨便很恨我,对我冷漠以待。

    我连忙拿起搁在地上的钱箱,来到站在门口的罗阿姨面前,说:“伯母,我是来送钱的,这里是二十万。”我一边说一边把身上的钻表、项链、钻戒等奢侈首饰一一摘下,说:“这些也都可以卖钱,不过得避过这一阵子。”

    罗阿姨形容憔悴,也不说话,接过了钱和东西,半晌,才突然回神似的问:“你真的杀了人?”

    “我……”我咬了咬嘴唇,小声说:“我杀他跟罗凛无关,是因为他爸爸杀了我全家。您不要怕,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