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把柄

第5章 把柄

夜晚对于城里人来说是天堂,对于农村而言,也是一些事情的开始。

    当夜幕降临,月牙挂上枝头。

    整个农村陷入了漆黑,大宝三拐五窜的就找到孙俊霞的家。

    外面的围墙还是他当初和王胜兵一起垒的,所以对于他家没人比大宝熟悉。

    大门肯定是锁着的,这不用怀疑,但是这难不住大宝,他绕到了大瓦房的一侧,扒拉了一下,掏出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刚好伸进一只脚,身子一轻,就爬上了墙头。

    屋子里的灯亮着,阵阵夜风吹动窗帘起伏不定,借着一丝丝的空隙,大宝看见了什么东西。

    好像是洗脸盆,旁边还放着搓澡巾之类的。

    “看这架势,该不会躲在屋里洗澡吧。”

    大宝心里寻摸着,天气一天比一天热,人们在家里烧点水,也能洗干净身子。

    想到这里,他心里的虫子开始蠢动起来,再也遏制不住。

    “本来想抓奸的,却碰上这好事,不错不错。”

    暗自得意了一番,大宝努力伸长脖子,想看的更多,更清楚。

    哇,这脚丫好白呀,在靠前一点呀,窗边有风,多好呀,坐那么远。

    哗啦一声,听着好像是撩起了水,紧接着是毛巾在水里翻滚的声响。

    绝对是洗澡,这是没跑的事情。

    其实,大宝年纪不小了,要是他父母都在,肯定已经张罗他的婚事,可惜原本还有个爷爷可以操心他,现在什么也没有了。

    王胜利比大宝大不了几岁,已经和苗杏花结婚一年多,可他呢,过着清汤寡水的日子。

    这孙俊霞人如其名,长的俊俏,属于那种天生媚骨类型的,眼睛看人都带水。

    大宝越想心里越有点那啥,然后又向窗户那边探了探身子。

    哗啦,又是一声水花撩起的声响。

    白皙的脚丫子站在了地上,估摸着已经擦身子了。

    不行,必须要把握住机会,平日里大多都是听声,这次好不容易逮住机会了,必须要看看这个孙俊霞到底有啥吸引人的地方。然后看看孙俊霞家里是不是藏着人了,要不然她要羊肠子干嘛……

    大宝铁了心要一探究竟,脖子又拉长了一些。

    “哎哟!”

    又不是长颈鹿,还能伸到窗台前?

    大宝又挣扎了一下,谁料竟然掉进了院子里。

    当啷一声,洗脸盆好像打翻了,发出叮铃咣当的声音。

    大宝拾起身子想逃,眼前一抹黑,抓着石头围墙,怎么也爬不上去。

    “我打死你个臭狗,敢爬我墙头,以为老娘是吃素的!”

    随着泼辣的喊叫,大宝背上挨了好几下。

    这娘们儿下死手,不知道是什么棒子,捶在身上死疼死疼的。

    大宝受不了,身子一矮,想要从大门逃走。

    孙俊霞眼疾手快,一把扯住了他的衣领,得意的喊道:“还想跑,你跑的了吗,一会把你送到村长家,我倒是让这前楼村的老爷们儿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欺负到我孙俊霞的头上了。”

    这么一说,大宝吓的面无人色,他一屁股坐在地上,身手就抱住了孙俊霞的腿。

    咦,怎么滑溜溜的。

    睁开贼眉眼一看,竟然是大光腿,孙俊霞裹了床单就冲了出来,根本没有来得及穿衣服裤子啥的。

    “还敢吃老娘豆腐,我看你是色胆包天了。”孙俊霞被人抱住了腿,非但不害怕,心里还有些舒服,只是嘴上不承认罢了。

    “俊霞姐,我……我是大宝。”高大宝知道坏事了,要是再不承认身份,搞不好真会惹来村里人,到时候他就死定了。

    白天刚刚得罪了王德发,现在又爬人家的墙头,横竖一死。

    孙俊霞一听是大宝,她收住了手,冷冷的说道:“大宝呀大宝,平日你口花花就算了,现在学会爬人墙头了,怎么着,你胜兵哥不在,你是不是还想替你哥交公粮呀。”

    “姐,你能不能不要羞我了。”大宝手里抱着大白腿,把脸也贴了上去,心里快活的紧,一样嘴上不敢承认,只是说着软话。

    孙俊霞胡扯了几句,这才发现自己的腿还在这小混蛋的手里,脸蛋一红,啐了一口,挣脱出来,骂道:“给我滚进屋里来。”

    啥,到屋里?

    这可不敢,这要是被人看见了,可比爬墙头要严重的多。

    大宝手心一凉,虽然少了些许快活,可整个人冷静了许多。

    “咋,不来?那我喊人了!”孙俊霞嘴角一翘,一副拿住大宝软肋的气势。

    得,人家都这么说了,估计这个事有缓。

    大宝低着头,走进了房间。

    房子里香的很,洗脸盆倒扣在地上,到处都是水渍。

    孙俊霞刚才的确是在洗澡,不过已经洗完了,正准备擦干了身子,不料大宝掉进了院子。

    大宝眼疾手快,抓起门后的拖把说道:“姐,我给你拖地。”

    孙俊霞坐在床在,翘着二郎腿,看着大宝殷勤的干活。

    地拖干净了,屋子里凉爽了一些,却变得尴尬了起来。

    大宝蹲在地上,眼睛偷偷一抬,就看见孙俊霞的腿,白的很,好像白面馍馍一样,还香喷喷的。

    “这个事怎么办你说个道道,要是说不好,我就喊人了。”孙俊霞趾高气昂的说道,眼眸却在大宝身上扫来扫去,嘴角翘了起来,多了一丝趣味。

    大宝偷看了几眼,嘴里发干,不敢再看下去,低声说道:“姐,我,我……”

    支支吾吾半天,他实在找不到更好的理由,突然脑子里想到了什么。

    “姐,这个羊肠子看着简单,不过你会用吗,要是不会用,万一有了肚子,我看你怎么给我胜兵哥解释。”话锋一边,大宝瞬间反客为主,他直接站了起来,大咧咧的坐在椅子上,眼睛肆无忌惮的看了过去。

    不得不说孙俊霞真的很漂亮,而且身材超级好,这女人结婚和不结婚的差别,从她的身上体现的最彻底。

    感受到大宝火辣辣的目光,孙俊霞慌神了,她换了一下腿。

    大宝眼睛贼尖,在她换腿的当口,瞅见了缝隙里的一抹风景,不禁把手插进了兜里,按住了昂扬之势。

    “这个大宝,姐,姐是给你胜兵哥要的,他来信说六月中要回来的。”

    “噢,是吗,那我等胜兵哥回来给说说这个事。”

    “大宝,你个坏种……”