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燃烧火人(第一部完)

第三百一十章 燃烧火人(第一部完)

“师兄,照你这么说得难听,是蒙事素来不准的,那么,外出去探情办事,却是得力精干的人,一枝蔷薇花,载着那个小伙子来一个这儿,有甚么大事就定要发生了,这次,保证是蒙得决对的准。”牛皮筋凭着自己直觉,作出相应的判断,有着大事欲来的观察力。

    “这…这个……”橡皮头显得舌头打结,那儿接得上话。

    “不要这个那个的了,师兄,料得有错就打自己的巴掌,你输了也得自挨巴掌,打肿了才得停手,嘴巴不出血不可摆手,二人换东道怎样啊?”牛皮筋可不卖这位师弟的账了,老是道自己是个笨拙的人,哼!不信让你惦惦轻重,迟早是要吃瘪的,不过就在眼前了。

    “……”橡皮头是个秃顶,自以为是个绝顶聪明人,却被牛皮筋将了一军,一时失语无言以对,他两眼瘪眨眨愣在那儿,可见,聪明人也有失误的时候,输了得自打巴嘴巴子,那下得了手啊!

    荷花七仙借彩虹连接到脚下,两朵并蒂莲,像两个红色火球滚上彩虹快速飞逸,原来,在彩虹另一头消失的地方,就是无锡九龙山三茅峰上。

    荷花七仙赤兔、橙月、黄翠、绿锦、青绣、蓝颜、紫薇七女冲出宅门来到平坡地上。

    荷花七仙之一赤兔,在一旁听见牛皮筋、橡皮头师兄弟谈论一枝蔷薇花与来人,二人不让在打睹互扣着,一时插不上活,便在一旁看着。

    赤兔一见橡皮头噎得无话可说,她这才走上前去插嘴打起了圆场道:“二位老兄,不必争吵互扣,一枝蔷薇花,与带着人前来,定是有缘故的,听听来人有何说词,咱再作决断。”

    橡皮头听见有人给自己解围如释重负,一口心气顺了,他不再僵在那儿。

    牛皮筋见着美人儿出面调解争折,亦不好意思强扭,他不便再言语,场上的气氛缓和下来。

    荷花七仙与一众桂花门人涌向凌峰。

    凌峰手持着一枝蔷薇花,脸上表情木讷懒惰,他目光呆滞的看着这些男女。

    “喂!你是谁啊?”牛皮筋走上一去,一拍凌峰的肩头,他大喝一声问道。

    凌峰一皱鼻子,伸出手捏了捏,“阿嚏!”“阿嚏!”“阿嚏!”他一连了几个喷嚏,打出的鼻涕,朝牛皮筋脸上喷去。

    牛皮筋脸上被喷了不少鼻涕,他用衣袖擦着急忙后退。

    凌峰紧追几步,亦是一拍牛皮筋的肩头,他学着其口气道:“喂!你是谁啊?”

    牛皮筋被鼻涕喷了一脸,他心头极为不舒服道:“哦!老子问你姓甚名谁?小子回答了,我再答复之。”

    凌峰张大了嘴巴对着牛皮筋,作势又要打喷嚏。“阿…阿…阿…”

    牛皮筋一见这个人真怪,不马上回答问话,接着打喷嚏,还专门对着自己的脸面,是有意装痴卖呆,故意作弄咋的,他不想再无端端的吃鼻涕水,随快速地往后疾退,一道影矢掠去。

    谁知?凌峰追得更快,一条人流如箭一射,已到牛皮筋的面前。

    “阿嚏!”牛皮筋耳边闻听一声,“啊!”一张大嘴巴张开,二条鼻涕水喷流,直射入其口中,“咭咕”一口吞下。

    “啊唷喂!这是甚么味道,是浓浓的粘液,酸酸的臊气,有涩涩的苦汁,还有咸咸的滋味,味道好得来真开胃哟!”牛皮筋抹了抹嘴巴,他不由尖声惊叫道。

    牛皮筋心中感冒,两眼喷火,他怨毒的眼神瞪视着凌峰。

    凌峰傻比比的站着,他仍露出一副憨态,并不感到有甚尴尬,不知自己惹毛了牛皮筋。

    牛皮筋吞了一口脏兮兮的鼻涕水,他含羞生恨,不觉挥起一只手掌,一条红光忽闪,一蓬星光飞出,朝凌峰身上劈去。

    “哧!”“哧!”“哧!”一条红光,激出一蓬飞星如流火,罩住凌峰全身。

    凌峰一脸呆板的看着,一片火流疾射飞来,他机械地举起右手,依样画葫芦,亦是挥臂一劈。

    “嗤!”“嗤!”“嗤!”一只掌心,飘起一个旋转的红球,对准飞来的星火飞光击去。

    说来也奇幻怪诞之极,一片星火飞光,被红球一带围绕着转起圈来。

    “呼!”“呼!”“呼!”星光火飞围着红球转,越转越急,不一刻,旋转的红球变成了一团红芒。

    此时,凌峰脑中只存一根筋,其实,他真的不知自己是谁,牛皮筋是不识相,还一个劲的*问着,他实出回答不出来,只好用喷嚏来作回答啦!

    牛皮筋本有伸缩性,那道?这一根牛皮筋气量狭窄,伸缩韧性有限,这才含怒出手攻击别人。

    荷花七仙与橡皮头等一群桂花门人,出于好奇心,都在围观凌峰与牛皮筋打了起来,这伙人看着不觉看得呆了。

    “嘭!”不意火球爆裂炸开,无数流星飞芒朝这伙人袭去。

    这伙人急速挥手拍脚打出,俱发出红光魔力能量,将飞身袭来的流星飞芒拍掉。

    这样一来,无数的萤火流星,反而星芒四射,朝这伙人身上飞去。

    “啊唷!”“哇啦!”“咿呀!”这伙人中有人被流矢击中,显然,有人倒地身亡,在临死前发出哀嚎凄厉的叫声,这伙人不敌无数星芒流光袭击,急忙暴退逃回大宅园,怕有生死不测之虑,以避过遭劫人生大难。

    这时,凌峰仍站在平坡地上,无数星光火芒袭向他。

    一瞬间,凌峰成了一个火球,星光火芒围着他,滴溜溜旋转个不停,顿时,成了一个燃烧火人。

    “毒蜂子”抱着一个女弟子在床上作成人游戏,蓦地,听到外面一声声惊骇呼嚎传来,他心中一凛,定是有甚大事发生,急忙匆匆完事,甩开女弟子草草穿好衣衫,一个飞身从大门中冲出。

    “毒蜂子”定睛一看,宅园平坡地门前,一个火球在呼呼地旋转,连空气都烧焦有刺鼻的上焦味……

    谢谢各位朋友的奉场,有您的支持让我坚持到今天,本人患有痔疮不能久坐,要去医院治疗就此搁笔,待一有好转,便延续创作下去,欢迎大家继续阅读拙著,以示人气旺盛给予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